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用旅行來開拓人生可能性



旅行在現今社會幾乎已成全民運動,因此旅行節目幾乎是綜藝界百做不膩的素材之一。在韓國,一提到羅PD,大眾第一反應大部分都是旅行專家,無非是因為他擔任主製作人後的所有節目都是跟旅行有關,其中我個人認為最經典的,莫過於羅PD的第一個旅行節目「兩天一夜」。「兩天一夜」第一季總共製播五年,在這期間,羅PD跟製作團隊們也將旅行的方式與意義做了各種嘗試,在羅PD之後製播的「花漾系列」、「一日三餐」跟「新西遊記」節目中,也都能找到類似「兩天一夜」的旅行企劃精神。

一般常見的旅行節目,都是製作組事先進行規劃,接著按表操課地進行拍攝。出演者用製作組安排的交通工具,在幾點幾分到達當地知名景點,在指定安排的位置說著製作組已經擬好的介紹臺詞,到了吃飯時間或是要介紹當地美食,也都是往製作組安排的餐廳,所有費用一律都是製作單位支付……這樣的旅行方式,不曾在羅PD的節目中出現。

「兩天一夜」是在韓國境內進行兩天一夜的旅行,每兩週拍攝一次,每次拍攝為期兩天。剛開始「兩天一夜」的旅行方式,是由製作組僅僅告知當晚要住宿的地點,然後以遊戲來決定哪位出演者要貢獻自己的保母車,開車載著所有出演者前往,製作組不給予任何支援。要走哪條路,途中要經過哪些地點,都是由出演者自行決定。在這樣的模式下,延伸出各種人事地物的變化。

人的變化,是在原有出演者外,加入其他一起旅行的嘉賓,像是〈朋友特輯〉邀請非演藝圈的朋友一起參與旅行;〈外國朋友特輯〉是邀請在韓國念書的外國人,〈外國勞工特輯〉則是邀請離開家鄉、來到韓國工作的外國勞動者,也有韓國國民組隊報名參加,甚至還有從一歲到一百歲的不同年齡中徵選觀眾一起旅行的〈百位國民特輯〉。其中更多的是旅行途中,在路上遇到的當地民眾,也常常成為節目的主角。

地點變化像是製作組將目的地決定權交給出演者,甚至是當場才決定的自由旅行,或是在兩天的拍攝期間,製作組把出演者分開送往韓國東南西北方的島嶼、瀑布、都市,出演者需在這些不同地方完成製作組的指定任務後,才能回到當晚住宿點。

事物變化則是以各種遊戲來決定旅行零用金、交通工具、三餐飲食甚至是住宿方式的等級。因此每個出演者一天可能只有約三十元臺幣零用錢,或是根本毫無分文地度過。若沒有贏得遊戲,在身無分文狀態下靠搭便車到達目的地,或一天只能吃一頓飯,甚至當晚睡在屋外以帳棚度過一宿也是很正常的。這樣去爭取福利的遊戲,在「兩天一夜」稱為「福不福」。

更進階的旅行方式是以特定主題旅行,像是〈女演員特輯〉、〈泡菜之路〉或〈全國農村五日市集〉、〈韓國人飯桌〉跟〈漁船特輯〉等等方式進行。雖然只是兩天一夜的旅行,但是「這次又會是怎樣的旅行?」「看到怎樣的風景?」成為「兩天一夜」觀眾的每週期待重點。

之後製播的「花漾爺爺」、「花漾姐姐」到「花漾青春」,也是以類似的方式進行,不同成員的變化,到海外旅行,但是拍攝時間拉長,且捨去遊戲「福不福」,拿著適當的(製作組單方面認為的)旅費進行。「一日三餐」雖然是都市人在鄉下生活的實境節目,但遠離都市到鄉村、過著什麼都不做的日子,是跟旅行很相似的過程,都是離開日常,在一段時間內轉變另一種生活模式。

「新西遊記」則是羅PD闊別「兩天一夜」將近四年之後,重新召集原班人馬,包含出演者到工作人員,以觀眾以熟悉的遊戲「福不福」方式進行,但也加入「花漾旅行」的海外拍攝元素,到中國取景。

放眼國內外,好看的旅行節目其實很多,然而羅PD的旅行節目之所以耐看且持續受到歡迎,不僅僅是因為變化著不同旅行方式,而是在他的旅行節目中,出演者們是「真正」地在旅行。就像我們在旅程中吃喝玩樂、逐漸卸下心防,在旅途結交意外的朋友,甚至是希望將眼前美景跟心中摯愛分享的心情變化的整個過程。羅PD活用旅行元素,去真實呈現人與人之間的真心相待與生活故事,是他的節目更有價值的部分。





