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自己動手整理過的資訊才能活用

在自己喜歡的筆記本中收入喜歡的資訊。

如此一來,筆記本將不再只是工具而已。就像讀千遍也不厭倦的愛書一樣,在自己心中的存在感也會與日俱增。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比方說,取出筆記本稍微翻個幾頁,裡面充滿了前不久想到的創意點子、看過之後很喜歡的書或電影的感想、想要休假的心思、愉快的體驗、完成一項大工作時的紀錄等。

這一切全都是想要「收入筆記本中」的資訊。

書寫的字跡飽含了當時的心情;資料、紙張等「實物」的味道、觸感等等也讓人回想起當時歷歷在目的情景。

例如我之前寫完的第一百八十七冊筆記本中依序收入了以下的資訊:

‧北海道開往大阪的夜車搭乘經驗記—搭乘最喜歡的夜車時的心情等。

‧ 和小孩玩時發現到的事—獨特的言行舉止、想法等。

‧ 報紙書評《明治神宮》—「以古墳為意象的森林」等,讓人對建造者的想法產生關心。

‧ 報紙社會版報導「東京迪士尼樂園三十週年」—附有開園以來的年表。報導了三代同樂的家庭,「TDL可謂現代日本的象徵」的說法頗耐人尋味。

‧ 報紙書評《廣角相機》—新商品論的書。感覺「比起產品本身更重要的是周遭環境」的觀點很有趣。

‧ 火車便當「牡蠣飯」的照片—因為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照片的吸引力不容小覷。

‧ 謝函的草稿—貼上手寫的備忘文字。在行駛的電車車廂裡突然想到「對了,該寫信謝謝那個人」。

大致說來,當時的我對鐵路旅行、育兒、寺廟神社、明治時代、主題樂園、現代史、照片、便當、新商品、書信等東西感興趣。

然而即便是我也會對如此的前後不相連貫感到驚訝。事實上人的頭腦裡面或許也跟這筆記本一樣的混沌吧。

作為知性生產的素材,就是像這樣天真無邪的關心和思考的紀錄。因為每一個都是自己所寫所選的、非常有趣的資訊,所以可以充滿信心地加以使用。

大約兩個禮拜前為了找尋網路連載文章的寫作靈感,我重讀了收入在這筆記本中的報紙書評。我沒有直接引用其中文字,但對於理解膾炙人口的新商品論有什麼樣的論點和課題,倒是受益良多。

夜車的搭乘體驗則考慮或許可用在寫「出差的樂趣」「國內旅行的魅力」「電車上的閱讀」等文章時,目前則只是跟朋友聊旅行時會提到,不過也曾想過將來或許會有想像不到的使用方式吧。

東京迪士尼樂園的歷史,在讀論及一九八○年以後的社會學書籍時,重讀後應當有所幫助,今後在寫到東京這片土地時似乎也能用得上。

像這樣收入筆記本的資訊,包含重要的和細微末節的都各有其活用之處。實際上過去我的著作也都是充分運用這些筆記本的結果。

寫稿時心裡想著「有沒有適合放進這一段的案例呢」,突然想起從前覺得有趣而收入筆記本中的訪談錄,重讀之後發現十分合用。類似這樣的活用實例不勝枚舉。

而且因為是自己動手記錄的關係吧,收入筆記本中的資訊總是比較難忘。就算整個都忘記了,多少還是留存在腦海的一隅。

所以經過一段時日,可能會想起收入筆記的「那東西可以用」,或是在不經意重讀筆記本時發現「可用在那個工作上」!

抱著這樣的知性生產迴路,只要持續不斷地動,不但可解決日常的小問題,有一天也能抓住成大事的創意。



筆記本就像個「大玩具箱」

就算資訊雜七雜八擠成一團,也請務必遵守「一元化」的原則。

因為只要守住一元化,就能百分之百找到目標的資訊。

為了說明這一點,請想像小朋友收拾玩具的畫面。

想像小朋友的房間裡,玩具散落一地。有的大到必須用雙手才能捧起,有的小到可放在手掌心中。形狀有像小顆的橡實、有扁平像撲克牌或拼圖、也有圓球狀等不一而足。

到底該如何收拾這些玩具呢?

