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節錄自〈第二章 衣冠〉

 

紅頭嶼的衣服有三種。一叫麻衣tariri;一叫粗衣chidasam,一叫椰子衣agush-no-nyui。

(一)麻衣(《人類學寫真帖紅頭嶼部》第十四,B,2)材料為苧麻Boehmeria nivea(L.),用專有的機具編織而成。以我所收集的物件為準,長從肩膀到下部45釐米,寬47釐米,從前後看起來成四角形。織入染成黑色的纖維或木棉線做為裝飾。織入黑色纖維的部分叫matui。他們所用的黑色原料,是用燒過的木炭在石頭上磨後將其塗於纖維上製作而成。

他們稱木棉線為manila線(ituru-no-manila)或babagun。把木棉線稱為manila線,應該是因為認為其原料來自Manila。

麻衣原來是將兩塊寬45釐米,長94釐米的布料各從中間對折,前面敞開,只有後面縫合,衣領邊緣另用線縫合加固。

這種麻衣在當地不像粗衣那樣經常穿著,似有很自然的將其做為禮服的傾向。這種衣服男女雖無區別的穿著,但似主要為男子所用。

苧麻的土名叫pariparigan。據de Candolle [譯者注:Augustin Pyrame de Candolle ]《植物栽培起源》(Origin of Cultivated Plants),頁147介紹:Franchet及Savatier二氏認為日本也有;(Fruiticets et Sepibus) Blanco認為菲律賓群島也有。我迄今不知爪哇、 Sumatsra等馬來諸島存在野生的苧麻,但據Rumphius介紹當地做為栽培植物確有存在。此外,Roxburgh認為Sumatsra的土人說有苧麻,但Miquel不相信。

紅頭嶼雖沒有野生的苧麻,但土人在家屋附近栽培,用竹籬環繞起來,取其纖維做衣服的原料。

與紅頭嶼的麻衣類似的是臺灣生蕃的衣服。其原料為苧麻,其製作方法也相同。稍異之處僅是衣身略長和織入紅色紋樣而已。黥面蕃在衣服的下部裝飾上be-ki-做成的紅線;高山蕃即布農蕃的衣服腰部不織入紋樣,而在布的邊緣織入紋樣。黥面蕃有流行穿半體衣的。布農蕃婦女穿的也是半體衣。紅頭嶼的麻衣完全類似於上述臺灣生蕃的衣服,在製作方法上和在蕃衣的腰部織紋樣上完全相同。

  

〈緒言〉

 

人類學的目的在於揭示人類的本質、現狀和由來。由此想得到可靠的結論從而達到這一目的,就必須收集有關諸種族的正確的事實。人類學教室把本書的著者鳥居龍藏派遣到臺灣也正是出於這一目的。著者先後四次前往彼地,帶回之資料甚豐。完成編述之報告已結成大冊。分九部分。即紅頭嶼蕃、排灣蕃、魯凱蕃、畢南蕃、阿眉蕃、阿里山蕃、布農蕃、黥面蕃、埔里社蕃以及平埔蕃。每部分各由幾篇組成。本次印刷的是紅頭嶼蕃部分中的土俗一篇。此外當編入這一部分的尚有總說、地理篇、體質篇、言語篇、雜事編等,有待逐次刊行。此前出版的人類學寫真帖臺灣紅頭嶼的部分當輔以本書研讀。圖解之不足以記述補足;插圖之不足以圖版補足。著者於明治三十年十月二十五日抵達紅頭嶼,同年十二月三十日離開,滯留蕃境孤島六十六日,期間困苦之多之大可以想見,同行者因火傷致死所帶來的困苦之上的悲傷更令著者終生難忘。同行者姓中島,名藤太郎,德島人。應該說在本書所用資料的收集上多擔當著者同仁之角色。結束緒言之際,特志其名以昭告其功於後人。

 

明治三十五年七月

  東京帝國大學理科大學教授理學博士坪井正五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