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這間餐廳位於山腰,我們唱歌的包廂在三樓,推門走到陽台上,就能看見遠處的城

市夜景,燈光熠熠,非常美麗。

握在手心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深吸一口氣,我拿起手機凝神望去,這次是LINE的訊息,是嚴翔傳來的。

「也吃太好了吧?這麼熱鬧!」

嚴翔LINE上的大頭貼是他的機車,他宣稱那是他的小老婆,我曾經坐在那台機車上,跟著他一起穿梭大街小巷。

我回了句:「羨慕嗎?」

訊息秒已讀,我臉上忍不住漾開笑容。

「狂歡還有時間LINE我?」

「現在是休息時間,他們都喝瘋了。」

「哇,喝酒啊,妳有喝嗎?」

「今天沒有。」

「那就好。騎車小心一點啊。」

我抿了抿脣,決定耍點小心機,「我沒有騎車,是別人載我來的,只是原本說好不喝酒的司機現在已經爛醉如泥了。」

「什麼?那妳怎麼回去?喝酒不許騎車啊!」

「他這個樣子也沒辦法騎了啦!等等再看情況,可能那些沒喝酒的同學得要辛苦一點,分幾次騎車載大家回去吧。」

「聽起來有點危險,妳要小心。」

望著LINE裡一行行充滿溫度的字句,我就是在等待這樣的關心,嚴翔永遠會用這種方式陪在我身邊,我知道他永遠都會這麼在乎我。

打開臉書,點入他的個人相簿,瀏覽他的一張張近照,他最近開始健身,長了些肌肉,變得更有魅力了。

有時我很同意女人是矛盾的,當初明明是我先放開他的手,但我卻沒有一天忘記過他。

我的前男友,嚴翔。

「笑得好甜,我想珍藏那個笑容。」

身旁冷不防傳來男人的聲音,嚇得我差點將手機摔在地上。

我驚愕的看向站在我左方的王澤旻,絲毫沒有察覺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瞧他一派閒適,似乎已經待在這兒觀察我好一陣子了。

「學、學長……」我有些心虛,卻不明白自己到底在心虛什麼,「你什麼時候……」

「我站在這裡好一會兒了,看妳傳LINE傳得很開心,就沒打擾妳。」學長淡淡往我一瞟,目光隨即又落向遠方的夜景,「妳笑起來有酒窩,滿好看的。」

是、是嗎?我心裡不由得暗暗一喜,被稱讚的感覺還不錯。

「跟男友聊天?」他語氣裡有一絲調侃,「笑得這麼甜蜜。」

「啊……」我瞥了一眼手機,沒多想就迅速關掉螢幕,支支吾吾地解釋:「是以前的朋友啦,剛好在聊些有趣的事。」

「哦,我本來以為那是妳男朋友呢。」

「哪是啊!」我聳了聳肩,「我還是單身,哪有什麼男朋友。」

學長突然轉過頭來看我。

與其說是看,不如說那是一種深深的凝視。

他沒有說話,我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能呆站在原地,承受他直接的視線……

為什麼學長要這樣看著我?

一陣莫名其妙的尷尬氛圍蔓延開來,我有些慌亂的避開他的視線,學長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真的讓我有點、有點難為情啊!

「對了,我是出來找妳的。」學長終於出聲了,「妳同學好像喝得有點多啊,我看他連走路都有問題,更不用說騎車載妳回家了。」

「啊……真是的,他幹麼喝這麼多啊。」我回頭往包廂望去,連在陽台都能聽見小成鬼哭神號的歌聲,「他今天不知道怎麼了,下午心情就不太好。」

「在社辦時感覺還OK啊。」學長也轉過身背靠著圍牆,正好看到有人腳步虛浮的往廁所走去,「你們感情很好呢!他連妳晚上不適合騎車這種事都替妳想到了。」

「我們是同班同學,交情確實還算不錯,就算他沒想到,白佳雯跟波波也不會坐視不管,那叫我……」我有些無奈的自嘲,「平衡感爆差。」

「那妳擅長什麼?聽說妳以前是管樂隊的?」學長換了個姿勢,手肘隨意向後擱在牆頭,姿態看起來……有一點兒帥氣。

他知道我曾是管樂隊這件事不讓人意外,大一剛入社時,大家都被要求輪流上台自我介紹。當時,我就說了我高中時曾擔任管弦樂團成員,擅長薩克斯風,只可惜升上大學後便沒有機會再練習了。

