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毛毛臉

這年頭,有張毛毛臉的男人還真不少。

一個男人有了一張毛毛臉,就很難看清楚他真正的長相了。

或許這就是他刻意讓毛髮在臉上到處橫行的原因,他可不想讓你一眼就認出他來。

不過,這樣一張臉清洗可就麻煩了。

毛髮茂盛的人在洗臉時,就像我們洗頭髮一樣費工夫。

所以,我很想知道,這些毛毛臉男人到底多久洗一次臉?像我們一樣,每個星期一次,在星期天晚上洗嗎?他們會用洗髮精洗嗎?洗完需不需要用吹風機吹乾呢?他們會擦生髮水來預防自己的臉變禿嗎?他們是去美容院修剪臉上的毛髮,還是自己在浴室的鏡子前面,用剪指甲的小剪刀修剪呢?

我不知道。但是,下一回如果你看見毛毛臉的男人時(很可能你一上街就會遇見),或許可以仔細端詳他,開始好好想一想這些事。



第二章 刁先生

刁先生就是那種臉上毛髮非常濃密的人。他的臉上除了額頭、眼睛和鼻子之外,全都布滿了茂盛的毛髮,甚至連鼻孔和耳朵都有噁心的毛從裡頭冒出來。

刁先生認為,濃密的毛髮使他看起來特別威嚴又有智慧。但事實上,這兩種特質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刁先生是個令人厭惡的傢伙,他天生就惹人厭,現在雖然已經六十歲了,卻只是比以前更惹人厭罷了。

長在刁先生臉上的毛髮,並不像大多數毛毛臉的男人那樣整齊服貼,它們宛如一根根釘子,像指甲刷的鋼毛一樣,直直竄出來。

那麼,刁先生多久清洗一次這張像指甲刷一般的鋼毛臉呢?

答案是:從來沒有洗過,甚至連星期天晚上也不洗。

他已經不曉得多少年沒有洗過這張臉了。



第三章 髒鬍子

你也知道,像你我這種臉上無毛的人,如果不常清洗,頂多也只是髒髒的,沒有什麼大不了。

但是,毛毛臉可就不一樣了。東西常常會沾在毛髮上,尤其是食物。像肉汁那樣的東西會直接滲進毛髮之間,並且待在那裡。你和我可以用餐巾擦一擦,下巴就能馬上恢復原貌,可是毛毛臉男人就沒有辦法了。

如果我們小心吃飯的話,就不會把食物沾得滿臉都是,然而,毛毛臉男人也沒有辦法。下回你仔細觀察那些毛毛臉男人吃午飯就會發現,即使他們把嘴巴張得再大,當他們把一湯匙燉牛肉或淋上巧克力醬的冰淇淋送進嘴裡時,也很難不沾到鬍子。

要刁先生吃東西的時候張大嘴巴一點都不難,但結果卻是(因為他從來不清洗自己臉上的毛髮),他臉上的毛髮總是沾著一大堆以前吃過的早餐、午餐和晚餐的食物碎屑。我跟你說,那些碎屑不大,因為他吃東西的時候習慣用自己的手背和袖口擦嘴。不過如果你靠近一點看(雖然我知道你其實不想這麼做),就會看到毛髮上沾著許多乾掉的炒蛋、菠菜、番茄醬、炸魚條、碎雞肝和其他刁先生喜歡吃的噁心東西。



要是你再靠近一點(先生小姐們,請記得屏住呼吸),要是你仔細瞧瞧在他嘴脣上面亂竄的長鬍髭,就可能會看到一些從他虎口中逃脫的大顆粒狀東西,那些東西已經在那裡好幾個月了,像是長了蛆的綠乳酪、發霉的陳年玉米碎片,或是罐頭沙丁魚滑溜的魚尾巴。

因為有了這些東西,刁先生從來不曾真正餓過肚子,他只要把舌頭伸出去,在嘴邊的毛髮叢裡鑽來探去,總是可以找到好吃的食物碎屑來塞牙縫。

我想告訴你的是,刁先生是個又髒又臭的老傢伙。

他還是個非常令人討厭的老傢伙,你很快就會發現了。



第四章 刁太太

刁太太也沒有比她先生好到哪裡去。

她當然沒有毛毛臉,真可惜,因為這樣至少可以把她那張嚇人的醜臉遮一遮。

看看她的模樣吧!

你看過臉長得這麼醜的女人嗎?我很懷疑。

然而,有趣的是,刁太太並非天生就有一張這麼醜的臉。其實,她年輕的時候長得還不賴,只是隨著年紀愈來愈老,就變得愈來愈醜了。

為什麼會這樣?讓我來告訴你原因吧。

所謂相由心生,如果一個人心思醜陋,這種醜陋也會開始在臉上表現出來。而且,要是那個人每天、每星期和每年都懷著醜陋的心思,臉就會變得愈來愈醜,愈來愈醜,醜到你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一個心思善良的人,永遠不可能長得醜。你也許會有歪鼻、斜嘴、暴牙和雙下巴,但只要心思善良,這些善良的心思就會像陽光一樣,讓你的臉變得閃閃發亮,而且看起來總是美麗又可愛。

刁太太的臉上就一點光彩都沒有。

她右手拄著柺杖。她常跟人說,這是因為她的左腳底長了疣,走路時很痛。不過真正的原因是,她拄著柺杖是為了方便隨時打東西,像是打狗、打貓和打小孩。

還有玻璃眼珠。刁太太有一顆玻璃眼珠,它總是看著另外一個方向。



第五章 玻璃眼珠

玻璃眼珠能讓你玩很多把戲,因為你可以隨時把它挖出來,再塞回去。你可以用性命跟別人打賭,所有和玻璃眼珠有關的把戲,刁太太都非常精通。

有一天早上,她趁刁先生不注意的時候,將自己的玻璃眼珠挖出來,丟進刁先生的啤酒杯裡。

刁先生坐在那裡慢慢喝著啤酒,嘴巴四周的鬍子上沾了一圈白色泡沫。他先用袖子擦了擦白色泡沫,再用袖子抹了抹褲子。

「你一定在打什麼鬼主意,」刁太太說。她刻意背對著刁先生,這樣他就不會看見她把玻璃眼珠拿下來了。「每次你變得這麼安靜,我就知道你一定在打什麼鬼主意。」

刁太太說得沒錯,刁先生正挖空心思的打鬼主意。那天,他滿腦子想的都是要怎麼好好捉弄一下自己的老婆。

「你最好小心一點,」刁太太說:「因為我只要發現你在打什麼歪主意,就會像袋熊一樣死盯著你。」

「呃,給我閉嘴,你這個死老太婆!」刁先生說。他繼續喝著啤酒,也繼續運轉邪惡的心思,想著捉弄老太婆的可怕新招術。

突然間,就在刁先生把最後一口啤酒倒進喉嚨的時候,他看見刁太太那顆恐怖的玻璃眼珠,正從啤酒杯底瞪著他。刁先生跳了起來。

「我跟你說過,我會死盯著你。」刁太太咯咯笑著說:「我的眼睛無所不在,你最好小心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