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任性

接連幾日的陰霾,終於散去。

明媚的陽光灑落在襄陽侯府的後花園裡,將青石板路映襯得閃閃發亮。

徐念念坐在書桌邊上,右手支著下巴,漂亮的眼睛安靜的眯起來,整個人看起來特別空靈,她望著窗外,目光沒有焦距的發呆。

"喵……喵……"一聲貓叫,她回過神,隨手拿起手邊的吃食沖著窗櫺處扔了過去。

那貓兒一躥,順著房檐朝東苑跑去。

"夫人,您搭理那臭貓呢。惹得表姑娘又哭鼻子去和侯爺訴苦。"丫鬟岫紅氣惱的跺著腳。他們家大姑娘徐念念夏日裡意外落水,醒來後失去記憶,但是骨子裡依然對貓非常厭惡,老和表姑娘這懶貓較勁。

難道這貓兒頭上寫著表姑娘養的?

徐念念默不作聲,眼底閃過一絲悵然,若有所失的凝望著窗外蔚藍的天空。

到時候那男人又要來諷刺她一番,連只貓都容不得?

呵呵……

她甩甩頭,想什麼呢?

有些畫面,會莫名其妙的來到她的腦海裡,真真假假,分不清楚。她是誰,為什麼岫紅說她命大,她都記不清楚。

她從岫紅嘴巴裡聽到的自己,陌生、卻有些奇妙的女子。

一陣冷風襲來,吹開米黃色的窗戶,徐念念打了個噴嚏,烏黑的長髮輕柔的落在臉頰兩側。

岫紅急忙去關窗戶,拉著她上了床。岫紅捏了捏床上的被褥,囑咐道:"前幾日崔大夫說了,您的身子還需要養著,萬不可著涼,會落下病根的。"

徐念念深深的吸了口氣,道:"妳可曾和侯爺身邊的人說了,我要見侯爺。"

岫紅一怔,滿臉為難,侯爺哪裡是說見便能見的,尤其他們家姑娘和侯爺的關係極其惡劣。

徐念念無奈的搖搖頭,襄陽侯隋孜謙交換庚帖的妻子是她的雙胞胎妹妹徐嫣嫣,至於為什麼最後是她成為襄陽侯夫人,這就是一段離奇的替嫁故事。

他們說,徐念念是京城才貌兼備的難得女子,出身名門望族徐氏,內閣宰相徐氏嫡女,打小被父母捧在手心中撫養長大。但是此女性格過於剛毅,骨子裡極其驕傲,愛恨分明,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癡戀隋皇后嫡親弟弟襄陽侯隋孜謙。在人家擺明不想招惹她這尊大佛後依然固執代妹送嫁,讓隋徐兩家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笑柄。徐念念心口一疼,對著鏡子中的自己念叨,傻瓜,一個男人而已,妳為何如此偏執。

這世上有什麼比好好的活下去還重要。妳有父母,他們該多麼傷心。

岫紅見她如此,心裡多少有些許輕鬆。

對於姑娘這種性格剛烈的人來說,失憶簡直不能再好!愛和恨都一筆勾銷。

喜歡是一把雙刃劍,曾經的姑娘就是太過癡狂,哪個男人會喜歡太主動的女孩?隋孜謙會下聘徐嫣嫣,還不是外面都說嫣嫣性格溫順,知書達理,實乃賢婦之選?"侯爺!"一道明亮的聲音劃過西苑。

岫紅聽到院子裡丫鬟的叫聲,快速的給徐念念蓋好被子,取了塊軟毛巾伏在她的臉上,小聲說道:"太陽真是打西邊出來,說曹操曹操便到,小姐,您還是裝著身體弱一些的好,興許可以觸動侯爺心裡的憐憫之情。"

徐念念見她說得認真,好笑的揚起嘴唇。

這世上哪裡有什麼一見如故,不過是彼此相互喜歡。反之,所謂厭棄,不過是不喜歡罷了。現在的她於他,亦是如此,談不上什麼念念情深。

一個男人若是喜歡妳,妳做什麼他都會歡喜,若是不愛妳,妳就算是跪著磕頭一路爬到了他的腳邊舔著他的腳趾頭,那人也不會多看妳一眼的。

她不由得一怔,為什麼會如此想?

她倒是突然看得開……

岫紅小跑著轉身恭敬的行禮,道:"侯爺,少夫人剛剛吃過湯藥。"

隋孜謙淡淡的嗯了一聲,來到徐念念的床前,不耐煩的目光凝望著她,說道:"妳身子好些了?"

徐念念將手絹捂著嘴角,點了點頭。她抬起一雙清澈的明眸,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別人嘴裡的夫君,襄陽侯隋孜謙。

"明日相國夫人會過來。"聲音依舊是這般冷硬低沉。

徐念念怔了一下,難怪他會主動過來,原來她娘家要來人探望了嗎?

徐念念心底有了計較,乖巧應聲。

襄陽侯漠然的望著徐念念,目光很生冷,他的臉龐英俊剛毅,眉眼分明,嘴唇薄而紅潤,下巴堅挺有型,鼻樑高直,眼睛狹長,眸底深邃,但凡是個女子就會忍不住多看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