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從前有隻小獅子,牠的名字叫──啊,我也不知道牠叫什麼名字,因為牠跟很多其他的獅子一塊兒住在叢林裡;如果牠真有個名字的話,肯定不會像是喬或恩尼或其他諸如此類的名字。不會的,而是很「獅模獅樣」的名字,嗯,像是喔喔吼、吼喔喔、嗚喔吼或吼喔嗚。好吧,總之呢,牠有個諸如此類的名字;牠跟其他的獅子一塊兒住在叢林裡,就像隻普通的獅子那樣,在草地上跳躍玩耍,在河裡游泳,吃吃兔子,追追其他獅子,在陽光下睡覺,過著很幸福的生活。



有一天,當所有的獅子吃完豐盛的午餐後,大家在陽光下睡覺,打鼾的打鼾;天空藍藍的,鳥兒啾啾啾地鳴叫著,草兒在微風中飄動著,一切都非常祥和美好,突然間……



砰砰!



所有的獅子都驚醒過來,騰空跳起;然後,開始狂奔起來。但有隻獅子沒有跑,牠就是我要跟你們說的故事主角。這隻獅子啊,就只是坐直身子,在陽光的照耀下眨眨眼睛,拉長雙手伸個懶腰――喔,應該說拉長雙腳――牠揉著睡意濃濃的雙眼說,「欸,怎麼大家都跑了?」

一隻老獅子從牠身旁跑過,對牠說:「小子,快跑啊,跑、跑、跑、跑、跑啊,獵人來了。」

「獵人?獵人?什麼是獵人?」小獅子問道,依然待在陽光下眨眨眼睛。

「聽好,」老獅子說,「你最好別問那麼多,反正趕快跑就對了。」

於是,小獅子站起身來伸個懶腰,開始跟其他獅子一塊兒奔跑。

牠跑了一會兒後,停下腳步往後看。不久,牠就看到一群兩隻後腳直立、頭戴小紅帽的獵人走過來,他們都帶著會發出巨響的奇特桿子。



「獵人你好。」牠說。

「我的天啊!」獵人大叫了一聲,「是隻凶猛、危險、亂吼亂叫、飢渴嗜血的吃人獅子。」

「我不是吃人的獅子,」小獅子說。「我只吃兔子和黑莓。」

「別說廢話,」獵人說,「我要開槍了。」

「可是我投降啦!」小獅子說;然後,牠把兩手舉向天空。

「別傻了,」獵人說。「有誰聽過投降的獅子。獅子是不會投降的,獅子總是戰鬥到底。獅子會吃掉獵人!所以,我現在必須對你開槍,用你的皮毛做成舒服的毯子,鋪在我的壁爐前;然後,我會在寒冷的冬夜,坐在你的身上,烤棉花糖來吃。」

「好啦,拜託啦,你不用對我開槍啊!」小獅子說。「我可以當你的毯子,我會躺在你的壁爐前,一動也不動。你可以坐在我身上,盡情的烤棉花糖來吃。我愛棉花糖。」小獅子說。



「太可笑了,」獵人說,「我從來沒有聽過投降的獅子。我從來沒有聽過獅子會吃棉花糖。我現在就要對你開槍,說到做到。」然後,他把他那根奇特的桿子扛到肩膀上。

「可是,為什麼呢?」小獅子說。

「因為我說了算數,不為什麼。」獵人回道;然後,他扣下扳機。然後,桿子發出了喀嚓的聲音。

「那個喀嚓聲是什麼,」小獅子說。「我被射中了嗎?」

「我恐怕是忘了裝子彈了,」他說,「我跟自己開了個玩笑──哈哈──可是如果你願意給我一點兒時間,我先裝顆子彈,我們再來一次。」

「喔不,」小獅子說,「我才不要呢。我才不要讓你裝顆子彈。我才不要讓你對我開槍呢。我才不要當你的毯子,我根本不覺得你是個好獵人,我要把你吃掉。」

「可是,為什麼呢?」獵人問道。

「因為我說了算數,不為什麼。」小獅子說。

然後,牠把獵人吃掉了。牠也想吃掉那根奇特的桿子和子彈,可是牠咬不動,所以牠用牙齒啣起它們,帶回到獅群當中。



這時候,其他獅子全都圍成一圈坐了下來,聊起獵人來的時候誰跑得最快、誰最勇敢、誰最凶猛;而當小獅子銜著奇特的桿子向牠們走來時,牠們全都跳了起來,並且嚷著:「你是從哪裡弄到這把槍的?」



