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上門找碴

朱家小院子中央,此番正站著兩位衣著華麗的婦人,正是衛三娘的兩位姐姐--衛大娘跟衛二娘。

兩位衛氏眉眼間都跟妹妹衛三娘有些許相似,衛大娘是眼睛跟她三妹妹比較像,衛二娘則是鼻子和嘴巴跟三妹妹像。

兩人雖然衣著華麗,瞧著言行舉止,似乎平時也是養尊處優慣了的,但就是不如衛三娘好看。

許是平日裡吃住得好,又不必為了生計煩憂,因此身上、臉上都是厚厚的肉。

衛大娘雖然白胖一些,但是畢竟個頭高,瞧著也就不覺得胖了,只覺得比之衛三娘稍稍圓潤了些。

可衛二娘則不同,衛二娘個頭矮,瞧著臉模子跟五官,倒是猜得出她年輕的時候是個美人胚子,可如今身子完全走了樣,要不是有一頭璀璨的頭飾,跟一身華麗的衣裳撐著,真是比那張屠戶的肥婆娘強不了多少。

見平日從來不登自己門的兩位姐姐來了,衛三娘趕緊招呼她們進屋坐,又將家裡幾個孩子都叫了出來。

衛二娘眉頭一皺,圓滾滾的眼珠子滴溜在衛三娘身上來回轉。

見她雖然穿得粗糙,可模樣還是如年輕時那般嬌豔,身形也纖細修長得很,哪裡如自己這般又矮又胖,一時間氣得火冒三丈。

"坐什麼坐?妳以為我閑著沒事吃飽了撐的來你們家喝髒水的?"

衛二娘氣死了,既氣自己如今身子走了樣,再不如年輕的時候嬌小玲瓏了,也氣妹妹三娘容顏依舊出眾,難怪二十年都過去了,那個柳世安還對她念念不忘呢……

她用手捂住胸口,尖著嗓子叫喚道:"快將妳家那死丫頭叫出來,我今日非要替娘好生教訓她一頓不可。小賤蹄子,膽敢不敬長輩,氣得娘在家幾天下不得床,我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不可。"

那日外婆大鬧敬賓樓的事情,朱福瞞得緊,回來一句沒有跟家裡人說,所以,衛三娘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檔子事情。

福姐兒怎麼就不敬母親了?

衛三娘輕輕蹙起秀眉來思忖,那輕蹙秀眉的樣子更是美得惹人憐愛,氣得衛二娘真想打人。

若不是瞧著這是在她家裡,若真打起來占不得便宜,她早就要欺負這個妹妹了,還由得她在這裡惹自己生氣。

見衛三娘一時間沒說話,衛二娘就扯著嗓子喊起來:"朱福,妳這個不孝的賤蹄子,還不快給我滾出來!我倒是要看看,妳如今如何厲害了,不但敢欺負妳外婆,還敢打妳舅舅了。如今妳外婆被氣得幾日下不來床,我就是來收拾妳的,小賤人,我看妳是骨頭硬了。"

朱福早就聽見動靜了,原先沒有出來,不過是趴在窗戶邊偷看,此番聽那肥婆母喚自己,昂著腦袋就出去了。

"小賤蹄子,妳這是喚誰啊?"朱福叉腰站在院子中央,將自己的娘親擋在身後,一點不害怕的樣子,倒是撞得衛二娘連連後退幾步。

衛二娘氣呼呼的,炸了毛,跳起來就罵道:"小賤蹄子當然是叫妳,妳……"

話才剛說出口,她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勁,又瞧見站在跟前的小賤人眯眼使勁笑,這才反應過來,抖著身子道:"好啊,妳還敢罵我!妳看我今天不收拾妳,妳,妳……"一邊說,一邊四處望,似是在尋找打人的東西。

朱喜跳了出來,伸手使勁推了衛二娘一把,直將衛二娘推得一屁股坐在爛泥地上。朱喜罵道:"給我滾出去!撒潑撒野竟然撒到我家來了,妳也不怕丟人!妳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滾!"

衛二娘的相公史阿旺,是外地來這裡做生意的客商,二十年前的時候就在這裡發了一筆橫財,從此往後便紮根了。

只是這二十年來,行商做生意一直很平穩,沒有再大發過,但是憑著老本也夠過好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