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3章 大尾巴的大麻煩

  是啊,阿瓜的確可憐透頂了。阿瓜的大尾巴會思考,阿瓜卻不能跟它「溝通」,而且還得提防它隨時會作怪,給自己惹麻煩。

第二天,阿瓜把雙頭驢撞壞的大門很快的修好,然後把家裡所有的門窗通通關上。他一步也不出去,就苦苦的待在屋子裡,專心的對付他那條不聽使喚、老是愛自作主張的大尾巴。

大尾巴開始發癲了,它不斷的在思考。這回,它認為自己是條消防水管,所以便拖著阿瓜的身體,拚命的往浴室的水龍頭塞。隔沒多久,大尾巴又覺得自己應該是枝大掃把,便「唰唰唰」的掃起地板,掃得皮都擦破了。才不過十分鐘,大尾巴又認為自己其實是把大關刀,掄了起來就朝阿瓜的頭亂劈亂砍。

阿瓜整個家「砰砰」的響,阿瓜在屋裡不時「哇哇」的叫。門外頭,雙頭驢則一直踱來踱去,一直在那裡乾著急。最後,雙頭驢再也忍不住了,老法子一招,撞開阿瓜家的大門又闖了進去。

東東和西西闖進阿瓜的家裡,趕快找尋阿瓜。

「咦,屋子裡怎麼沒人?」

東東和西西找了很久,就是找不到阿瓜。忽然間,他們猛一抬頭看,看到阿瓜的尾巴纏在屋梁上,阿瓜整個身體倒吊在半空中,晃來又晃去──不用說,大尾巴這次認為它是一盞吊燈。

不明就裡的東東和西西張大眼睛,疑惑的問:「阿瓜,你吊在那裡幹什麼?」

阿瓜在心裡喊:完了完了,讓這頭蠢驢瞧見了。他頭頂朝下,趕緊露出一個尷尬的倒彎形的微笑,隨便找了理由,說:「我……我在這裡做運動。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張開手臂胡亂揮著做健美體操。

東東和西西兩個驢頭互相望了望,感到十分詫異。

東東說:「好奇怪的運動哦。」

西西說:「阿瓜,別在那裡做運動了,快下來,我們有話跟你說。」

阿瓜回答著:「有事這樣講也可以啦!」答話時,還不忘保持笑容,以免露出破綻。

「好。」東東和西西鼓起勇氣,同時說,「我們昨晚做了一個決定。不管你遇到什麼問題,惹上什麼麻煩,我們都會全心全力幫助你。」

嚇!何時見過這兩個驢頭講話一鼻孔出氣? 阿瓜聽了東東和西西的這番話,又是納悶又是難受,因為他認為東東和西西的話裡隱藏著一些不尋常的意味。是侮辱呢,還是輕視?由於阿瓜的頭不是擺在正常的位置想事情,所以他一時也無法理清。只不過,他臉上的那個倒彎形的微笑,慢慢的變成了正彎形,顯然是個生氣的嘴型。突然,阿瓜吼了一聲:「我沒有問題,我沒有麻煩,我不需要任何幫助!」

唉,阿瓜這些話說得似乎是太早了。他哪會沒有問題和麻煩?就在他吼叫的同時,纏在屋梁上的大尾巴過足了當吊燈的癮,突如其來的從屋梁上鬆脫了。由於地心引力的作用,阿瓜整個身體便從高高的屋梁上直往下墜。

「我的媽呀!」阿瓜大叫起來。只聽見「轟隆」一聲,阿瓜重重的摔在地板上,差點沒摔出一個大洞。

阿瓜調整了一下身體的方向,抬起他那顆頭頂撞出一個大包包的腦袋。他的世界忽然變得很模糊,眼前只見一隻隻美麗的小鳥、蝴蝶和蜜蜂,在繞著他的腦袋團團轉。

阿瓜這些舉動把雙頭驢嚇壞了,嚇得雙頭驢只差沒尿出來。東東和西西兩個驢頭瞪著阿瓜的一個恐龍頭,怯怯的問:「阿瓜,你怎麼樣了?你的運動做完了嗎?」

阿瓜迷迷糊糊的望了雙頭驢一下,心裡只覺得奇怪,雙頭驢不是只有兩個頭嗎?為什麼這時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卻是十幾個?阿瓜努力集中精神,對眼前那十幾個頭中的兩個頭,有氣無力的說:「別管我運動有沒有做完,告訴我,我這個樣子是不是很……好……笑……」話還沒說完,「撲通」一聲,阿瓜便倒在地板上,昏過去了。