「我想知道,」小獅子自言自語地說,「我很想知道,他們是怎麼用這玩意兒來射擊的?」

於是,牠用牙齒拾起一顆子彈,用鼻子把它推進槍裡,然後,再用舌頭把它推擠到槍桿裡。

然後,牠用左邊的牙齒扣住扳機,試著射擊,可是牠辦不到。

然後,牠用右邊的牙齒扣住扳機,試著射擊,可是牠辦不到。

然後,牠試著用腳掌拾起槍,用爪子射擊,樣子顯得更笨拙;然後,牠還試著用鬍鬚射擊,結果搞得筋疲力竭;最後,牠用尾巴扣住扳機,用盡力氣來拉,結果槍發出

  「砰!」



然後,其他獅子再度騰空跳起,開始奔跑。

當其他獅子發現那聲巨響是小獅子弄出來的,牠們非常生氣。

「你最好忘了剛才是怎麼開槍的,」牠們說,「好好認分當隻獅子吧。」

可是,小獅子射出了一槍,牠可是很開心的呢,每天下午,當其他獅子睡午覺時,牠就偷偷溜到山的另一頭,不斷練習再練習,練習好幾個小時,直到有一天,牠終於可以用腳掌舉起槍來。

然後,一天又一天,牠不斷練習再練習,直到牠終於學會了開槍。

然後,一周又一周過去,牠就這樣不斷練習再練習,直到牠終於可以射中大山了。

然後,一個月又一個月過去,牠不斷練習再練習,很快的,牠就可以射中瀑布了。

然後,很快的,牠就可以射中懸崖了。

然後,很快的,牠就可以射中樹木了;然後,很快的,牠就可以射下樹上的椰子;接著是矮叢裡的莓果;接著是莓果上的蒼蠅;接著是蒼蠅的耳朵、耳朵上的灰塵;最後是灰塵上的陽光。

你說說看,牠是不是個神槍手?

沒錯,牠成了世界上最厲害的神槍手,一點都沒錯,牠成了世界上最厲害的神槍手。牠成了最快樂的獅子,而且其他獅子們都說,牠是牠們見過那麼多獅子當中最偉大的一隻。



一個下雨天的午後,當小獅子正在練習一些非常高難度的射擊技巧時──像是倒立,閉上一隻眼,用牙齒、腳趾甲和手肘來射擊,向背後、側邊開槍,甚至倒著開槍──一個個頭兒矮胖的禿頭男人正穿越叢林走了過來。

這回,當獅子們看見這個矮小的男人走過來時,牠們連跑都不用跑──只要叫喊小獅子:



「哈囉,晚餐上門了!」



然後,牠們翻過身來,又躺回去睡。

小獅子呢,牠就只有打個呵欠,然後拿起槍來。

「我想這回就用倒立單眼,三隻腳掌扣在背後的方式射擊吧!」牠一邊說,一邊拿起槍瞄準。

「等一下,別對我開槍啊!」那個男人大喊道。

小獅子說:「為什麼不呢?」

那個男人說:「因為我不是獵人。我是馬戲團的團長,我想請你來加入我的馬戲團。你可以當我的神槍手,表演射擊特技。」

「你可以賺很多錢;你可以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神槍手;你可以變得很有名氣、吃上等的食物、穿絲質的襯衫和黃鞋子、抽一支要價50分的雪茄、參加高級宴會……」

小獅子說。「我要那些東西做什麼?」

「大家都想要那些東西,」馬戲團團長說。「跟我來吧!你會變得既有錢又出名、很快樂,同時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獅子。」

