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說話?」

「真不敢相信我會遇到這種不公平的事,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在任何地方都有具攻擊性的人,或是喜歡惡言相向、酸你的人。

碰到這些人,就像遇上不可理喻的怪物。

當你遭受這種人的言語打擊時,心緒會一片混亂,在愣住的當下,變得無法及時做出任何反擊。然而,以結果來看,沒反應便等於失敗、退縮。

如果我們去分析這些具有攻擊性的人,會發現他們其實不是什麼怪物;他們和你一樣,都只是普通人。不僅如此,他們比被攻擊的人,擁有更脆弱的一面。

沒錯,越會攻擊他人的人,越抱持著恐懼、不安,脆弱的一面。所以,他們才會向外攻擊──如果能明白他們的心理,想對策就變得容易多了。你可以不帶恐懼的向他回嘴、反駁。

戰鬥的首要條件,就是要知道對方的心理。



口氣都像下命令,問話像是控制狂



國王型的人,會採取如同國王般的高壓態度,言行舉止都展現出想支配他人、希望能按照自己意思進行的欲望。

比方說,職場中的主管,就相當多這種國王型的攻擊者。他們會過度的以高姿態發言,並對他人微小的過失發不必要的脾氣。

事實上,越會這麼做的主管,對自己的工作能力或職位就越沒自信。

如果一個主管在工作上累積了明確的實績,並在該職位待了相當長的時間、且獲得部屬的信賴,是不會做出以上那些行為的。

言行舉止非常高壓,並且想掌控他人的人,弱點就在於,他們認為如果無法掌握狀況,「自己就會被瞧不起」、「優勢可能就保不住了」。

由於缺乏自信,所以會不安、覺得大家都不尊重他,甚至抱持恐懼感,不知道自己的地位什麼時候會遭到威脅。因此,才會對人採取強勢的態度,命令部屬,試圖以掌控的行為來換取心安。

因為恐懼,所以發動攻擊,這不僅止於工作的場合,在其他地方都有可能發生。

寫下《君王論》的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政治思想家馬基維利(Niccolò di Bernardo dei Machiavelli),曾經這麼說:「人類出於恐懼和憎恨的心理,會做出偏激的行為。」

因為害怕,所以口出惡言;因為不安,所以專橫跋扈。

因為沒有自信,所以採取高壓的態度來虛張聲勢。

因為想誇示自己位居上位,所以過度的嚴加指責。

這種人之所以想掌控他人,根源皆來自於缺乏自信,不知自己何時會被威脅、取代的恐懼心理。



楚楚可憐的攻擊你



或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但在這世界上,有些人非常喜歡扮演弱者及受害者。他們喜歡偽裝成一種脆弱的存在,除了受到大家的庇護之外,還想對自己討厭的人發動攻擊。而這種人當中,又以女性居多;也可以說,或許她們都想成為「悲情女主角」。

這種悲情女主角,會對周遭人說的話過度反應,並且表現出一副「我被攻擊了,對方太過分,我好受傷」的姿態。她們會露出「我很可憐」的樣子,試圖吸引同情,並裝成受害者。也就是說,她們會藉由得到周遭的同情心來獲得快感。

這種人在平時會醞釀一種陰沉、黯淡的氣氛,臉上經常掛著憂鬱的表情,如果有人問她:「怎麼啦?」、「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她反而會開心的回答:「對啊,其實……」來藉機對人吐露心事。但所謂的「心事」,通常都是一些抱怨或不滿。

然而,就算你聽了抱怨,想對她提出意見,她也會反駁:「可是……」來展現自己更不幸的姿態,打消旁人給的建議。

她們很喜歡扮演「脆弱的我」以及「我是受害者」。因為她們認為只要站在這種立場,就能得到關心,並且能永遠獲得大家的守護。所以,無論你提出什麼意見,她們都不會接受。



受氣包熬出頭,變身霸凌者



過去有陰影的人,對他人的攻擊方式,就是想讓對方體會自己也曾經歷過的恐懼。這種陰影,是他曾經被攻擊時感受的恐懼及無力感。

為了克服陰影,他們想出來的辦法,就是去找比自己脆弱的人,讓他們也遭受自己曾經遭遇的事。

這在精神分析的世界,即是佛洛伊德的女兒安娜‧佛洛伊德所說,「與攻擊者同化」的機制。例如受虐的孩子,長大後一樣會虐待自己的小孩,甚至還會把自己遭受的家庭暴力,以同樣的方式對待弱者,這便稱為與攻擊者同化。

