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台灣版序



本書二○○九年於日本出版。目前,依靠手術、放射療法與化療等三大療法抗癌的癌症患者,在癒後五年內仍有40%再復發的機率,這數字比想像中來得高出許多。

一直在思考、研究,該如何預防引導,才能改善如此高的復發率,便是我著手寫此書的目的。

根據了解,台灣因罹患癌症而死亡的人數也和日本一樣,占死亡原因的最大宗。我認為治療癌症,除了效果顯著的三大主要療法外,藉由飲食來提高自身免疫能力,也同樣重要。

台灣的讀者朋友們,如果本書對於您的抗癌生活,或是對於預防癌細胞再復發方面能夠有所幫助,將是我莫大的欣喜。



作者序



本書是繼之前的著作《為何唯獨日本有愈來愈多人死於癌症?》、《這樣做,讓癌症消失》出版之後,為更深入探討預防癌症復發所寫的。

我是專治消化器官的外科醫師,從十五年前開始採用「癌症飲食療法(營養.代謝療法)」,與手術、抗癌劑並用。除了以手術、化學療法、放射線治療這三大療法來削弱腫瘤的氣勢,也用飲食療法來改善容易滋長癌細胞的體質,提高患者原本具備的免疫力(自然治癒力),預防復發。也就是從身體內外一起殲滅腫瘤的治療。根據已復發或有復發,可能的晚期患者的實行結果,已確知這種飲食療法的效果超過六成。

對於現代醫學難以治癒,但又還稱不上末期階段的癌症,我稱為「晚期癌」。只要還可以攝取飲食,即使是晚期的患者,也能夠使用本書所介紹的飲食療法。而且年齡再大也不是問題。

此次有幸出版這本著作,我認為這是讓在第一線工作的社會人士重新認識癌症的機會。癌症並非無緣無故就上身的疾病,而是百分之百因生活習慣所導致的疾病。所以只要修正日常的生活習慣,就能有六、七成的預防與治療的效果,尤其「食物」更是其中一個最大的因素。

關於癌症與食物的關係,首先要談的是我摸索出目前這套飲食療法的過程。讀者一旦了解我對飲食療法的觀點,就可以往下閱讀具體的實踐方法。



推薦序 飲食療法與現代醫學互補而不衝突

瑞杏抗老化預防醫學診所院長、日本臍帶血幹細胞再生技術交流學會顧問醫師 侯瑞城



這是一本令人驚豔的好書。濟陽醫師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詳細解釋什麼樣的飲食會導致癌症,並歸納出八個容易掌握的飲食營養原則。之所以給予這本書如此高的評價,是因為本書具有兩個極大價值的特點:

第一,濟陽醫師的解釋清晰而完整,他以淺顯易懂的口語讓一般沒有醫學概念的大眾也能明白,並且引經據典,引用知名醫學期刊的科學報導;推廣的觀念並非來自沒有經過實驗確認的假設,也非單憑個人經驗的臆斷,而是來自於受過西方醫學嚴謹科學論證過的醫學準則。

此方面從濟陽醫師的許多看法與現今慢性病治療的飲食原則不謀而合即可看出,例如,對於高血壓、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患者,舉世公認的飲食建議就包括要減少鹽分,增加纖維質攝取,避免精緻、加工過的食物,盡量選擇原始食材,並且慎選食用油,這些與濟陽醫師的觀念都是一致的。由此也能看出,濟陽醫師的見解絕對來自於深厚的醫學素養與紮實的科學論證,與坊間許多似是而非的說法完全不同。

第二,也是最令人佩服的,濟陽醫師在書中除了解釋飲食療法之外,亦非常平衡、公允地介紹了現代醫學的主要癌症治療方式,包括手術、化學治療與放射線治療等。濟陽醫師在書中清楚地指出,飲食療法與現代醫學是可以並存的,飲食療法的目的並不是要取代現代醫學的癌症標準治療,但飲食療法確實可以在現代醫學的治療過程中,協助患者藉由日常的飲食,改善體內已經罹癌或容易罹癌的環境,進而削減癌細胞的氣勢、強化免疫力,並引出自癒力。這過程與現代西方醫學不僅毫不抵觸,甚至是相輔相成的。