創意是心悅的勞動



「創意是讓我很心悅的勞動。」當我請羅PD先以一句話來詮釋何謂創意時,正喝著我帶去進貢的珍珠奶茶的羅PD,不假思索地邊咬著嘴中的粉圓邊說出這句話。

看過許多教導創意發想的書籍的我,從沒聽過這樣的回答,覺得真的很新鮮。

「為何會用硬梆梆的勞動說詞來形容創意行為呢?」我不解地問。

羅PD將口中的粉圓吞下後,徐徐道來自己的解釋:「一直以來,人們在提到創意時,都會覺得產生創意需要天賦、得具備特別的訓練,但對我來說,創意其實跟每日勞動是一樣的。當然天才一定能很快產生很好的創意,像蘋果電腦創辦人史帝夫.賈伯斯就是這樣,但我認為許多不聰明的人聚在一起,只要經過練習,還是能跟天才一樣誕生許多創意。像我在一個很棒的團隊中,我們一起花了很多時間發想創意,最終順利完成目標的工作,就是很甜蜜的創意勞動。雖然很辛苦,也要花很多時間,但卻是讓人心悅的勞動。」 

啜了一口珍珠奶茶後,羅PD繼續解釋他是如何進行這樣的創意勞動:

「簡單地說,創意勞動就是去找出我喜歡的、別人也喜歡的、一般人也會喜歡的事情,但因為我不是天才,當然要花很多時間去確認,找出哪些是可行的,但隨著經驗累積,會更有效地去進行。」



創意是發現,不是發明



當我們說起創意,往往覺得最困難的部分都是:「創意到底是什麼?要去哪裡找出創意?」我對羅PD說出自己的苦惱。

「嘿~蘑菇,別把這塊想得太複雜,並不是要憑空出現一個驚人的想法才是創意,我想很多人都是因為這樣才會覺得很困難,對我來說創意就是在現有基礎上去加入一個新的元素。這個「新」不見得是要全新、都沒有出現過的,而是只在現有基礎上去加入一個新的元素就可以了。像「花漾爺爺」只是在很常見的背包旅行節目中,加入「老年人」這個新元素。「一日三餐」也並非是第一個去鄉下旅行,過著短暫生活的節目;但捨去傳統綜藝節目玩遊戲橋段,把目標放在每日做三餐,這對觀眾來說就是很新鮮的設定。所以只要能找到一個新的方式去執行既有的模式,我就認為是創意,這絕對不是憑空發明出來的。」

一邊聽著羅PD的解釋,我一邊想起曾看過羅PD在某次CJ集團所舉辦的內部創意講座中,也分享過類似的概念。他當時把這樣的做法稱為「半步創意法則」。不能一步,選擇半步的理由,是因為羅PD認為這樣才能讓觀眾們舒服地接受自己的想法,不會因為走得太前面而感到排斥。

確實也是這樣,只要是長期收看羅PD節目的觀眾,一定都會跟我有類似感受,羅PD節目創意都不是那種破格驚人的想法,反而如他所說,都是在他先前打造的基礎上再去進化,讓觀眾們在最輕鬆狀態下一起跟著他節目成長。





「人」是最好的創意素材庫



節目製作人是每日都需要跟創意賽跑的職業,羅PD卻說自己並不會為了創意而刻意去做功課。

「我的創意基本上都是取材自生活周遭的人事物。一般說到創意發想時,都會說要多閱讀、看電影等等,這些我當然也會做。然而做這些事情的本身,與其說是為了工作,更像是我個人的休閒興趣。如果真的要想說我平常為了創意,到底會去做什麼事情,我想應該就是我會去關心、去問跟聽我周遭的人正在發生的大小事,再從中梳理出一些新想法。我每天都會進行很多對話:『昨天怎麼過的啊?做了什麼事情啊?』『最近有沒有吃到什麼好吃的東西?』『最近過得如何呢?』等等。我一直都是從這樣大量的對話進行中,去發現大家現在關心怎樣的議題,或者想做些什麼事情。雖然每天這樣和不同的人對話會花去我很多時間,卻也是能獲得更多靈感的方式。」

這幾年來,好幾次跟羅PD碰面聊天時,我也感受到他非常喜歡觀察正在周遭發生的人事物。我曾經觀察過他觀察人的樣子,當然不是那種目不轉睛、盯著陌生人看的極端作風,而是以一種不經意地東張西望的方式看著四周;或許你感覺不出他關心過你們談話的內容,卻可能在日後某次聊天時,才驚覺原來他把那些不起眼的事情都記住且放在心上,並在適當時間再度提出詢問。



對萬事萬物保持好奇心



「但是,我並不會因為要從人身上取得創意,而抱持著這樣特定目的去跟人對話,如果這樣做,人生真的太累了!而且這樣的交往也過於刻意,我累、對方也累。我只是會從日常閒聊中,去思考『他們為何會去這裡,因為要做什麼嗎?』比如有個後輩PD在辦公室閒聊時,說自己昨天去百貨公司買了東西,那我就會接著問:『去買了什麼啊?為何要買這個?』」羅PD深怕我會誤解他所說的觀察是帶著目的性的刻意,趕緊再往下解釋。

