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推薦序1>

不識海如何親海

2014年5月,在蘇帆基金會首次和蘇老師見面。

一行三人是帶著請求去蘇帆的。多年來我們投入華德福教育實驗,幫助學校致力於師生體能鍛鍊,開展多面向戶外探索活動,其中的衝浪和帆船活動與海洋特別有關。可是,內心清楚,身為海島子民,對大海的認識卻貧乏得可憐,為了幫學校建立認識海洋的課程,更紮實活動安全的架構,我們期盼找到一位能帶領我們認識海洋的老師。源於獨木舟環島的媒體報導,看到了蘇帆基金會和蘇老師。

5月10日,我們有了蘇帆之行。那天、蘇老師邀我們一起參加海泳課。我們先上室內課,接著全員著裝,防寒衣、珊瑚鞋,再背一付魚雷浮標,外海五十公尺再加一艘獨木舟當戒護船。蘇老師領著全體面對大海開始讀浪,一會兒,轉身告訴大家:今天的浪況是六個小浪後會有一個中浪,很適合海泳,待會兒、大家站在碎浪區,看著前方,慢慢前進,到了水深及膝,趁著浪起,彎腰、閉氣、前划、穿過浪、游到戒護船再游回來……。大家列隊前進,看準浪,穿入穿出,有防寒衣和浮標的加持,又有戒護船的看顧,不一會、慢慢放開緊張,開始享受水的浮力和海浪的按摩。

這次海泳課,我看到了室內課、海域觀察、讀浪、槳語、衣著防護、浮標、戒護船、無線電……。整個課程架構環環相扣,內心興奮無比,提出請求,請老師協助我們建立認識海洋的課程,老師答應了,從此蘇帆和慈心結了海緣

2014年11月,慈心的教師團隊參加蘇帆海泳和獨木舟的體驗課程。三天兩夜的活動,一千公里外的杜鵑颱風和東北季風共伴之下,大海給出一份深刻難忘的洗禮。當天,浪濤洶湧,只有一艘獨木舟突破浪區成功出海,經歷了翻覆、漂流,最後人和舟被入岸流緩緩送回。難忘的經驗,更驗證了海洋知識、海域判讀、人身裝備、安全防護、技巧訓練、團隊合作……,無一不是趨吉避凶轉危為安的要件。

2015年,慈心的師生陸續出現在蘇帆。

現下,全臺的獨木舟活動方興未艾,參與的人越來越多,在許多海域都可見到獨木舟活動的進行。為了幫助大家安全親海,蘇老師親筆力撰、繪圖完成本書。書中有很多觀念和怍法,非對海洋有深厚的認識與多年獨木舟的教學經驗無以為功。相信這本書不但可以幫助社會大眾更認識海洋,對獨木舟初學者、教學者而言,這不僅僅是一本臺灣本土的教科書,更是一本救命的書。

財團法人人智學教育基金會創會董事長暨現任董事 蔣家興



<推薦序2>

臺灣海洋的守護者

每一個好朋友都會為你的世界開一扇窗,而拖鞋教授則乾脆直接送你一座無比溫柔、無邊無際的海洋!

有幸認識拖鞋教授多年,他拉我下海、我推他上山;亦師亦友、師多於友。當然,他是臺灣海洋學界的權威學者和海洋休閒運動的先驅者,但更讓我欣賞的是他生趣盎然的幽默感和直來直往的真性情,所以跟他相處的時光總是自在而美好,也無怪乎他的一大票青年學生老是喜歡跟在他屁股後面喊著「把拔、把拔」,這裡頭自然有著令人無法抗拒的人格魅力!

先來說個故事吧!2013年的夏天,應我的邀請,拖鞋教授千里迢迢地從花蓮鹽寮奔到南投信義鄉的東埔國小,上山來教導原聲音樂學校的布農族小孩子們認識海洋。在演講後頭的問答時間,他開心地爽快承諾,招待答對問題的學生到花蓮划獨木舟,最後有十六位小朋友被登錄在冊。隔年的夏天,在「集體行動」的最高指導原則下,臺灣原聲童聲合唱團全體一百一十多位團員浩浩蕩蕩抵達了花蓮,在舉行一場演唱會之後,開始接受拖鞋教授悉心安排的獨木舟訓練課程。原本看到海浪就驚聲尖叫、不住往後退的小朋友們,在系統化的教學和教練們的循循引導下,竟然從畏懼下海逐漸轉變到賴在海裡不願上岸。我永遠都不會忘記拖鞋教授當時站在岸邊,滿臉無奈卻又帶著驕傲地望向我說:「他們完全都不聽我的指揮。」我也只能聳聳肩答道:「沒辦法,他們只聽耶穌的!」活動的最後,甚至完成了橫渡清水斷崖的壯舉,為這群山裡長大的孩子留下了永生難忘的驕傲回憶。兩年後的今天,總是有小朋友會偷偷拉著我問,什麼時候可以再去花蓮划獨木舟。