由於癌症長年高居許多國家的頭號死亡原因,因此,癌症的治療方法一直都是現代西方醫學的研究焦點。在各種癌症治療不斷進步之下,病患的存活率越來越高,但我們也觀察到許多病患在接受治療時,必須同時忍受治療帶來的諸多副作用,例如免疫力降低、感染機會增加、食慾不振、噁心嘔吐等,而濟陽醫師所提出的飲食療法,正可以補足現代醫學在癌症治療中的這段缺憾。

我臨床服務多年,常遇到病患詢問「要怎麼吃?」,特別是那些正在經歷癌症治療的患者,不論是手術、化學治療,亦或放射線治療的前後,病患總會擔心,除了聽從醫師指示好好接受癌症治療之外,平常的飲食該怎麼處理?要注意什麼?尤其在這段特別時期,該怎麼吃才恰當?可惜的是,這些飲食問題一直都不是癌症治療的熱門研究焦點,但卻深深影響著每位病患的生活品質。

身為臨床醫師,每每最令人氣結的,是看到病患被坊間品質參差不齊的醫學資訊所迷惑,而錯失了積極治療的好時機,因此,濟陽醫師這本書,讓我們終於有了一個完整、且值得信賴的飲食營養指南,不論對已經罹癌的病患,亦或健康大眾,都是值得認真一讀,並仔細遵循的好書。



內文摘文



我為什麼要當醫師



我主治消化器官,三十多年來動過四千多次手術,其中有約有半數對象是癌症患者。或許很多人會覺得奇怪,我是在癌症醫療的最前線從事外科治療,怎麼會開始推展似乎屬於不同領域的「癌症飲食療法」呢?原因可以用一句話來說,就是有太多人無法光靠手術治癒。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非當醫師不可。「濟陽」這個姓氏很罕見,據說中國山東省有個地方就是「濟陽縣」。我的祖先是明朝末期從中國遷移來的,在九州都城為島津家族擔任藥師。由於有這樣的出身背景,我懷有很大的志向,要當醫師治療難治的疾病。

1960年,當我還是一個醫學院的學生,日本正因在東京奧運帶動的經濟景氣中沸騰,收入加倍,城鎮到處都在興建大樓,交通網絡發達,都市設施日益完善。但另一方面,也常出現被稱為「猛烈社員」病倒的消息,即指那些對工作極端狂熱的上班族,那段時間一家之主因過勞而病倒死亡的例子層出不窮。現在「胃癌」算是容易治癒的癌症,但在那時候卻是癌症死亡的榜首。因為四周也有不少人死於胃癌,所以,我才會選擇從事消化器官外科。在那個時代,癌症治療只有動手術,別無其他辦法。

從醫學系畢業後,為了學習最尖端的技術,我在1973年以27歲之齡遠赴美國,進入德州大學的外科教室,研究消化器官的荷爾蒙。通常日本人留學,因為沒有美國的醫師執照,幾乎沒有實際動刀的機會。但我通過了美國的醫師國家考試,取得國際外科學會的推薦,可以在那裡當外科醫師,為病患開刀,成為美國極少見的日本人醫師。

在技術面上,我並不覺得美國與日本的水準有多大的差別,不過,令我驚訝的是兩地的醫療哲學。美國外科學會在1917年制定的醫療條件是:「在適當的時期,公平地施予安全、有效、有效率,而且以患者為主的醫療」,裡面包含了六大要件。而日本直至最近還因為治療者依自己的理念所做的醫療不受信任而產生社會問題,美國卻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四十年前我留學的時候,就已經在努力貫徹以患者為主的醫療原則。