「是喔,」小獅子說,「如果我跟你去,我可以吃到棉花糖嗎?」

「棉花糖?」馬戲團團長說。「好兄弟,你會有成千上萬顆棉花糖。你可以吃棉花糖當早餐、吃棉花糖當午餐、吃棉花糖當晚餐;然後在餐跟餐之間,你知道你會吃到什麼嗎?」

「棉花糖?」小獅子問道。

「棉花糖!」馬戲團團長大聲叫道。「我會為你蓋一座棉花糖屋,你會是世界上擁有最多棉花糖的獅子。」



於是,馬戲團團長騎在獅子的背上,他們一同走出了叢林。

「關於棉花糖的事情,你保證可以做到喔?」小獅子說。

「我保證。」馬戲團團長說。



於是,他們上路了。





話說,我們終於回到了飯店,就在我們坐電梯上上下下二十八次後,見到了馬戲團團長,他要小獅子再去洗個澡,好把身上所有的棉花糖洗掉;然後,他問我願不願意留下來喝杯酪奶,我說,「好啊,我願意。」

於是,獅子、馬戲團團長和我坐下來閒聊,一直弄到很晚很晚。我們一起喝酪奶、講笑話、抽大支黑雪茄、唱棉花糖之歌。當幾杯酪奶喝下肚之後,那首歌聽起來就沒有那麼難聽了。

「好吧,我想我們都應該好好去睡個覺了,」馬戲團團長終於說話了,「因為明天芬奇芬格馬戲團之星――偉大的拉夫卡迪歐的宣傳活動就要正式上路了。」

「誰是芬奇芬格?」小獅子問。

「我啊!」馬戲團團長說。

「誰是偉大的拉夫卡迪歐?」獅子問。

「你啊!」馬戲團團長說。

「可是,我的名字是嗚喔吼或吼咿喔或是諸如此類的。」小獅子說。

「別傻了。」馬戲團團長說。「你總不能叫偉大的嗚喔吼,或是偉大的吼咿喔,或是偉大的諸如此類的名字――從現在起,你的名字就叫作拉夫卡迪歐;讓我告訴你吧,偉大的拉夫卡迪歐,明天早上,你的宣傳活動就要正式開始了!」



第二天一大早,歡迎偉大的拉夫卡迪歐的盛大遊行隊伍,浩浩蕩蕩地從飯店行進到馬戲團大帳篷;一路上,樂隊演奏著,陽光照耀著;偉大的拉夫卡迪歐坐在一輛金色敞篷車裡,成千上萬人們已經在馬戲團的帳篷裡等候偉大的拉夫卡迪歐。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世界上唯一的神槍手獅子――偉大的拉夫卡迪歐要出場了!」



偉大的拉夫卡迪歐出場了――牠穿著芬奇芬格先生買給牠的全新白色西裝,戴著一頂黃色大牛仔帽,穿著一雙黃色靴子,手上拿著一把全新的銀色手槍,有著珍珠色的把手、鑲了鑽石的皮套,還有很多純金的子彈;牠揮了揮手,拿起槍來,先是射下了桌上的六個瓶子,砰、砰、砰、砰、砰、砰。

接著,牠又射下了一百顆吊在天花板上的氣球,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你可以自己加上另外九十二個砰);接著,牠要馬戲團裡所有成員都放一顆棉花糖在頭上,包括所有的小孩和幾隻猴子,牠要從馬戲團裡所有成員的頭上射下棉花糖。

接著,牠表演起跨下射擊、腋下射擊和頭倒立射擊;牠沒有任何一槍失手,觀眾開始吶喊:「嘩!嘩!嘩!偉大的拉夫卡迪歐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神槍手。」

牠確實是。



這就是偉大的拉夫卡迪歐加入馬戲團的始末。

從那天起,我就很少看到偉大的拉夫卡迪歐了。因為大家都知道,牠忙著跟隨馬戲團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從紐約到拉辛再到聖保羅,為上百萬的男女老幼表演射擊特技。

偉大的拉夫卡迪歐開始變得越來越有名,有名到所有的美國人都知道牠。

牠到倫敦為英國女皇表演射擊。

牠到巴黎為法國總理表演射擊。

牠到伊朗為國王表演射擊。

牠到蘇聯為首相表演射擊。

牠到南斯拉夫為元帥表演射擊。

甚至,牠到華盛頓為美國總統表演射擊。

牠變得非常非常有錢;偶爾,我會收到牠寫來的信,告訴我牠才剛跟威爾斯王子喝過茶,或是牠還在百慕達海域航行,或是牠才剛見到一位美麗的電影女明星,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事情。