阿瓜昏了過去,但是他的大尾巴卻沒有跟著腦袋一起昏。大尾巴仍維持著「清醒」,思考著:我是誰? 我究竟是誰?這回,大尾巴覺得自己應該是一座陣亡將士紀念碑,所以就直直的挺起來。看到這種情形,雙頭驢完全被弄糊塗了。東東和西西聯合兩個頭一起想,怎麼想也想不通,為何一隻恐龍暈倒了,他的尾巴還可以像電線杆似的挺得那麼直?想來想去,似乎只有一個答案能夠解釋這種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恐龍阿瓜得了怪病,而且病得很嚴重。

一想到阿瓜得了病,東東和西西就緊張得不得了。他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死拖活拖,把阿瓜拖到床上,讓他趴著,為他蓋好被子。他們跑到浴室,擰了一條濕毛巾,覆在阿瓜長包包的頭頂。他們還給阿瓜那條大尾巴按摩,希望它躺下來,因為他們覺得,一隻病恐龍是不太適合把尾巴翹得那麼高的。

東東和西西忙來忙去,忙了將近一個早上。阿瓜沒有反應,也一直沒有甦醒。這下子,東東和西西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阿瓜那條大尾巴又開始思考了:我是誰?我究竟是誰?大尾巴想了想,覺得自己會不會是一根馬桶刷?是馬桶刷,就應該去刷馬桶,好盡馬桶刷的職責和本分呀!於是,大尾巴拖著昏迷不醒的阿瓜,拖下了床,直衝往浴室,就在馬桶裡外認真的刷了起來。

如果有什麼雙頭驢沒見過的不可思議的事,那大概就是這一件了。東東和西西兩對眼睛睜得比西瓜還大,嘴裡直嘟囔:「哇,阿瓜的尾巴怎麼會自己跑路?而且,它居然還會去刷馬桶!」

嘟嚕嘟嚕,嘰哩嘰哩,啪啦啪啦,大尾巴這回刷著馬桶,心裡一定在哼著愉快的「刷馬桶歌」。最後,浴室的馬桶給刷乾淨了,大尾巴把自己弄得臭氣薰天,但是它也樂了。

東東和西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

「太離譜了!」東東說。

「太無法想像了!」西西說。

他們的眼睛張得大大的,嘴巴也張得大大的。

離譜而無法想像的事還在後頭呢!大尾巴才當過馬桶刷,沒多久,又突發奇想的認為自己是一枝又甜又好吃的棒棒糖。是棒棒糖,就應該塞在人們的嘴裡,讓他們好好的舔一舔。大尾巴這麼思考著。