回國後,我在東京女子醫科大學醫院擔任助理教授,後來陸續改任都立荏原醫院外科部長、都立大塚醫院副院長,在第一線繼續治療病患,始終抱持著年輕時在美國學到的「站在患者(受治療者)的立場上進行醫療」的態度。



「五年存活率52%」的震撼

2002年,我在荏原醫院任職的第八年,將該院由我和後輩所做的「消化器官癌症」的治療成績整理出來,發現胃癌有487例,大腸癌有623例,膽道癌73例,肝癌143例,胰臟癌80例,總共1406例。病患的癌症進展程度各不相同,但都接受了根治手術(把腫瘤清除到肉眼看不見的程度)。

其中並不含有嚴重到無法動手術,或是動了手術也無法清除病灶的人。我原本估計五年存活率大概會有七成。沒想到算出來的結果是「五年存活率52%」,這樣的結果讓我大吃一驚。

癌症在術後兩年內的復發機率較高,但是過了五年,就幾乎不用擔心了,所以五年的存活率是治癒的標準。儘管竭盡心力動手術,病灶也幾乎清除乾淨了,卻還是有48%的人無法得救。肉眼看不見的「癌芽」還是會以復發的形式出現,使患者在不到五年的時間就過世。

一般認為,膽道癌、胰臟癌是「難治」的癌症。當我在學會發表這個結果時,得到的反應是,「會這樣也是無可奈何」這是第一線治療機構的成績。可是我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這個結果。那是使用美國最先進的現代醫療技術所做的治療,竟然只有一半的成效……照理說應該是要將近百分之百才對。對我來說,那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原諒的數字。

那個時候我正好在思考,如何幫助有進行癌而無法動手術的患者。

癌症治療的三大方法是(1)手術、(2)用抗癌劑做化療、(3)放射線治療。抗癌劑對某些血癌非常有效,有些癌症也可以用化療治癒。尤其對於舌癌、咽頭癌等頭頸部的癌症,放射線和化療並用很有效,但基本上還是要動手術才能完全治癒。

每次我告訴患者或其家人,已經沒有辦法動手術,亦即現代醫療無力救治時,都會深切地想道:「我這個當醫師的,難道不能再想想辦法?」雖然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很重要,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提早發現癌症。而且有的癌症很難在早期發現,也有些癌症並沒有列在檢查的項目裡。實際上,有許多人都是要等到癌症進展到某種程度才會發現。

給患者動了手術,讓他們身心蒙受重大的負擔,卻只救得了其中一半的人。我面對這個事實時,開始重新思考「癌症治療的應有做法」。因此有了此書飲食療法的體悟與實證。



濟陽式飲食療法的做法



飲食療法要從什麼時候開始?

想必有許多人因為切身的病況,而對於開始飲食療法的時間或要持續多久感到疑惑。

首先要說明的是癌症的分期。癌症的分期定義依種類而異。以大腸癌來說,癌是從腸壁的黏膜發生的。癌細胞停留在黏膜上時是「零期」,如果已經有點深入,還沒有轉移到淋巴結時稱為「第一期」。到這裡為止算是癌症早期。

如果繼續進行,癌細胞沒有轉移到淋巴,卻深入到腸壁,跑到腸子外面,就稱為「第二期」,已經轉移到淋巴結時稱為「第三期」,如果又轉移到肝臟或肺臟等其他器官,就是「第四期」了。

以胃癌來說,即使已經轉移到旁邊的淋巴結,只要還留在黏膜裡面,就是「第一期」。

雖然同樣是消化器官的癌症就有如此差異,但基本上只要還留在黏膜上或只有些許的癌細胞,都屬於「早期」。早期癌症可以說幾乎都能治癒。相對的,已經轉移到淋巴結的癌症,就可以稱為「進行癌」。

無論是什麼癌症,只要發展到第四期,癌就會進入血液或淋巴管,擴散到全身。如果已經蔓延到較遠的內臟,或穿透病灶,擴展到肋膜或腹膜,就不可能用手術完全切除,這時通常會採取全身性的化學療法(抗癌劑)。以目前的醫學來說,除了血癌之類的少數癌症,要以化療治癒第四期癌症是很困難的。