「薩克斯風。」提到喜愛的樂器,我難掩驕傲。

「對,我想起來了,那時大家還嚷著要妳表演……」學長眼珠一轉,彈了一記響指,「不然這次送舊,就由妳上台表演吧。」

「啊?不要啦,我很久沒練習了。」我瞪大眼睛,想起那塵封已久的樂器,頓時一陣心慌,「太丟人了!」

「怎麼會?妳不是說妳有上台公演過?」學長一臉不信。

「那是高中時候的事了,那時我天天練習,熟能生巧,當然表現還不錯,現在的我早就生疏了,上台表演什麼的絕對不行啦!」我認真的扳起臉來,「拜託學長可千萬別去瞎提議喔!」

學長語帶惋惜,「真可惜,我還滿想聽妳演奏的。」

「我也很懷念當初高中那段參加樂團的時光啊,被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想念我的薩克斯風了。」其實它根本好端端的躺在台北家中,只要我想,回家的時候我隨時都能把它找出來。

晚風徐徐吹來,季節即將入秋,十分怡人,我愜意地輕呼出了口氣。

此時包廂裡突然一陣兵荒馬亂,波波氣急敗壞的喊叫聲傳來,不知道是誰直接趴在廁所裡睡著了。

「大家怎麼這麼high啊……」我皺眉,想要進去幫忙。

「剛考完期中考的解放狂歡吧。」學長淡淡一笑,直起身子走向包廂,「時間不早了,不能讓他們再這樣鬧下去,我去幫忙。」

我愣在原地,凝望著學長挺直的背影往前走去。

啊……我傻在這兒幹麼?我不是也要去幫忙嗎?

「我也去。」我連忙跟著邁開步伐。

包廂裡的情況已經全然失控,連白佳雯都醉得一直胡言亂語,社長跟幾個學姊趕緊安排調度待會兒大家該怎麼回去,學長則去洗手間把趴在裡面睡死的人拖出來。

社長決定讓那些已經醉得失去意識的社員搭計程車回去,每車並至少搭配一個清醒的社員進行護送,由我負責打電話叫車。

打完電話後,我陪波波去跟餐廳老闆道歉,老闆責怪我們把場地搞得亂七八糟,結帳的時候還多貼了一筆清潔費,社長說了從社費支出。

折騰一輪下來,我只覺得全身乏力,癱坐在餐廳外面的等候椅上,看著社長把最後幾個爛醉的傢伙一一扶上計程車,包括小成。

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目光落在店門口右前方的那一排機車上,看來明天有不少人睡醒之後得要來這兒牽車了。

「喏。」一個紙杯突然出現在我面前,我愣了一秒,向左上方望去。

學長倚在門邊,伸長了手把杯子遞給我。

「啊……謝謝!」接過紙杯,一陣暖意透過掌心傳來,山區的深夜的確有幾分涼意,忙了一晚又累又渴,學長這杯熱茶來得及時,喝起來格外暖心。

我端著杯子小口啜飲,熱茶的溫度適宜,並不燙口。

「所以呢?妳要怎麼回去?」

「咦?」學長問得真好,剛才一陣忙亂,我完全沒想到這個問題,「我等等看波波她們……」

「我載妳回去吧!」學長迅速下了個結論,說完就伸手要接過我手上的紙杯,「喝完了嗎?杯子給我,我拿去丟。」

「咦?」我還沒來得及反應,手上已經一空。

學長拿著紙杯旋身往店裡走去,我遲疑了兩秒,趕緊也跟著走回包廂,拿起我的包包和外套。

重新回到店門口時,學長正好整以暇地站在門口等我。

「學長,你有多的安全帽嗎?如果沒有我再跟其他人借借看。」

「當然有,不然怎麼敢說要載妳回去?」他挑了挑眉,直接往外頭走去。

波波與三個男生坐在店門外的長椅休息,那幾個男生都還喘著大氣,也是,畢竟「搬運」酒醉的人可是很費力的。

「啊……李依珣,妳要回去了喔?」波波雙眼迷矇,滿臉疲憊。

「嗯,學長會載我回去。」我有點擔心他們一行人,「你們還好嗎?怎麼看起來都一副很累的樣子?你們要怎麼回去?這樣騎車會不會很危險?」

「我們只是覺得累,不是喝醉酒,意識都還很清醒,沒事的啦。」副社長拍拍胸脯,「我會負責載波波回去,妳放心。」

「神經病,我自己有騎車。」波波推了他一把,「我要再找間店吃一頓,補足剛耗掉的精力。」

「還吃啊?」連我都由衷佩服,照波波這種肆無忌憚的吃法,怎麼還能維持如此穠纖合度的身材?

