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有些人會把改革教育體系的挑戰比擬對抗全球暖化,主要是因為教育體系如此龐大複雜又積習難改,還有各種利益團體拚命抵抗改革。這些人會聳聳肩無奈的說:「光憑我一個人,能做出什麼改變呢?」

所幸,能做的事情還不少。

教育改革的工作並不像全球暖化。對於後者,個人的努力對於全球碳排放的規模猶如滄海一粟,但是教育的本質終究脫離不了以人為本的精神。一個有心投入教育改革的人,一定可以改變一位孩子的未來,進而逐步擴大到一個班級、一個年級,甚至一整所學校。接下來,一個地區的改變有機會帶動全國性的運動,所以我們每個人都能在推動二十一世紀的教育上貢獻心力。但是俗話說得好:「如果漫無目的亂走一通,隨便哪邊都可以是終點」,本章的內容就是幫助大家「找到真正的終點」。

改革的工作並不輕鬆,一路上滿是惰性和政府高層指導棋所累積而成的種種阻礙--本章的前半部將探討這方面的課題,幫讀者釐清什麼樣的教育政策、方針才值得支持。隨後在本章的後半部,我們將摘錄一些現有十二年養成教育和更高等教育裡比較具有啟發性的方案與措施,讓我們看見未來的希望。本章最終,我們將提出一些建議給家長、社群成員和教育工作者參考,以求能群策群力,從改變當地的教育環境開始做起。



重新界定問題

我們得從重新界定問題開始下手。如果各界對於教育改革的想法、學校的教學方針和國家的教育政策,都圍繞著如何讓現有體制更加完善,就注定一事無成。這種改革如同想盡辦法讓一輛篷布馬車跑快一點,好贏得印地五百大獎賽(Indianapolis 500)一樣愚不可及,而且既然不可能帶來顯著的成效,各界對於教改失敗的看法勢必淪為一場批鬥大會,而教師工會就會是眾矢之的標靶。我們目標時速是衝上兩百二十五英里,而再怎麼改裝篷布馬車也不可能突破時速四英里,這個目標無疑只是痴人說夢罷了。

我們需要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要想像自己是一八九三年中學課程十人委員會中的成員,心想:「嘿,我們得教導好幾百萬孩子學會機械式的工作內容,為快速成長的工業化經濟打好基礎。」當年的中學課程十人委員會,最終為他們所屬年代找到了理想的解決方案,現在的我們則是要教育好幾百萬的孩子(還有成年人)為創新年代做好準備,那麼,我們該怎麼做?

首先,我們要隨時自我警惕:我們的挑戰並不是針對一八九三年設計完成的教育模式做出漸進式的改革。我們的機會,以及我們對年輕世代的義務,是重新思考我們的學校教育,讓所有孩子得到的教育能幫助他們在一個看重他們能做什麼,而不以他們知道些什麼為重的世界中成長茁壯。

教育政策的制訂者應該要怎樣讓我們的教育體系重回正軌?大環境的總體課題是什麼?這些年來,我們不大可能期待政府提出什麼體察民心的政策,但是我們總是有定期選舉,也不乏向聯邦政府教育部與地區校務委員會請願訴求的管道。只要我們有愈多人分享共同的願景,我們就愈有能力改變關乎我們孩子未來的國家政策。



新式教育成果

何謂二十一世紀有教養的成年人?什麼是當前職場、校園與提振公民意識最重要的核心能力?這些技能和一世紀以前學生需要的項目有什麼差異?這些問題就是重新思考教育的起點,第一個挑戰就是釐清對於高中畢業生而言,哪些教育成果才是最重要的。

我們在本書一再描述,什麼才是現代社會最重要的技能。你知道什麼,在現代社會已經不吃香了,因為我們已經有無所不知的Google,現代社會在意的,也就是與學習、工作與公民意識息息相關的,是你能運用知識做出什麼。莘莘學子當然還需要學習學科知識,但是這是最簡單的部分,因為我們都知道學科知識已經變得像是不用錢的生活用品,就像是空氣和水一樣,而且還不斷成長,持續不斷推陳出新,只要能連上網路就能取之不竭。真正困難的部分在於幫助莘莘學子培育關鍵的技能,勇於提出新的觀點,克服新的挑戰,創造新的知識。如同第二章提到的三角支柱:學科知識、技能與意願,是二十一世紀學習的基礎。

上述三角支柱中,我們認為意願,也就是動機,是最重要的元素,也是受到學校教育傷害最深的部分。如果一位學生能打從內心產生自動自發的念頭,他的一生一定會不停累積新的技能和學科知識,讓他在創新年代能無往不利。因此,面對任何想要推動教育改革的想法,我們第一個需要捫心自問的問題是:這種「改革」究竟會提升或貶抑學生學習的動機?該如何判斷?我們的重點當然不是出於害怕而學習的動機,我們所指的動機是堅持不懈與自重自律的正向回饋機制。

接著就是技能。最近這幾年有很多探討「二十一世紀關鍵技能」的書籍,不同作者對於不同的技能各有所好,但是大多數都會同意四種技能(4C)的重要性: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溝通協調(communication)、通力合作(collaboration)和解決問題的創意(creative problem-solving)。我們認為這些技能不但可以,也應該要每一天、在每個班級進行教學與評鑑。

我們的意思並不是在課堂上用關鍵技能取代學科知識,如果不能先讓學生掌握豐富且具挑戰性的學科知識,就不可能教導他們如何批判性思考。重要的是審慎挑選學科知識,讓學生建立終身學習的必備基礎,而不是為了顧及教學進度而忽略培育學生的核心能力。



凝聚教育新共識

我們要怎樣才能讓二十一世紀教育目的,產生更清楚的共識?這可不是寫本書就能完成的工作,也不是辦幾場研討會就能為我們指引一條康莊大道,所幸我們距離中學課程十人委員會制訂教育政策的年代已經超過一個世紀,現在能讓我們繼續往前走的,就是在各層面開啟新一輪的對話。

很多人把一九八三年出版的《處於危險中的國家》視為美國教育史上一個意義重大的轉捩點,書中提及學校教育「正掀起一波平庸化的浪潮」(rising tide of mediocrity),然而在這本書呼籲大家應該要採取行動後已經過了十多年,我們實際上卻拿不出一點像樣的成績,顯然我們需要企業領袖出面領導,才能創造真正帶動改革的動力。



(摘自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