這種「對現代醫學來說很難治癒,但又稱不上末期」的狀態,我稱為「晚期癌」。由於沒有辦法治療,有些被建議住進安寧病房的人,就會來到我服務的醫院求診。但像這樣的病患,還是能靠著飲食療法讓癌細胞消失。



知道有進行癌就要立刻開始

基本上,一知道有進行癌,就要立刻開始飲食療法。這時候不能停止現代醫學的治療,要一邊接受治療,一邊實行飲食療法。如第二章所述,我的做法是用現代醫療削弱癌細胞的氣勢,同時用飲食療法從體內去殲滅它。

尤其是第四期,亦即被診斷為「晚期癌」時,並立即與專業醫師商量,徹底展開飲食療法是很重要的。在第四期階段,多半要接受抗癌劑的化療。抗癌劑的效用很強,有些人以為,是不是可以等到身體在化療後變得孱弱不堪,但癌症還是治不好時,才開始進行飲食療法?然而此時,患者的免疫力已經相當衰弱了。

等到這個時候才用飲食療法提高免疫力會非常困難,就算能徹底實行飲食療法,也多半得不到預期的效果。因此應該要與充分理解飲食療法的醫師商量,了解飲食與現代醫療的搭配方式,並依照專家的指導,開始進行飲食療法。

如果癌已經轉移到其他器官或復發,現代醫學確實很難治療。醫師可能會勸告病患住進安寧病房,或停止積極性的治療,改用緩和疼痛的緩和醫療,或是請病患回家接受居家治療。

但是不需要在這裡放棄。儘管已經是晚期癌或進行癌,我還是有六成患者藉著飲食療法使腫瘤縮小,或是用免疫力來改善病況。一旦發現有進行癌,就要立刻尋求適當的指導,開始徹底的飲食療法。特別是進入晚期癌的人,我認為「飲食療法是消滅癌症的唯一方式」。



我身為非癌症患者的飲食

或許有人對我的飲食方式感到好奇。我沒有罹患癌症,所以只能在這裡介紹我為了維持健康和防癌所採行的做法。

我從早上八點工作到晚上八點,工作時間長達十二小時。由於熟睡是強化免疫的基礎,因此我養成早睡早起,早上五點過後起床,晚上九點過後上床的習慣。起床後,我會喝兩、三杯綠茶,看看報紙,而且每天為家人做果汁。一人份是兩顆葡萄柚、兩顆檸檬搾成的汁,外加兩大匙蜂蜜。還有,每週有兩、三次,每個人會再多喝兩百CC的蔬菜汁。那是用甘藍菜、青菜(白蘿蔔葉、小松菜、菠菜等)、蘋果、鴨兒芹或荷蘭芹等新鮮蔬菜搾出來的汁。這件事也由是我負責的。

基本的飲食是糙米、味噌湯、醃菜、酸梅乾,再加上洋蔥片、豆芽或甘藍菜等炒蔬菜、煎蛋,以及一茶杯量的蘿蔔泥。味噌湯的配料多半是豆腐、香菇、貝類、海帶芽等。

中餐是一顆蘋果加五百CC的優酪乳。只有這樣還是會餓,所以三點時要吃點心,例如香蕉、橘子,或木瓜、芒果等做成的乾果,或者堅果類。 晚上有交際應酬或聚餐,所以會放寬飲食限制。肉類是一星期差不多吃一次。我喜歡喝酒,每天晚上會喝少許。配酒菜是菜乾、榨菜、毛豆、堅果類,或者魷魚等魚介類。

不過,酒精是癌症患者絕對不能入口的。肝臟除了酒精之外,也要代謝脂肪和蛋白質,是人體排毒的器官。酒一喝下去,肝臟就必須處理,而暫時將其他營養素的代謝和解毒擱下。從喝酒後的隔天,r—GTP (檢視肝臟功能的指標)就會上升這點可以知道,酒精會傷害肝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