那麼,現在不就有兩個驢頭正張著嘴巴嗎?
在歡樂中闖五關                              東海大學中文系教授    許建崑
    張嘉驊素有搞笑的大本事。我一直記得有個四年級小朋友,在書店裡讀他的童話,笑到不行,躺在地板上打陀螺。怪叔叔寫的怪怪書,只好怪怪讀。而《恐龍阿瓜和他的大尾巴》這本書,也有異曲同工之效!
    閱讀這本書,可得準備在歡樂中闖五關。
    第一關是魔法關。你肯定得有一隻恐龍,名字叫阿瓜;他的鄰居雙頭驢,一頭叫東東,另一頭叫西西,同樣住在月月村。雙頭驢常常為細故而鬥嘴,阿瓜偷偷聽,還在心底裡狠狠的嘲笑老鄰居,一笑就是三百年。
    第二關是玩命關。千不該,萬不該,阿瓜不應該去觀賞巫婆的招親會,難道他想娶個巫婆回家嗎?天上掉下來的不是彩球,卻是根魔法棒!阿瓜亂撿又亂扔,魔法棒打在尾巴上。糟糕,阿瓜的尾巴中了邪,變成會思考的大尾巴!
    會思考,也不錯!錯在胡思亂想,變來變去:變成蟒蛇鑽地洞,拳頭揍阿瓜,電纜通上電,吊燈掛屋梁,毛刷刷馬桶,糖棒塞入口,火箭天際飛,標槍射向地,鋸子鬧分家,簡直演出了《玩命關頭》第九集,把阿瓜弄得精疲力盡,只好等待老巫婆來搭救。巫婆也不是省油的燈,她討厭人家說她老,阿瓜又被整得團團轉,最後還想把阿瓜交給鼻子藍藍的老爺爺,當作噴火龍來宰割。
    第三關是禮儀關。待人接物要審慎,嘲弄他人最不該。阿瓜平時只看雙頭驢出醜,毫無同情之心。等到自己惹禍上身,鄰居前來搭救時還猶豫,害怕自己出洋相,被人糗到老。遇到女士,也千萬別說對方老,稱呆呼笨都不好。心存善道,留點口德,都是人生必須修行的功課。關心對方,就不要胡亂取笑、取綽號,以免傷人又害己。
    第四關是思想關。阿瓜的尾巴開始思考:我是誰?我究竟是誰?這是個大哉問!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名字、年紀、身分……,可是怎樣盡到自己的本分,聽見自己內在的呼聲,就不容易了。阿瓜捧著「自畫像」,自鳴得意;他知道雙頭驢「兩頭矛盾」,沒有想到自己也會「頭尾矛盾」。嘲笑別人愚蠢,卻不知道自己也有狼狽的一天。人和人的衝突,旁觀者很容易洞察;可是自己在理智和情感上發生衝突,就沒辦法來排解了。一個人愛面子,想要跟過去糊塗的我一把切開,也是做不到。要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不應該動不動就說:「為什麼倒楣的老是我?」張嘉驊在嬉笑怒罵之中,其實是暗藏著哲學思維與邏輯。
    最後一關是友誼關。儘管阿瓜對雙頭驢冷潮熱諷,但出了事情,雙頭驢還是願意來幫忙,無怨也無悔。這才是朋友嘛!急難中願意伸出援手,才是好朋友。信任朋友,別自戀,同桌讀書、吃飯,都是前生修來的福。
    闖過以上這五關,完成了「腦筋急轉彎」,應該有點累吧!讀完張嘉驊怪誕的故事,笑過了,也要想一想,在有聲有韻的文字中,看見了有形有象的童話世界,如果能嘗試從中尋找會心之處,相信可以收穫滿滿。