我們在小孩的世界裡,同樣可以看到這種攻擊者的同化行為。

被欺負的小孩要如何克服這種痛苦呢?他們會去找比自己更弱小的孩子, 欺負他們,來治癒他們被霸凌而受傷的心。

當然,在大人的社會、職場當中,也有這樣的人存在。例如在剛進公司時,曾經被上司怒罵:「你在搞什麼!可別太過分!」一旦職位往上升,他也會和以前的前輩一樣,對部屬大吼:「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對下面的人,做出和以前的上司完全相同的行為。

話說回來,欺負與霸凌也是同樣的道理。通常會欺負人的小孩,大多也都曾經被人欺負過。他們藉由攻擊、霸凌別人,來獲得報復的快感;最弱小的,就只能一直被欺負,最後在精神上走入絕境。

像這樣的事,無論是在職場或學校都層出不窮。攻擊是一種從上到下的連鎖,所以我們必須想辦法,來制止這種負面連動。



切割出一條情緒界線,不容攻擊者越界



在遭受他人攻擊時,千萬不要覺得「這一定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

會抨擊人的,通常都會使用讓你有罪惡感的說法,例如:「這都是你的錯,就是因為你有不好的地方,所以我才這樣罵你,或是這樣用力的敲桌子。」但是,這是對方的戰略,所以千萬不能上當。

當然,如果是自己做錯,的確必須反省並加以改進,但請別毫不猶豫的就覺得全都是自己不對。因為對方可能是因為欲求不滿,或是壓力太大,把情緒發洩在你身上而已。

在面對有攻擊性格的人時,重要的是在對方與自己之間,畫一條分界線。

我們在前一章提過的悲情女主角型,他們會裝弱者,嘴巴上說:「我真的很可憐」、「因為我很慘、因為我是弱者」之類的話去攻擊他人,甚至覺得這樣做,大家就會寬容他。如果遇到這種人,切記千萬別陷入他們的情緒之中。

請告訴自己:「你的情緒和我的是兩碼子事。我和你是兩個不同的個體。」一定要明確畫出與對方之間的界線。



只要忍耐,總有一天會變好──別傻了



對於那些會攻擊、迫害、懷抱惡意甚至異常的人,你根本不必覺得「希望能讓他喜歡」或是「希望能被他認同、肯定」。儘管這明明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但事實上,許多人都無法捨棄──希望能被大家認為是好人的欲望。

當然,如果對方的言行舉止都很得宜,且非常有禮,那麼我們也理當給予相對妥善的應對方式和態度。但是,對於不講理的上司,或總是用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傷害你的朋友,沒必要以和善的方式對待他們。

在內心深處,你是否堅持著一定要讓所有人都喜歡你、希望你是好人,因此覺得無論是誰,都要很親切的對待呢?你是否對可能會被他人討厭,對於被眾人排斥,感到不安、害怕?

事實上,許多人就是因為有這些不安,才採取謙卑的態度。比方說,就算被他人欺侮,也笑瞇瞇,甚至認為只要忍耐,總有一天對方的態度就會改善。

但是,現實並非如此。文藝復興時期的哲學家馬基維利,曾在《論李維羅馬史》提到:「根據不同的場合與狀況,有時候偽裝成其他人格,何嘗不是一件明智之舉。」

也就是說,我們並不需要永遠都當一個好人,有時候,暫時變成另一種人格,才是比較聰明的舉動。

對於會傷害自己的人,你沒必要當好人。



是惡意攻擊還是好意指教,你的身體知道



我們必須了解,有些指責並非出自惡意,而是因為對方是真心為你著想,才出言訓誡。所以,有人是為了你好才開口指責,只是他的說法比較嚴厲。所以我們必須分辨出其中的不同。

在企業組織中,也有些人會說:「我是因為對你有所期待,所以才罵你。」這種人究竟是抱持大愛、真心想栽培你,還是單純因為個人私心,出言謾罵?

當他人對我們說嚴厲的話時,究竟該如何分辨那是惡意的攻擊,還是應該真心接受、有價值的指教?

這時,請跟隨感受自己的心與身體。因為人的身心會產生自然反應,你只要仔細觀察就好。

假設有人非常嚴厲的批評你說:「我都是為了你好,才對你說這些話。」但是,如果你的身體感覺疲倦,心靈也陷入極度沮喪的低潮,那麼我建議你把這批評視為惡意的攻擊。因為心靈和身體,就是我們最好的測試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