拉夫卡迪歐學會了很多牠過去從來沒有學過的事情。牠學會了簽名,因為牠太有名了,牠可以一次簽六個名字:兩個用前腳掌簽,兩個用後腳掌簽,一個用尾巴簽,一個用牙齒簽。

可是不久之後,當然啦,牠還是一次只用右前掌簽一個名字,因為那樣看起來比較像人,而比較不像獅子。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偉大的拉夫卡迪歐名氣變得越來越大,牠的照片刊登在所有的報紙上。

偉大的拉夫卡迪歐變得越來越人模人樣。

牠開始打高爾夫球。

牠開始打網球。

牠去游泳和潛水。

牠會做運動保持好身材。

牠學會唱歌和彈吉他。

牠學會打保齡球。

牠很少發出「吼咿喔」,除非在非常特別的場合,大家都想要邀請牠參加宴會。

牠變成一隻社交獅子。

牠寫自傳。大家都買來看。

牠變成一隻文學獅子。

牠的衣服都是訂做的――正是如此!

牠變成一隻時髦獅子。

  

而我想,牠就是大家夢寐以求的那麼快樂、那麼有錢和那麼有名。

然後呢,有一天,你們的老謝爾叔叔剛吃完晚餐,正準備坐在舒服的沙發椅上,抽支菸斗,穿著拖鞋,喝杯熱巧克力,讀讀幾期的《國家地理雜誌》時,電話聲響起。

「喂,謝爾叔叔,我是偉大的拉夫卡迪歐。你可以馬上到我家來嗎?我需要你的建議,因為你是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

「當然好,馬上來」,我說。「我從來不會見朋友有難而不幫忙。」當我到達拉夫卡迪歐的城堡時,男管家引領我走進純銀打造的大廳,穿過白金打造的飯廳,再進入黃金打造的書房,而偉大的拉夫卡迪歐就在裡頭―─你知道牠正在做什麼嗎?



牠正在哭。

「我的朋友,你為什麼哭呢?」我問道。「你有錢財,你有名氣,你有七輛大轎車,你受到大家的愛戴,你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神槍手。你為什麼哭呢──你什麼都有了!」

「什麼都有不代表一切啊!」偉大的拉夫卡迪歐一邊說,一邊落下大顆的淚珠,滴到了黃金地毯上。

「我厭倦了錢財,還有漂亮的衣服。」

「我厭倦了美式烤春雞塞飯。」

「我厭倦了參加宴會、跳恰恰和喝酪奶。」

「我厭倦了打網球,我厭倦了簽名,我厭倦了所有的事情!我想要做些新鮮事!」

「新鮮事?」我問道。

「新鮮事!」牠說。「可是,沒有什麼新鮮事可以做的了!」

然後,牠又開始哭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馬戲團團長芬奇芬格闖了進來,揮舞著他的手杖。「嘻呵,偉大的拉夫卡迪歐」,牠大聲嚷著。「別哭了,笑一個,因為所有的烏雲背後,都會有一個像銀獅般燦爛的太陽;我正好想到一件很棒的新鮮事可以做做喔。真的是全新的喔!」

「是什麼事呢?」偉大的拉夫卡迪歐鼻子發出唏哩呼嚕的吸氣聲,牠抬起頭來,大把的淚水順著牠的鼻子流下。

「打獵」,馬戲團團長說。「我們去非洲來趟打獵之旅吧,所以呢,收拾一下你的槍枝和行李箱,一起出發吧。」

於是,偉大的拉夫卡迪歐收拾牠的行李箱和槍枝,然後,牠和芬奇芬格,還有很多其他的獵人,一起去非洲打獵。



他們到非洲後,戴上了紅帽,拿起槍枝,進入叢林裡,開始獵殺起獅子來;突然間,一隻很老很老的獅子走近拉夫卡迪歐,看著牠說,「嘿,等一下,我是不是認識你啊?」

「你弄錯了吧!」拉夫卡迪歐說。

「好吧,可是你怎麼可以射殺我們?」很老很老的獅子問道。

「因為你是獅子,而我是獵人啊!」拉夫卡迪歐說。

「你不是獵人,」老獅子更走近牠。

「你是獅子。我看到你的尾巴從你的夾克下頭伸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