「很晚了,大家各自小心,早點回去吧。」學長說完,逕自往那排機車走去。

「拜拜!」幾個男生隨意揮手道別,社長連連喊渴,跑進店裡倒水。

看著學長將摩托車從車陣裡牽了出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緊張,坐上機車後座

時,心跳更是不受控地突然加速,一時連手腳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擺。

平時也不是沒坐過其他男生的車,但也許因為對方是學長,才會讓我感覺有一些些

不同。

至於究竟是哪裡不同,我也說不上來,可一路上我的嘴角都是上揚的。

機車馳騁在黑夜寂靜的馬路上,學長的車速並沒有很快,而且他騎車真的很穩,比小成穩多了。

「啊,學長!」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主動打破沉默,「那個……我聽說你電腦很

強?」

「嗯,還算可以吧。」他微微側首,「怎麼?妳電腦有問題嗎?」

我厚著臉皮繼續說:「對啊,最近開機有點不順,用起來也時常覺得卡卡的,我可以回去確定問題後再LINE你嗎?」

我可無法理直氣壯說出「幫我修電腦」、「你什麼時候幫我看一下」這種話,不管怎樣都不能理所當然地請人家幫忙嘛!

更何況我跟學長又不熟,一直到今天才有機會和他多聊了幾句。

「這樣太麻煩了,如果妳不懂電腦的話,妳就算透過LINE發問,也沒有辦法自行解決。」學長應允得很乾脆,「找一天我到妳家去看看吧,我直接檢查比較快。」

哦哦哦哦!這麼好!我難掩內心的雀躍,極力要自己千萬別笑得太開心,不想讓學長察覺到我的喜悅。

「這樣好像有點太麻煩你了。」但是學長說得很有道理,我不懂電腦,說不定連哪兒出了問題都描述不清楚。

「不會,那約明天晚上怎麼樣?」學長迅速敲定時間。

「呃……我明天晚上要打工,後天好了。」

「打工?妳在哪裡打工?」

「就那間熟男臭臭鍋。」學生有時會為鄰近學校且常去造訪的店家私下另取暱稱,只要一提起,不用多解釋大家都能心領神會。

「哦……是嗎?我常去那間店耶,怎麼從來沒看過妳?」學長顯得有些訝異。

「我上個月才開始打工的啦。」我半開玩笑地說:「歡迎光臨,學長以後也要常來光顧小店喔。」

「那有什麼問題,我最喜歡吃鍋了!」

今晚聚餐的餐廳離學校不遠,離我住的地方也只有十分鐘路程。下車之後,我把安全帽還給學長,並再三向他道謝。

「趕快進去吧,小心安全。」他拉下全罩安全帽的面罩,動作很帥氣。

我揮手向他道別,轉身進屋。

我的住處是專門租給學生的房子,進門後有一條公共走廊,走廊兩邊是一門間約莫五坪大小的套房。現在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半了,就算大學生習慣晚睡,還是要放輕腳步,免得惹人不快。

我輕手輕腳地打開房門,深怕動作一大就會吵醒樓友,此刻四周寂靜一片,若是不小心把鑰匙掉在地上,大概整層樓都會聽見。

回到房間,把脫下的外套掛好,我發現自己竟不自覺在哼唱著一首旋律輕快的歌曲。

雖然今晚的聚會不盡完美,但我的心情就是特別好,大概是因為意外跟學長變熟了不少吧。過去總覺得學長姊似乎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不是很好親近,所以從來也不會想主動和他們搭訕,更沒料到王澤旻外表看起來酷酷的,個性卻還挺平易近人的。

從包包裡找出手機,嚴翔的訊息驀地跳了出來:「妳玩瘋了喔?都沒等到妳的下文,不回應了?先睡了,晚安。」

我忍不住脣角微勾,回了嚴翔一張晚安的貼圖。

抬首,我瞥見鏡中的我嘴角浮現酒窩,臉上盡是掩不住的開心。

偏了偏頭,我想起學長今晚對我說過的話。

「我想珍藏那個笑容。」

我笑得很甜嗎?

他真的想珍藏我的笑容嗎?

想到這裡,我又忍不住笑了,不知道是因為嚴翔,還是因為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