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入宮

莫祈寒到達龍陽宮的時候,莫馭明午休剛起床,梳洗之後,太監們端上來茶點和水果,然後便都退下了。

「寒兒,你今天的政事都處理完了嗎?」莫馭明執起一瓣桔子放入口中,又拿起一瓣遞給莫祈寒,莫祈寒接過,吃下後才小心的說道:「父皇,政事處理的差不多了,兒臣還有一事想請教父皇,之前夢青在莫祈冥的秘室中見到了一幅畫像,回來後便臨摹了一幅給兒臣,兒臣完全不認識那畫中女子為何人,後來和父皇相見,又雜事繁多一時忘記詢問父皇,前日漫漫偷溜進了香壇居,看到了那畫,兒臣才記起這件事。」

「畫像?在哪兒呢?」莫馭明一顆葡萄撚在指間,疑惑道。

「在這兒。」

莫祈寒將畫軸擺在桌上,緩緩打開,莫馭明起身走近,視線定格在了那畫中女子的臉上時,眼眸立刻變得呆滯,震驚,僵硬。

「父皇?」莫祈寒輕喚了一聲,看著莫馭明的表情,眉頭擰成了一條線,目光立刻回到畫像上:「父皇,您認識這女子嗎?她是誰啊?」

莫馭明陰鬱著臉,蹭的背轉了身子,不再看一眼那畫像,語氣急促的道:「把它收起來。」

「是,父皇。」

莫祈寒茫然不已,只好聽話的捲起了畫軸,而莫馭明已經走回了原處坐下,撚起一顆葡萄,卻是手指抖了好幾抖才放入口中,食不知味的問道:「你說這畫像是在莫祈冥的秘室裡懸掛的?」

「是啊,這女子您知道她是誰,對嗎?」莫祈寒很小心翼翼的問道,看來,這絕不是一個普通女子,令母后變了臉色,又令父皇失態,會是什麼人呢?

「你聽著,這畫像千萬別讓你母后看到,明白嗎?」莫馭明略顯著急的叮囑道。

莫祈寒嚥了嚥唾沫,很是囧迫的小聲道:「兒臣已經拿給母后看過了。」

莫馭明一驚,蹭的站起了身,臉色立刻變白:「你母后看了之後是什麼反應?她說什麼了?」

「父皇,母后她臉色不好看,什麼也沒說,就讓兒臣問父皇那個女子是誰,然後……然後就回寢宮去了。」莫祈寒越說聲音越小,看著莫馭明緊張的神色,不禁跟著緊繃了身子。

聞言,莫馭明用力閉了閉眼睛,低喃道:「完了,完了,寒兒你害慘父皇了!」

「父皇,到底她是誰啊?兒臣怎麼害慘您了?」莫祈寒百思不得其解,那女子是莫祈冥的姐姐或妹妹嗎?可是也說不通啊,陵王妃只生了莫祈冥一子,皇家玉碟上並未記載還有別的女兒……難道?

「寒兒,你母后就說了那麼一句嗎?」莫馭明又著急的問道。

莫祈寒飄遠的思緒被拉回,抿了抿唇,艱難的點點頭:「父皇,母后她怎麼了?兒臣是不是做錯什麼了?」

「寒兒,你有所不知,這是三十多年前的舊事了,唉--」莫馭明嘆一口氣:「你母后又要為此跟父皇置氣了。」

「父皇,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那這女子她是……她和父皇是……」莫祈寒震驚的看著莫馭明,不敢胡亂猜測,可是又忍不住想到了那方面。

果然,莫馭明向後仰靠在椅上,沉默嘆息了半晌後,才緩緩開口:「這女子原是朕的妃嬪,封號愉妃,是太宗五年參加選秀入宮的,當時朕宮中妃嬪眾多,朕與你母后感情雖深,卻自風流,那愉妃生的美艷動人,舞姿領冠六宮,朕便一時沉迷於愉妃,而忽略了你母后,整整兩個月未踏進鳳辰宮半步,只是每日差人去探視,卻不曾想,你母后氣怒難平,將朕每日派去的李德厚擋在鳳辰宮外,不見任何人。」

「當時朕年輕氣盛,雖知你母后性子本如此,卻也震怒不已,便更加寵幸愉妃,也不准李德厚再去鳳辰宮探視,而與你母后賭氣冷戰,誰知,這一賭,便是兩個月,誰也不肯低頭退一步,直到那一日,鳳辰宮的大宮女偷著跑來求見朕,朕這才知曉,你母后竟在朕寵幸愉妃不久便病了,染了風寒不肯宣太醫,她性子傲,平日裡不向朕低頭,遇到當時那種朕三宮六院獨寵愉妃的情況,更是一怒之下不准宮人稟報朕,至那大宮女來報時,已寒氣入侵五臟,性命堪虞!」

「朕當下便心急如焚的趕去了鳳辰宮,驚見床榻上你母后已氣息奄奄,瘦若嶙峋,朕痛心疾首悔恨萬分,宣了太醫為你母后看診,守了她七天七夜,這才撿回了她一條命,誰知,她一清醒,便要……」

莫馭明眸子微閉,當年的畫面又不禁浮上眼前……

「皇上,臣妾自請廢黜皇后封號,貶為庶民!永生再不踏進皇宮一步。」梁傾城雙頰凹陷,黯淡無光的眼神卻寫滿了堅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