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乳頭上的天使」陳克華

已經不再寫情色意味的詩。因而有了整理回顧的念頭。
然而也才發現,我的「色情」大多不過是多用了些器官和生理字眼罷了,真正寫到性本身的,並不多。這樣的創作心態,只圖讓讀者看著刺眼礙眼,衝撞內心道德柵欄,臉紅心跳,只好做嘔心狀道:這,這也叫詩?這也能寫成詩?
我的「情色詩」其實並不「色」,反而比較接近控訴,顛覆與反擊。
某詩人說得好,陳克華的情色其實是意圖冒犯全世界。而我竟還把這些「廁所裡的塗鴉」公然稱作詩還加以出版。
因此我取了「乳頭上的天使」這樣一個書名,意取歐洲中世紀神學走火入魔至探索一個針尖上可以站立多少位天使的地步。
另外,我在電腦裡發現一組哈佛時期(1997 -2000)寫的詩。為數不多,也並不色情,只因為實在放不進其他任何一本書裡,只好也將就塞在這裡。如果讀者發現這本詩集裡並非每首詩都一致地色情╱器官,敬請見諒。

2016/2/1
▲或者
與其花一整個下午手淫,或者

花一整個夏天無所是事,或者
花一輩子的下班時間打聽你的住址──

或者我已經選擇了智慧
以及不快樂。

1979

▲對峙

你以為就守著小小的一己的悲愴
就足以和全世界對峙?呵

或許一枝小草都比較明白
曾經用莫札特或杜斯妥也夫斯基
砌成的城砦也禁不起一次眼波
的餘震或者是

一次手淫。

1984

▲夢遺的地圖

當小王子遭遇小王子
當黑衣騎士(哥哥)決鬥白衣騎士(弟弟)
當水龍頭眺望下水管
當拇指愛撫小指

當金熔化了鉛
當汗水穿過淚水
當嘴唇跳躍進陰唇
當抽象畫懸掛著抽象畫

當顫抖重疊上顫抖
當海浪裝飾海浪
當尖叫刺破另一聲尖叫
當現象影射著現象

(與本質無關)

當呼吸搶奪著呼吸
當力抗衡著力
當陰影迴避陰影
當毒藥稀釋著另一杯毒藥

當星球運轉著星球
當虛無虛無虛無
當門開啟著門
當時間夢見了時間

當死亡複製著更多死亡
當快樂消滅了另外一群快樂
當快感模擬另一次快感
當龜頭敲打著乳頭

他夢遺了。
他是王
夢遺出一塊屬於他的版圖

與死的潔白床單上

當月經
翻閱著另一本月經
他戀戀不捨,當夢遺
預言了下一次的夢遺……

1993

▲下班後看A片

看見兩個女人在做愛
頓時有一種雌性的真誠
溢滿了他的雙眼

兩個女人
不必扮演男人,也能做愛──
如此取悅,如此潮溼
如此 泛愛

眾而博施於民的
A片屬於陽性
讚美的辭彙──
雖然那兩個女人未必
真的想念彼此真誠的陰蒂──

但他由衷喜歡
想把自己的雙臀捆綁成好看的禮物:
 別教育我
 請鞭打我……

性是值得深深嘉許的
開在深深陰道裡的裝飾花──
慾望則屬陰性
靦腆的,無氣味的詞彙
在兩個豐美的女人的四雙乳房
的摩擦之間他願意那時他極度許願:

他願意是待哺的

永遠嗷嗷待哺的陽具──
在四隻乳房之間被摩擦然而同時
又希望自己永遠是在上面

正面性交的
雄性詞彙

1996

▲一瞬之愛

在決定愛你的第一瞬
突然就有愛你的一萬個理由;

也在第二瞬 一切被自己否定的
第二瞬

我們立著此生不再重逢的盟誓;
且在第三瞬

之前, 遺忘
我們因此流過的眼淚──

擦肩而過四目對望
只有風進入思想的視野

我們低頭尋思五秒:
誰編造了這故事?

風的盡頭鋪滿了晶瑩滾動的
六顆眼淚。

▲一萬名善男子與一萬名善男子

有一萬名善男子合謀姦殺了一名善男子
判刑一百年,平均
一名善男子必須服刑
三點六五五天

三點六五五天的人生犯罪嘉年華
一萬名善男子終夜在爆滿的牢房裡唱歌抽菸喝酒
化裝成諸天阿修羅牛頭馬面
非男非女相菩薩
餓鬼相互
品嚐心肝,嘴唇,眼淚

生相。老相。死相。
輪迴化裝舞會裡
一萬名善男子搜尋彼此抽象的屁眼
確定形狀和氣味
之後商量如何成立
一座好男人精液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