瘋狂的恐龍尾巴              兒童文學作家    林少雯    
    恐龍阿瓜的尾巴,真的瘋了嗎?讀《恐龍阿瓜和他的大尾巴》,心中會思潮泉湧,聯想到許多事。
    阿瓜,和他會思考的尾巴,加上住在隔壁笨頭笨腦的鄰居雙頭驢,再加上巫婆和一幅畫像,簡單的幾個擬人化的動物主角,在張嘉驊的筆下,營造出生動活發、離奇和熱鬧的場景,在這一團混亂中,又能理出人性的真善美的一面。
    恐龍阿瓜,在故事裡是一位很自戀,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的人,尤其對住在隔壁的雙頭驢東東和西西更是表現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看不起他們,嘲笑他們。這種情況對應到現實的人類社會,的確是常有的事,同事、朋友、同學、親戚、鄰居間,經常發生糾紛,這也是原因之一。這種心性高傲的人,其實並不是壞人,只是惹人討厭罷了。
    人生每一刻都在不斷變化中,一個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人,很可能因為某種無法事先預測的原因,一夜之間他的聲望和地位就跌到谷底。說這種人倒楣、運氣不好都行,但是當身邊的朋友、親戚、同事、鄰居、同學不幸發生這種情況時,你是袖手旁觀或是陪伴他,協助他度過難關呢?向來高傲的人,可能難以忍受自己會有落難的一天,也不願意接受朋友的同情和協助。這種狀況也常在我們身邊發生。但是,最後,事情總會過去。從不幸發生意外事故到困難獲得解決的這一段時間內,會發生更多的事,這許許多多的事加起來,就可以看出人性善良或邪惡的一面。在這段時間內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也正好是我們人生旅途中重要的學習和成長過程。
    恐龍阿瓜經常嘲笑鄰居驢子有兩個頭,而且兩個頭總是意見不同,天天吵個沒完沒了,讓阿瓜當成娛樂節目在看。但是當阿瓜的尾巴不幸中了魔法,他的頭和尾巴有了各自的思考和性格,尾巴開始做出阿瓜完全無法控制的瘋狂事情,讓他原來過得優雅又美好的日子完全改觀。阿瓜在跟自己尾巴奮鬥的過程中,讀者讀來笑料百出,但阿瓜可是痛苦萬分;他驕傲的不願意尋求平時看不起的鄰居驢子的協助。這時的阿瓜跟雙頭驢有什麼差別呢?
    張嘉驊筆下,藉這個可愛又熱鬧的故事告訴讀者,笑人等於笑自己,宇宙會回應你的想法,所以平時要多說好話,多存好心,多做好事,以真、善和美對待別人,這種種的好,最後都會回到自己身上;若總是想別人的錯,嘲笑別人,看不起別人,最後這所有的壞心眼和壞事,也都會回到自己身上。
    讀完《恐龍阿瓜和他的大尾巴》,心有所感,書中的每個角色,都有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鏡的地方。這是一個很適合小朋友閱讀的好故事。
關於恐龍和我們的大尾巴  
    關於恐龍,以前流傳過一個笑話──
恐龍體型龐大,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由於身體長,神經系統也長,因此恐龍對於訊息的感應總需要花點時間,反應特別慢。有一天,有隻恐龍被人狠狠的踩了一腳,大約過了半年,他才感覺痛。抬起頭看看四周,沒看到半個人。這隻恐龍非常不解的問:「咦,是誰踩到我的尾巴?」
這個笑話有個結論,認為恐龍的滅絕不是因為隕石撞擊地球、造成地球環境的改變,而是笨死的!這個笑話說,恐龍絕對是笨死的!
    當時聽到這個笑話,我哈哈大笑,加油添醋的也跟著一起嘲笑恐龍,說恐龍生下來的蛋不叫恐龍蛋,而叫做笨蛋。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經歷了很多事情,偶而一愣,發現自己其實也蠻像恐龍的。人生之中有很多的痛要在半年之後才感覺得到,甚至得花更久的時間。說恐龍笨,反應慢,自己還不是一樣?那時我才明白,嘲笑就像回力鏢一樣,一旦你把它甩了出去,它就有回來的時候。這個體會讓我寫了《恐龍阿瓜和他的大尾巴》。
    這個故事同樣是關於恐龍和嘲笑的,不過它的結構跟那個笑話完全不同。在這個故事裡有隻恐龍叫阿瓜,只因隔壁住的雙頭驢東東和西西每天總為一些芝麻綠豆般的小事而吵架,幾百年來,阿瓜總愛嘲笑他們。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情況下,阿瓜的大尾巴不小心被巫婆的魔法棒點到,變得會思考,整得阿瓜好像一個呆瓜。
    阿瓜從原先只有他嘲笑別人的分兒變成了一個被嘲笑的對象,這對他的自尊心是多麼沉重的打擊呀!但是怪得很,雙頭驢東東和西西並不嘲笑他,反而想幫助他。由於「一心一意」想幫阿瓜的忙,東東和西西這兩個長在同一個身體上的驢頭居然不吵架了,開始懂得協商。不過他們畢竟是「驢頭」,越幫越忙。最後,尋找魔法棒的巫婆也插進來攪和,壞脾氣夾雜著一陣陣閃電,搞得阿瓜差點四分五裂。這是一個很好笑的故事。
    當初在《我們的》雜誌上連載的時候,頗受小讀者的歡迎,把很多小朋友笑得都在地上滾來滾去。不過許多年後,重新再看這個故事,我卻有點想哭。阿瓜的大尾巴會思考,老問:「我是誰?我到底是誰?」它曾經以為自己是一條蛇,一條水管,或一條電線……它能想像自己是任何東西,就是無法想像自己其實是恐龍的大尾巴。
    老實說,一個人活在世上,最怕的就是身不由己,或身上有某個重要的部分老跟你作怪,但偏偏我們常遇到這種事情。
    在我們身上,有些東西會蠢蠢欲動,為了實現它的自我,總是莫名其妙帶著我們團團轉,最後弄得我們疲憊不堪,還被人叫成傻瓜。這真是我們的人生寫照啊!越說我越想哭。原來我們的的確確都是恐龍阿瓜,而且都有一條自作主張的「大尾巴」。
    由於這個體會,我越來越相信一個講法:好笑的故事在其背後總蘊含著一些深刻的涵義。高明的喜劇總是先讓人笑而後讓人哭的。當然,故事背後的涵義總需要讀者去發現,讀者若沒發現,很可能在讀故事時也只是笑一笑而已。
    恐龍阿瓜的確是「納西瑟斯」形象的再現,雙頭驢的確隱喻著我們不協調的個體。
    愚蠢的確是需要治癒的──多少年來,我就是為了治癒自己的愚蠢而在努力。但願我們都能關照好我們身上的每一部分,讓智慧真正貫通,而不是局部的體現在我們「老以為自己是誰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大尾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