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閃動的火焰竄上黑暗的星空,馬文叔叔探向橘色的火光,小小的圓眼炯燦生光。

林子裡突然一片靜寂,連風都不再吹響了。

背後的空氣變得好冷,我挨到營火邊,看見別人也都靠得更近。

沒有人說話,所有人的眼睛都盯著馬文叔叔的笑臉。

接著他用低沉的聲音,娓娓道出第一個鬼故事……



一群人跑到森林裡露營過夜,他們帶著營帳、睡袋排成一列,沿著林間窄小蜿蜒的泥土路前行。

他們的輔導員名叫約翰,約翰帶領著大夥兒深入森林之中。

天上烏雲飄動著,當雲朵遮去滿月時,一群團員便被籠罩在漆黑之中了。他們彼此緊緊相隨,努力辨識曲折的小徑。

有時雲朵飄開時,月光便灑落在他們身上。樹林泛出銀色清冷的光芒,彷若有鬼魂在其間飄盪。

一開始大家還唱著歌,然而當大家深入林子後,聲音就變得又細又尖,被樹林掩去了。

他們停止了歌唱,並聆聽腳步的踩踏聲,以及夜間動物在草叢間奔竄的沙沙聲。

「我們要走到什麼時候才紮營?」一名女孩問約翰。

「我們得再深入林子裡。」約翰答道。

他們繼續前行。空氣變得更冷了,樹被旋風颳得在他們四周彎折、顫動。

「我們現在可以紮營了嗎?約翰。」一個男生問。

「不行,再走遠一些。」約翰回答,「再深入林子裡一點。」

路到盡頭了,團員得擠過樹林,繞過多刺的樹叢,越過厚厚的枯葉。

貓頭鷹在頭頂呼呼作聲,團員們聽見蝙蝠的振翼聲,腳邊還有東西在梭行滑動。

「我們真的好累啊,約翰。」一個男生抱怨著,「我們能不能停下來搭帳篷?」

「再深入林子一點。」約翰堅持道,「除非我們真的深入林子裡,要不然在外頭過夜就不好玩了。」

於是他們繼續前進,聽著夜間動物的各種叫聲,看著一棵棵老樹在他們身邊彎曲搖擺。

最後他們終於來到一塊平坦寬闊的空地上。

「現在可以紮營了嗎?約翰。」團員們哀求道。

「可以了。」約翰同意道,「我們已經在林子深處了,這個地點很完美。」

團員們把所有的袋子、物品放到空地中央,銀色月光灑在他們身邊,映得平滑的地上閃閃發亮。

他們將帳篷拉出來,動手攤開帳子。

可是,一陣奇異的聲響使得眾人全停下手上的工作。

喀咚、喀咚……

「那是什麼?」一名團員大聲問道。

約翰搖搖頭,「也許只是風在吹吧。」

他們又回去搭帳子,把棍子插到鬆軟平整的地上,再把帳子攤開。

可是那奇怪的聲音又惹得他們再度停手。

喀咚、喀咚……

團員們覺得詭異極了。

「到底是什麼聲音?」他們問。

「也許是某種動物吧。」約翰回答。

喀咚、喀咚……

「可是聽起來好近!」一名男孩大叫道。

「是從我們上方來的。」另一個男生說,「也許是從我們下面發出來的!」

「只不過是一種吵鬧聲而已,」約翰告訴大家,「別擔心。」

於是他們把帳篷搭好,再將睡袋鋪到營帳裡。

喀咚、喀咚……他們想不去理會,可是那聲音好近,逼得好近,而且聽起來非常奇怪,卻又如此的熟悉。

那會是什麼聲音?

團員們紛紛揣測,到底是什麼東西會發出那樣的聲音?

喀咚、喀咚……

團員們睡不著,那聲音太響、太嚇人──也太近了。

喀咚、喀咚……

他們鑽到睡袋裡,緊緊拉上拉鍊,摀住自己的耳朵。

喀咚、喀咚……

沒有用,那聲音就是揮之不去。

「約翰,我們沒辦法睡。」團員們紛紛抱怨道。

「我也沒辦法睡。」約翰回答。

喀咚、喀咚……

「我們該怎麼辦?」團員問輔導員。

約翰還來不及回答,他們就又聽見另一聲「喀咚、喀咚」了。

接著是一記低吼:「你們為什麼站在我的心臟上面?」

大地隨即震動了起來,團員們突然意會到那可怕的聲音是什麼了。當地面向上拱起時,他們終於明白──為時已晚的明白到──他們把帳篷搭在一隻巨獸平滑的皮膚上了。

「我想我們『太深入』森林裡了!」約翰大叫。

那是他最後的遺言了。

喀咚、喀咚……

怪獸的心跳聲。

接著牠揚起巨大多毛的頭顱,張開大嘴,一口將約翰和團員們吞掉。

當他們滑下怪獸的喉嚨時,聽見那心跳聲越來越響。

喀咚、喀咚、喀咚、喀咚、喀咚!



馬文叔叔用最大的聲量吼出最後那聲「喀咚」。

有些團員尖叫起來;有些則一臉恐懼,默不作聲的看著馬文叔叔。坐我身邊的露西緊抱著自己,咬著下唇。

馬文叔叔笑了,臉上閃著跳動的橘色火光。

「那故事好好笑哦!」我大笑著轉向艾維斯大聲說。

艾維斯瞇著眼睛看我,「什麼?好笑?」

「是啊,這故事真的好好笑。」我重複道。

「可是那是『真的』呀!」艾維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輕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