「認識海洋、親近海洋、享受海洋,進而愛護海洋」是拖鞋教授創立蘇帆海洋文化藝術基金會的核心宗旨。為此,他四處奔走演講,盡力除卻「恐海思想」的荒謬,出了一本書《拖鞋教授的海洋之夢:DIY一條船去環遊世界 》,也舉辦了多次盛大的海上活動如「不老水手」挑戰系列,甚至還拍了一部《夢想海洋》紀錄片,自己當起了男主角,如今走在路上不時被粉絲認出來要求拍合照。不久前去鹽寮「探訪海上桃花源」時,我發現他竟然還在積極造筏,準備明年南風再起時,一路划向沖繩(OKINAWA),永不放棄!

他私下跟我說這項舉動其實跟原聲有關係:「前年我上玉山聽到原聲在唱《媽媽的眼睛》(CINA DU MATA),讓我感動的是『MATA』眼睛這個字,夏威夷土著語言的眼睛也是『MATA』。我後來查了資料,遠到大溪地原住民,近到我的家鄉臺南平埔族,眼睛都是『MATA』。南島民族六千年前,用斧頭挖空樹幹成舟,從臺灣出發,短短四千年間,跨越太平洋上四千多個島嶼,這些歷史我們都因禁忌而遺忘了。夢想海洋、漂洋過海的背包客,就是要喚起大家這段歷史記憶,而它的發想就是原聲唱的《媽媽的眼睛》。 」

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我才有幸先睹為快拖鞋教授的這本新書吧!事實上,從我翻開第一頁之後,根本就停不下來,一口咖啡也沒喝地一口氣讀完,既讓我感動又感慨。感動的是拖鞋教授的不藏私,他用最淺顯的文字,條理分明地把自己長年累積的關於獨木舟運動的一切知識,鉅細靡遺地傾囊相授,這當然是一本海洋休閒運動的經典教科書和實用手冊,我堅信所有愛好、從事和推廣該項運動的人都會拿來徹底拜讀並奉為圭臬、廣為流傳;而讓我感慨的則是,臺灣執政當局一再對外對內宣稱自己是海洋國家,然而卻以各種似是而非、莫名其妙的理由,長期執行獨步全球的「海禁政策」,迫使全體住民在這一塊島嶼上過著內陸生活,甚至用巨大醜陋、毫無作用的消波塊將三分之二的海岸團團圍住,阻絕國人親近海洋的路徑!如今,恐海的心態與思想已經根深蒂固地盤踞在眾人的心中,導致絕大部分的臺灣人對於環繞著我們這塊土地的海洋一無所知,這實在是天大的諷刺啊!

凝視的地方就是夢想的所在。我常常看見拖鞋教授一言不發、無比深情地望著無邊無際的太平洋,深知他的腦海裡正不斷地發想構築著各種計畫,希望能透過積極的作為,好把眼前這片溫柔的海洋送給更多的人。此時,在我眼中映射的,是一位臺灣海洋守護者的堅毅身影!多年來,拖鞋教授用盡一切方法管道,企圖再度喚起臺灣人「海洋立國」的決心與氣魄,這本書無非是最新的一塊敲門磚,也是對於所有臺灣人民的一張邀請函,誠摯地邀請大家一起來守護屬於我們的這片婆娑美麗的夢想海洋!

臺灣原聲教育協會理事 林靜一



<推薦序3>

擁抱海洋從划獨木舟開始

仍帶著雉嫩的升國一夏天,因緣際會下來到花蓮蘇帆,開啟我第一次與海的邂逅。炙熱的太陽灑在身上,想像中的海風蕩然無存。「真的好熱啊!」似乎是唯一的感受。

聽完拖鞋教授的基本指導後,興奮地衝向海中體驗海泳,展開雙臂給予海洋之母一個大大的擁抱,卻換來滿口的鹽巴;正想奔回陸地時,海浪蠻橫的朝我撲來,該說是大海欣喜的熱烈歡迎,還是對懵懵懂懂的我回予震撼,我無從得知,但身上留下的石頭撞擊刻痕,證明著我勇敢地與海洋第一次交鋒。

