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順天之道
認識天象的智慧

人最先感到神秘莫測的莫過於無邊無際的天空。在廣穹無垠的天空,太陽與月亮、明亮閃爍的星星與隱約暗淡的星星,它們是什麼?怎樣形成的?什麼力量使它們懸掛在遙遠的太空?這在兒童心中,一切都是神秘的,在整個人類的童年幻想中,一切也是神秘的。

人類智慧的成熟可能開始於對天人關係的探究。人與天的關係太密切,人的存在、人的衣食住行,沒有哪一刻哪一樁不與天相關相連。這只要從農業耕耘與天象季節、風雪雲雨、冷暖寒熱之休戚相關就可以體會得清楚明白。中國作為在世界上最早進入農業文明的國家之一,其人民對自然天象的追問和觀測特別精勤,甚至中國的古代哲學主線也圍繞天人關係而展開。

中國人對天象獲得知識開始於夏商時期。《堯典》中關於中星的記載是夏商時代的知識,所謂「日中星鳥,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虛,以殷仲秋。」以及「日短星昂,以正仲冬。」能應用中星定四季,可見當時中國人對各主要恆星名稱及地球的運轉情形均有了知識。殷商時代的甲骨刻辭就有了一些星名和日食月食的記載,《尚書》及其以後的大量古籍都有豐富的天象記錄。
為了觀測天象及日月星辰的運行,中國人於公元前五世紀就能在黃道帶與赤道帶兩側繞天一週選取二十八個星官(即二十八宿)作為觀測時的標誌,劃分為東北西南四個方位,分別以蒼龍、玄武、白虎和朱雀四個動物形象相配以名之。

呂氏諸人則第一次完整地記載了這二十八宿的名稱,並將其劃分成九野―—中央和八方,分別為:天中央為鈞天,那裡的星宿是角、亢、氐;東天為蒼天,那裡的星宿是房、心、尾;東北天為變天,那裡的星宿是箕、斗、牽牛;北天為玄天,那裡的星宿是婺女、虛、危、營室;西北天為幽天,那裡的星宿是東壁、奎、婁;西天為朱天,那裡的星宿是觜.、參、東井;南天為炎天,那裡的星宿是輿鬼、柳、七星;東南天為陽天,那裡的星宿是張、翼、軫。

而對十二個月中太陽所在的位置以及早晚出現在南方中天的星宿,呂氏也作了詳盡的描述:如孟春,太陽在營室宿,黃昏時,參宿出現在南方中天,拂曉時,尾宿出現在南方中天。仲春,太陽在奎宿,黃昏時,弧矢星座出現在南方中天,拂曉時,建星出現在南方中……

從呂氏的記載看,當時的人們已經制訂出系統而較為科學的曆法,年、月、日、四季節氣的概念成為一般人有常識。比如呂氏對冬至、夏至這兩個節氣時的天象描述道:冬至這天,太陽運行在離北天極最遠的圓形軌道上,環行於四個極限點。夏至這天,太陽運行在離北天極最近的圓形軌道上,太陽正值人的上方。

雖然在這時還沒有認識到地球繞太陽運轉,太陽是太陽系的中心―—人類這種認識的最後確立是於此十八個多世紀以後的事情―—但對冬至和夏至兩個節氣與地球、太陽關係的認識在當時能達到這樣的高度,真是令人驚嘆不已!

呂氏認為天象直接關乎人自身的存在,而將人的存在推到宇宙萬象的中心,意味著天地間一切的一切都必須從人的存在―—人的活動、人的觀念、人的目的出發,而人最合理的存在又必須與天同一。天是不可更改的、不可創造的客觀自在,人合理存在的過程也就是與天同一的過程,即認識客觀規律從而獲得較多自在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