要收進櫃子還是抽屜裡嗎?

不,只要把它們一一放進一個大玩具箱裡就行了。

這就是「一元化」的概念。

或許有人覺得很亂來吧。的確如果根據大小或用途進行分類、整理上架,不僅看起來賞心悅目,心情也會很舒暢。不過「一元化」有比分類、整理更好的優點。

優點之一是可大幅節省整理所需的時間。不用多想,只需要將玩具一一丟進箱子裡,當然不花時間。

其次是找尋目標玩具時,很明確知道「東西就在箱子裡」。

若是進行分類、整理完後,一旦在分類的地方找不到標的物時,就會不知道該從何處下手了。

比方說,蔬菜造型的積木是要劃分為「家家酒類」還是「積木類」呢?還是「以上皆是類」?一旦決定後還得記住,否則到時候就會發生「這裡也沒有」「那裡也沒有」,到處都找不到的狀況。而且玩過之後還得放回原處,這也是避免打亂分類所必須付出的努力。

相對地,所謂的「大玩具箱」,就很明確地意味著「所有玩具都收放在其中」。

例如就算是像一顆橡實或是一片拼圖那樣不起眼的小東西,也必定存在於箱中,只要一件一件翻出來看就絕對找得到。

日常生活中想要留存的資訊,從長篇大論到隻字片語不一而足,總之先放進筆記本再說。



A4資料直接貼上

企業往來時最常用到A4文件。

以下簡單說明該資料的存放方法。

貼在A5筆記本上時,因為A5是A4對摺的大小,所以直放的資料只要上方或下方裁掉1公分後對摺,就能完整貼在筆記本上不會凸現出來。

問題是使用這種方法,不攤開來看不到資料內容,而且每次都要動刀剪很麻煩。因此可以採用以下的「變形三摺法」。

(1)對摺時,稍微錯開兩、三公分。

(2)將較長的一邊對齊摺線後反摺。

(3)貼在筆記本上時,將反摺的部分向上以便於辨識內容。

如此一來,只需翻開筆記本,就能看到四分之一大小貼在上面的資料。

這種做法就能把A4資料直接保存下來了。

健康檢查的結果、薪水單、公司內部通知、自己所寫的企劃案等一張薄紙的資料,也就能以這種方式給永久保存下來。

此外像是用PowerPoint製作的會議資料,與其直接貼上,不如摘取重要部分剪貼下來較好。因為一次貼太多不會想看,反倒是只剪貼重要的部分,自然會想要一再重看。



什麼都能貼的封箱膠帶

「封箱膠帶」可將用糨糊貼不住的東西黏貼在筆記本上,是很方便的利器。使用這種膠帶也能將落葉、花朵、貝殼、硬幣、木片等東西貼在筆記本上。

雖然會變得凹凸不平而不好書寫,但能夠將物品收放在筆記本裡就是最大的好處。比方說「不知道某國錢幣握在手上的感覺如何」之類的事很難上網搜尋,只有實際觸摸才能真有所感。

至於要如何使用封箱膠帶,才能將想收放的東西做成如下「真空包裝」,步驟是:

(1)將剪斷的膠帶黏著面向上攤開。

(2)輕輕地擺上想要貼的東西,並用手指按壓以免產生氣泡。

(3)慢慢地將膠帶貼在筆記本上。

如此一來,紙張之外的小東西也能和筆記本一元化收放進來。

比起數位相機拍攝的照片或是掃描的資料,實體的東西絕對能傳遞出更多的訊息。

包含了備忘文字、照片、實體東西所構成的採訪與旅行紀錄,在撰寫報告和遊記時將會成為最棒的資料。



不是因為想了才寫,而是因為寫了才思考

而且寫的時候覺得「無聊」,其實並非壞事。例如我有過這樣的經驗。

因為讀了報紙上有關沖繩美軍基地問題的報導,所以剪貼在筆記本上,並寫下「為什麼

硬要把基地蓋在沖繩,真是過分」的感想。

才剛寫完,心中就泛起「真是……有夠無聊。同樣說這種話的人,不管是電視還是網路上多得數不完……」的想法。

同時也開始思考「究竟該如何解決這樣的問題呢」?

