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女兒當自強

「我是女生,漂亮的女生……」

  猶記得歌手徐懷鈺在MV中青春熱舞活力四射,自信滿滿高唱〈我是女生〉這首流行樂曲,彼時有許多女孩爭相模仿,也有不少男孩搞笑反串,無論是上KTV也好,團體辦活動也好,幾乎成「定番」餘興節目,大夥兒搔首弄姿自得其樂的模樣歷歷如昨,畫面清晰得彷彿這些年的光陰咻的一下真空壓縮,純美保鮮恆存腦海。

是有這樣的魔法,倘若我們願意相信的話,隨時都能走進如夢似幻的童話世界,大啖美味可口的棉花糖雲朵,愉快舔著糖果屋上的枴杖糖煙囪,津津有味啃咬毒不死白雪公主的紅蘋果(當然,我們是百毒不侵的),小小口啜吸從阿拉丁神燈倒出來的神奇飲料,眉飛色舞試穿為仙杜瑞拉量身訂作的豪華玻璃鞋……

換言之,信念是開啟魔法之門的金鑰匙,有人小心謹慎不敢輕易嘗試,有人大膽冒險恣意妄為……。儘管人人各有一把,故事發展卻不盡相同,繼而岔分衍生各式各樣的人生版本,有喜也有悲。

性別平等可謂當前的熱門議題之一,新世代的孩子已難想像從前阿嬤或阿祖那個年代,整體社會是怎樣的重男輕女,古人拿「女子無才便是德」打壓女性,一打數千年,「小女子大丈夫」一詞更是極端對比。普遍而言,生了女兒不算天大的喜事,家中長輩總想討個兒子傳宗接代,女子多半過著壓抑、不被重視的黯淡生活,難求機會大放光彩。

古語有云:「在家從父,出嫁從夫,老來從子。」道盡女性被三從四德壓抑一生的悲哀。這個「從」字代表「絕對服從」,意指作為男性附屬品,沒有發聲的權利,就是默默的付出,乖順的燃燒殆盡,至於從到底的獎勵嘛……,沒錯!就是通常沒機會親眼目睹的「貞節牌坊」。

在新時代女性看來,簡直荒謬可笑極了,無用之物要來何用?人都死了,誰稀罕爭這個虛名!可在男權當道的年代,多少女子前仆後繼為此爭個頭破血流,真正是拋頭顱灑熱血,不惜用生命嘩啦啦血洗版面,畫押一樁又一樁慘絕人寰的真實悲劇。

每每聽二十一世紀的小女孩嚷著厭煩讀書、不想上學寫功課,小艾總會無端想起古代女子渴求學問的萬般艱苦,殊不知有書讀是件多麼幸福的事,可偏偏絕大多數的孩子都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禁令人好生感喟,恨不得將她們全數打包,叫來黑貓宅急便,統統運回古代,好好體驗一下充當花瓶純擺飾,不用跟書本大眼瞪小眼、日以繼夜搏感情的「小女子生涯」。想必小讀者們讀到這裡已經兩眼冒火,拗折指關節準備找小艾「蓋布袋」了吧,哈哈!

閒話暫擱,回頭看看故事吧,這回小艾精心安排清一色的「女主角」,男演員統統是跑龍套客串,以「女人當家」為主軸,搭配生肖屬虎的強悍形象,用最生活化的方式講故事,帶領大家走入「女人我最棒」的理想烏托邦,舒心暢意馳騁想像。

  小艾知道這年頭的讀者數學都很好,不像我,一見數字就頭大,在此事先聲明,基於女主角生肖屬虎的設定,年代方面勢必得走「架空」路線;看故事要緊,還請各位不要太認真計算(靦腆憨笑),然後專程寫信來「告發」小艾,年齡設定與現今時代不符之類的,謝謝!

話說家族中有個小女娃,按預產期該是個溫馴可愛的兔寶寶,怎知娃兒性急,趕著過年圍爐提前來報到,結果屬兔變成了屬虎,教做爸媽的美夢落空悵然若失,包括一早取好的俏皮兔小名,以及一系列兔寶寶相關產品統統報銷,不得不立馬撤換為虎門女將風格,並樂得笑歪嘴。那是因為時代不一樣了,大家知道生男生女一樣好,屬豬屬馬都可愛,才會這樣滿心歡喜,換作「古早時候」(暫且往前推個七、八十年吧),怕是會跟颳颱風沒兩樣,全家陷入愁雲慘霧之中。

在小艾看來,華人世界的「生肖」實在很有趣,平平是十二生肖,有的搶手,有的不討喜,龍子龍女一向是大熱門,鼠虎向來偏冷門,豬蛇慣常吊車尾,明顯有著大小眼的差別待遇。

總之,生小孩也得講「風水」,學問大得很,遇上龍年,大夥兒便卯足了勁拚命「做人」,至於蛇馬豬什麼的,生育率通常是滑落谷底的狀態。說真的,早期女生屬虎算是很悲情的,不受歡迎的程度不輸蛇馬豬,生肖犯沖諸事不宜,逢家有喜事都要退避三舍,小女生想當花童簡直是癡人說夢,稍微堅強一點的女性(精明幹練型的),就會被人酸是虎姑婆,恰北北嫁不出去……

諸如此類的冷嘲熱諷,不計其數,讚美的話語則是少之又少,前頭有牛姊吃苦耐勞,後頭有兔妹溫馴可愛,虎娘子夾在其中,可憐沒人愛倒不至於,但大大小小的好康全數撈不到,努力爭取自求多福卻是一定要的。

身為女子,生肖又是屬虎,「不討喜指數」兩相加乘後,自是加倍凸顯「虎娘子」一角的悲情。然而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在懂得多愛自己一些的大前提下,其餘的小瑕疵便不足為懼,毋需放在眼裡。

  相信自己是最優秀的,不用別人說,你也會是最優秀的;相信自己是最美麗的,不用魔鏡提醒,你也會是最美麗的;反之,如果一直覺得自己很差勁,根本不用任何人給予評價,你已是最最差勁透頂的那個。

故事終究是虛構,不比現實人生詭譎多變,至要緊的是看完故事會心一笑,讓人生沉重的部分變得輕盈,自在享受片刻的悠閒美好。

最後,祝福大家天天快樂!



小艾 筆於臺北自宅

二○一六年盛夏炎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