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思想是人生的行板
文/童書作家暨親子共讀講師、思多力親子成長團隊召集人 陳櫻慧

人是群居的,群居的型態可以讓人感到安全。在人群之中有時為求社會的同化性,於是思考對話、想像創作或人際互動,都隨著年紀愈趨向群體;可是也因此,「教育」期待能做到的,也是幫助維持獨特的天性或勇於突破提出獨創想法,即使只是一個「疑問」也很棒。所以,在孩童已經學會和同儕互動遊戲時,很常見的遊戲包含了「我跟你說喔,你不要跟別人說喔」的這類令人好奇的小秘密傳遞遊戲,還有「鬼抓人」的追趕跑跳踫,在過程中往往也是不論是什麼在追,反正跑就對了!不管是消息來源是哪裡,「噓」地小聲說就對了!「道聽塗說」、「人云亦云」這樣為求在社會同儕間安全的生存模式,不只從小孩平時的遊戲裡可以窺見,在成人的世界也是無時無刻經常在發生的。

《救命啊!噗通來了!》(薪展文化)就是以孩童間常見的遊戲特性為出發,一聲巨大的聲聲「噗通!」,讓小兔子受到驚嚇,嚇壞的小兔子拔腿就跑,邊跑邊嚷嚷:「救命啊!噗通來了!」,沿路遇見了狐狸、猴子、斑馬、大象,就連長頸鹿、大熊、花豹也紛紛不假思索地加入逃命的行列。除此之外,小鹿、河馬、獅子也都一昧地跟在小兔子後面邊跑邊喊「噗通來了!」直到遇到了老虎,老虎提出疑問:「噗通?噗通是誰?」,這才點醒了大家一路奔逃過程都沒想過的事,就連最開始驚慌大叫的小兔子,也根本不知道「噗通」是誰?!這個巨大聲響究竟是哪裡來的呢?老虎帶領著動物朋友們發揮追根究柢的精神,才發現,原來讓大伙們虛驚一場的──只是一個掉進河裡的大木瓜啊!

故事情節出現的動物們,線條柔和卻充滿動感,型體姿態都不一樣,呈現於封面朝著同一個方向奔跑,有森林裡群起的氣勢;最重要的是,朝著後頭看的眼神,透露著驚慌失措,畫龍點睛地帶出故事的重點情緒。淡彩水墨的溫柔,承載的卻是驚恐的氛圍,讀起來略帶有衝突不協調,卻又能從動物眼神活靈活現的傳遞中呼應,別有一番趣味感!隨著故事堆疊畫面,從一隻、兩隻、三隻、四隻………,一直朝著讀者的右邊行進,可是中途又來個轉折,所有的動物又朝左邊跑,所謂圖像的動感在這裡充分被感受──所有的「動」,在遇到老虎時,戛然而止。整本書的圖像就像一首快板歌曲,從小到到大聲,流暢、輕快帶著幽默緊張,左右逃跑時是曲調的高潮,接著又來個轉折停頓,才又以小聲慢板的小節,進入故事尾奏。究竟「噗通」是什麼?!其實早在蝴蝶頁的「前奏」,告訴讀者了呢!

而文字的部分,書名充滿可以猜測的空白,但是有趣的是,透過驚嘆號的運用,還有字型大小的呈現,彷彿有催促著快跑的暗示,還有「噗『通』」落水的聲音。以優美的詞藻拉開故事序幕,和輕柔的筆觸畫面相呼應,接著就是以淺白親近的文字重複堆疊,一遍再一遍的「快逃啊,噗通來了!」,變了串連全場及再翻頁的暗示,讀者也會因為這樣的重複,情緒不停地高漲累積。作者也用心地運用各式形容詞來強化動物們驚慌而逃的模樣,像是:拔腿疾奔、倉皇奔逃、驚恐不已、大驚失色………,故事因這樣豐富多變的語詞變化,產生更多層次的「驚」喜感。

古有云,謠言止於智者。故事裡的老虎似乎就擔任著這個角色,在每個人都聽信未經證實,而不假思索一昧盲從時,也許就需要這麼一個具備「勇氣」的人,站出來提出疑問,稍微停下來想一想,事情發生的原由是什麼?而自己對這件事的想法又是什麼呢?故事的舖陳呈現貼近生活,容易為讀者所理解連結,也因為敘事的方式,有著傻乎乎的逗趣;過程裡沒有教條,但充分展現在日常經常被忽略的盲點,老虎的出現,不也正說明著,如何勇於突破「一窩蜂」的從眾心理,活出自己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事啊!
森林慢慢甦醒,迎接早晨的到來。
兔子沿著河岸漫步,陶醉在身旁的簇簇花叢中。
牠一蹦一跳,突然聽見「噗通!」一聲巨響。

小兔子嚇壞了,立刻拔腿疾奔,
一邊高聲嚷嚷:「救命啊!噗通來了!」

牠跑呀跑,遇見一隻狐狸。
「你為什麼跑這麼快呀?」
兔子不敢停歇,邊跑邊說:
「快逃啊,噗通來了!」
狐狸一聽大驚,嚇得倉皇奔逃:
「救命啊!噗通來了!」

然後小鹿、河馬、獅子也跟著逃了起來。
大家全都跟著小兔子邊跑邊喊:
「救命啊!噗通來了!」

跑呀跑,牠們遇見一頭擋在路上的老虎。
「發生什麼事了?你們為什麼這樣四處亂竄?」
獅子氣喘吁吁的說:

「噗通來了!快逃命啊!」

「噗通?噗通是誰?」
「我不知道,」獅子說:「是河馬警告我的。」
「我?我也沒見過牠,是長頸鹿告訴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