「好幾萬人認為不公平,為何不被理睬呢?」

「基於公平負擔的觀點,如果自己住的城市被設置基地,我能接受嗎?」

「問題是其他國家的軍隊要派駐日本到何年何月?一百年之後仍存在嗎?」

「歷史上,遠東地區是如何維持軍事平衡的呢?」

因為一個接著一個的疑問湧現,我仍簡單地寫了下來。

像這樣寫下看似無聊的東西,卻成為深入思考的契機。

如此複雜的問題,大概不會有「只要做○○就萬無一失」的解決對策吧,但我也不認為「因為無法歸納出每個人都能認同的答案,所以想也是白想」。

一個人提出好點子而改變世界的例子,在歷史上比比皆是。

書寫等於思考。不是因為想了才寫,而是因為寫了才思考。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思考,創意就在不遠的前方。



用補筆「匍匐前進」到創意達陣

重讀筆記本時盡可能要留下痕跡。

在心有所感的頁面貼上標籤紙也是一種方法。我則習慣重複使用第3章介紹的標示線(畫底線、波浪線、方框)。因為有時手邊可能剛好沒有標籤紙,但筆通常都會帶在身上。

因為筆可依場所、心情變換使用,通常我會用不同的筆把呼應當時的關心點給標示出來。於是就會產生類似下列的各種想法。

「這場座談會的紀錄,我已經讀了三遍以上。」

「標示過這麼多次的報導應該可以用在哪裡吧?」

「這個點子很重要, 乾脆也抄寫在最新的筆記本上吧!」

新增的點子、閱讀剪報的新發現等在舊有資訊上的補筆,應使用跟備忘文字不同的筆。如此一來之後就能一眼看出補筆的部分。

如果沒有可補筆的空間,雖然有點麻煩,可寫在半透明的模造紙或標籤紙上再貼上去。因為普通的標籤紙會蓋住原來的備忘文字。

將廣告郵件所用有透明窗口的信封,裁下窗口部分備用,可用來代替模造紙,很方便。

重讀筆記本裡的資料時,也能寫上新的想法。就像是以不同角度觀察同一個東西,有時寫的時候會變成完全不同的看法。

以前曾經從雜誌剪下翻譯《卡拉馬助夫兄弟們》的龜山郁夫所寫的文章。理由很單純,因為覺得很棒。我被杜斯妥也夫斯基「不到三十歲就因叛逆罪被宣告處死刑,並發配到天寒地凍的西伯利亞」等波瀾壯闊的人生和堅毅的耐性深深感動了。

可是重讀這篇剪報時,我有了不一樣的發現。因為我突然覺得他或許不是為了抵抗逆境而成為大作家,而是因為身處逆境才成為大作家的吧,所以我有了如下的補筆。

大作家誕生自獨居的牢獄之中。

遭遇到不合理狀況的逼迫時,

人類真正的力量才得以發揮。

如必經的人生儀禮,「寒冬」自有其必要。

就這樣這個「杜斯妥也夫斯基,好樣的!」的感想於是發展成一小篇「論述」。

這個發想在很多方面也能提供思考的線索,比方說事業論或是人生論等等。沒有必要跟苦難硬是過不去,有時極其艱難的困境也會有成就某種事的一面。

就像這個例子,收放進筆記本中的資訊,經過一段時日再拿出來重讀,咀嚼之後發展出新的創意。

同樣的備忘文字和資料,每一次的看法不同,得到的感受也會不一樣。透過寫下之間的差異或是在資料的不同地方畫上底線,讓思考「匍匐前進」。因為這樣的補筆,可從資訊滿載的筆記本中一點一滴得到可用的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