習慣去思考深究背後原因的好奇心,驅動了羅PD製作出「一日三餐」這個風靡韓國,打破傳統綜藝型態的新型態療癒型節目。

「有一天,我跟李佑汀作家在公司附近吃晚餐,跟所有上班族一樣邊吃邊罵公司真沒人性,只會壓榨員工(笑),我跟李作家罵著罵著就突然說出:『啊~真想去鄉下度過一段假期,找間民宿住著,哪裡都不去,什麼事情都不做,每天只想吃著三餐,然後躺在屋子裡看漫畫……』那晚就這樣以說著不像話的話結束。

「隔天我在辦公室對著其他同僚們說起這個不像話的想法後,卻意外引發大家的共鳴,每個人都說:『真的!好想這樣擁有這樣的假期,如果可以什麼都不做,那該有多好啊!』

「甚至延續這個不像話的話,大夥說起:『我們乾脆集資一起在鄉下買間度假小屋,這樣以後誰想去度假都很方便!』

「蘑菇,妳一定知道,通常上班族遇到這種非現實的事情,都會異常認真地執行,我們真的就開始分頭看起韓國各處鄉下的房子跟價格。(笑)

「幾天後,各自去做了功課的我們又再度聚在一起討論買房子的事,聽到每個人回報的房價,都說:『天啊!一間鄉下度假小屋竟然比首爾市區房子還要貴!』雖然當時我們已經下定決心要拿出各自私房錢(?),但是這房價還是貴到無法負擔,只好悻悻然取消了這個計劃。然而這件事情卻又觸發我的好奇心:『為何鄉下房價這麼貴?這跟我對於鄉下地價應該是便宜的認知差異太大了。』為了解釋這個疑惑,我們又開始去問問周遭朋友,這才知道原來都會人都很嚮往鄉村生活,因此近年來都在鄉下購置周末渡假用的房子,這反而讓鄉下房價開始往上飆升。

「雖然我們團隊的度假小屋購買計畫失敗了,但這個過程,卻讓我抓到一個很重要的訊息:『都會人渴望的鄉村生活』。因此在那之後,我跟團隊便開始思考『一日三餐』這樣的節目概念。

「『一日三餐』進入企劃階段,還沒決定到底要用怎樣的方式進行時,我在辦公室逛來逛去,結果看到團隊的後輩製作人桌上有本很有名的生活雜誌《Kinfolk》;剛好那一期正在報導有機農生活,我邊翻著雜誌,又邊跟這位製作人開起玩笑地閒聊:「為什麼要過有機農這種無趣的生活啊?」後輩PD用著欽羨眼光回應說:「這種生活很棒!」如同『一日三餐』的開始那樣,這場對話雖然又在我跟後輩PD笑談之間結束了,但「有機農」這概念也留在我的腦海中。鄉下房價跟《Kinfolk》雜誌,讓我深刻感受到在都市辛苦工作的上班族是如何嚮往鄉村生活,也都希望藉由鄉村來療癒平日繁忙工作所產生的各種壓力。有了這樣的一個發現過程,我確認了鄉村生活的素材是我應該嘗試去製作的節目。

「我其實很喜歡跟周遭人進行這種漫談無目的對話,就像跟李作家或是跟後輩PD這樣的對話。雖然我們的工作經常需要開會,但我其實不喜歡開那種為了特別目的而舉辦的會議。當我在會議上說現在應該要做什麼、想做什麼的問答方式,是得不到真心話的,反而像這樣什麼都沒想的自由對話能讓創意出現,只是缺點就是會議時間會拉很長。」



比起企劃,誰來參與更重要



羅PD創意展現不僅僅在於內容企劃,在選定參與節目的藝人時,也常常讓人有耳目一新、驚呼連連的組合。

「創意之所以被稱呼為創意,是因為它打翻了人們原有的印象。」羅PD進一步跟我說明,他如何將創意運用在節目出演者的挑選上。

「剛剛有提到『花漾爺爺』的企劃,就是挑戰了一般人提起背包客身分時的既定印象。當初完成『一日三餐』企劃後,我們開始討論要找誰來出演。因為是去鄉下生活,是要靠著自給自足的有機農生活吃三餐這樣的企劃,通常製作組都會去找具備鄉村跟農夫這兩種形象的藝人。但我們卻認為不該是這樣,應該要去找跟鄉村生活不合拍的藝人。這樣觀眾才會感到新鮮,而想要收看。」

每當羅PD確認要製作新一季節目時,除了節目企劃之外,我確實最期待他又找了什麼樣的出演者來參與拍攝。就像富家少爺李瑞鎮能成為韓國第一挑夫,體貼地帶著爺爺們旅行;而光鮮亮麗的頂級模特兒出身的車勝元,廚藝竟然如此精湛等。因為人物印象與節目現實之間的反差感,所產生的化學效應往往是最迷人的,並且會讓觀眾意外發現這些人物隱藏未知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