第二次與海交流便是重頭戲:划獨木舟。望著在我前面順利出海,返程時翻進海中打滾的夥伴背影,心中開始猶豫不決,但再看到他們即使失敗卻充滿盡興的臉龐,我多添了些自信,堅強的接下出海這個艱難任務。隨著害怕產生的顫抖划出我人生的第一槳,不過幾秒時間,海浪一捲,便把我直接拋入海中來個全身徹底的洗禮。不信自己會落得這步田地,再度向大海邁進,結果重蹈覆轍。思考罷休的同時,另一位教練拖著我,要我再試一次,狼狽不堪的我還沒作出決定就被推入戰場,出乎意料成功地划過翻船率極高的海域,不再害怕海浪吞噬自己,也使我充滿信心地努力划水,成就感及興奮一掃出發前的不安,好痛快啊!隨著海浪上下漂浮,從海上舉目遠望臺灣,整條海岸線幾乎由蓊蓊翠綠的樹林包圍,美得如走入畫中一般,怪不得當時葡萄牙人經過時會大喊一聲:「Formosa!」

認識蘇帆基金會的創辦人兼本書作者蘇達貞教授(拖鞋教授),對我的人生是個頗大的轉捩點,不僅是開啟我對海洋一份初衷的熱愛,更多了一份不願向挑戰輕易低頭的堅毅。在海洋這方面投入如此熱忱,拖鞋教授是我第一個遇到的人,把所有時間精神及金錢都獻給蘇帆基金會,為了推廣海洋教育而四處奔波;隨著日子一天天流逝,教授逐漸變老,卻不忘向大眾分享海洋之美好夢想,培養了一群親如自己小孩的志工們,延續這個緩慢發展的火苗讓更多人成為海洋家族的新血。

碧海藍天,或許不是我對太平洋最好的描寫,卻是我對太平洋最美好的印像。海,迷人的湛藍及無盡的神秘,是促使先人到達臺灣開拓之母,也是伴隨居住於島上的我們不可或缺的寶箱,起初我如諸多人一般,對海的想法只有畏懼一詞,直到真正走入海中,與海互相認識成為朋友,除了感性與驚喜外,它的深邃更是令人著迷不已。

向您推薦這本書,不僅會對海洋有更加認識,也對作者為海洋教育付出的辛勤耕耘與熱愛,深受敬佩及感動。

荒野保護協會的小綠芽 許書瑤





<自序>

從事海洋獨木舟活動,最常被問到且至今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是:它危險嗎?

曾經花了好幾個小時,跟一位長官說明:在海上划獨木舟要比在陸上騎腳踏車安全。

最後那位長官很委婉地說: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

其意思當然就是,不贊同去從事海洋獨木舟活動。

長官真的很睿智!

第二個最常被問到,且至今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是:它合法嗎?

我無法理解為何會有這個問題存在?

在海上划獨木舟與在陸上騎腳踏車,有法律上的區別嗎?應該不會有人問:「騎腳踏車合法嗎?」

其實,我還真的很努力地去問過很多長官,得到很多不同答案,簡單的結論是:在臺灣因時、因地、因長官之不同,會有不同的答案。

第三個最常被問到,且至今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是:它需要申請或報備嗎?

唉!因為有很多相關管理單位,但沒有受理單位,就算你運用良好的政商關係,找到某單位願意受理你的申請,也不見得就保證不會受到干擾、取締、函送。

第四個最常被問到,且至今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是:不會游泳可以划獨木舟嗎?

我還真不知道:獨木舟和游泳的相關性到底在哪裡?不過我卻知道:我國的帆船國手很多都不會游泳。

其他還時常被問到的問題有:遇到鯊魚怎麼辦、海上如何上廁所、遇到颱風怎麼辦、遇到海嘯怎麼辦、遇到海盜怎麼辦?這些我至今都找不出答案!

我連這些最基本最常見的問題都沒有答案,居然還要以專家自居來寫書,真是有些不自量力,尤其是此書的編輯還曾一本正經地問:獨木舟上有電冰箱嗎?冷氣機要裝在哪裡?

真的希望:讀者和我不會是雞同鴨講,而能有心有戚戚焉的共鳴!



摘文試閱

什麼是獨木舟?

初學獨木舟者常被獨木舟到底是英文的「Kayak」或「Canoe」所困擾,從中文字面上來看獨木舟,顧名思義應該可以被定義成:「一根樹幹挖掘成船型使其漂浮在水面上,利用人力划行來作為水面上之交通工具。」

從各地的演變來看

歷史上,美洲地區的印地安人所發展出來的獨木舟,最符合「一根樹幹挖掘成船型」的定義。

隨著地理環境就地取材和工藝技術之改進,若獨木舟並不侷限於一根獨木,而有利用拼板來改良,最具代表性的獨木舟是臺灣蘭嶼族人的「拼板舟」。

若取材不局限於木材而採用獸皮來取代,那源自北極圈愛斯基摩人的「蒙皮舟」,就應該是屬於因地制宜的獨木舟。

而太平洋島嶼民族波里尼西亞人所發展的、在挖空的獨木舟旁再加上一平衡木來平衡獨木舟,因而不會被風浪所傾覆,而能遠渡重洋,最後到達太平洋上各島嶼的這件歷史,應該就是人類利用獨木舟所完成的最偉大的航海成就。

從活動用途的內容來看

現代人的獨木舟活動,內容從輕鬆的湖泊划行;或是帶著釣竿划船離岸,在海上釣魚;或是沿岸航行、跨島冒險;或是激流水域裡享受浪來浪去之冒險刺激;或是水上長程航行競賽;或者效仿陸地上之背包客,打包行李上獨木舟,進行長達數十日的獨木舟溪谷、湖泊、海洋之長途旅行等,已經成為一項無水不能、無所不包的全民運動。

從製造技術來看

獨木舟之製造技術也進化到採用碳纖維或玻璃纖維之材質,船殼質地輕巧而堅固,而為了攜帶與搬運的考量也發展出摺疊式獨木舟和充氣式獨木舟,這樣帶著自己的船去環遊世界就不再只是個夢想。

因此今日的獨木舟若依船型、依材質、依用途、依水域來做獨木舟的分類與定義,僅僅是代表不同切入點所看到的結果,真實的狀況往往相互交疊無法分割區別。



若就諸多的文獻中採取以下這兩句話來區別Kayak 和 Canoe:

Kayak:…,用一支長的船槳於艇的左右兩邊分別划水,…

Canoe:….,最大的特點是使用單邊槳來划船,….



那kayak 和Canoe的區別就只是在槳的不同,而不是船的不同了,筆者試著定義kayak 和Canoe如下:

Kayak:採用單槳柄雙槳葉來划水前進的獨木舟

Canoe:採用單槳柄單槳葉來划水前進的獨木舟



在此定義下,中文的獨木舟不但是等同於Kayak 和 Canoe而無區別,也同時把雙邊雙槳倒退划行的西式划船(Rowing Boat)的船型給屏除在獨木舟的定義之外了。



今日坊間較為被廣泛採用的海洋獨木舟則可大致區分成以下三類型:

●座艙式獨木舟(Kayak):適用於氣候嚴寒,人要坐在包覆的船艙內,以隔絕外界嚴寒的天候環境。

●平台式獨木舟(Sit on top kayak):適用於熱帶水上活動,以及需要即時取用儲放大量器材的活動,如釣魚、獨木舟潛水等。

●印地安式獨木舟(Canoe):適合長期內陸湖泊旅行。



海洋獨木舟者要做哪些功課?

海洋獨木舟者來到海邊,必定會先在岸邊觀察海況,因為「周詳的計畫、謹慎的執行」,是與海洋互動多年所建立起來的觀念;因為任何海洋活動都必須配合著風、浪、流、潮汐來選定良好的出、入水點與活動路線。

海洋獨木舟者從海浪的破碎點來判定淺礁或淺灘之處,從破碎點離岸邊之遠近來判定海底地形與坡度的緩急,從破碎線與海岸線的角度判定出沿岸流的方向與速度,從破碎線之形狀找出離岸流的位置。

海洋獨木舟者計算海浪之週期、觀察波形的變化,推算出湧浪、捲浪、碎浪、上下浪發生的時間和地點:從波群現象中準確的預測在何時、何地會有較大海浪的出現;他觀察岸邊新舊砂礫的排列組合、貝殼與其他潮間帶動、植物在岸邊的聚集與堆置情形,來推估潮水線的變化;在他還沒有下水前就已了解大海在今天所傳遞給他的訊息。

於是乎他和海洋做出必要的溝通協調,於是乎他知道如何選定適合的服裝、道具,如何選定適合的出、入水點,如何選定適合的活動內容,或者是在做了這麼多的事前準備之後的最後一刻,毅然的決定終止今日的海洋活動,明後日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