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找靠山

唐妤霜急匆匆的穿行在長長的抄手遊廊上,天寶、天香兩個丫鬟跟在她身邊,三個人幾乎是一路小跑著來到了二房院,還沒有進門,唐妤霜就聽見院裡一陣嘈雜的聲音。

"打。我叫妳打妳敢不聽?"這是自己的三妹唐雪萍的聲音。

"二太太,老奴求求您了,看在老太太的臉面上,大少爺就算是真的錯了,也等老太太回來了再說分明,如此的……實在是不合適……"奶娘求情的哭聲。

"老東西滾開。二太太是內宅當家的人,難道連管教一下子侄的權利都沒有?"唐雪萍的聲音尖利激動,任誰都聽得出來,她是多麼迫切的想要下人打大少爺。

"大少爺在學堂跟人打架,枉讀了詩書。丟人現眼的,叫別人以為我堂堂忠靖侯府的教養規矩不過如此。我今天教訓教訓他,也是叫他記住做人的規矩。"二太太的聲音嚴厲中帶著一絲高高在上的得意,彷彿一切都踩在她腳下的感覺:"來人,打十板子訓誡。"

唐妤霜已經進了院子,看到自己的弟弟唐嶼潛被捆在了院中的長條凳上,他的奶娘和丫鬟、婆子前後左右跪了四五個,連連的磕頭求著。

二太太帶著唐雪萍站在屋簷下臺階上,高高在上睨著。兩個婆子手持著板子,聽見了二太太的一聲令下,已經是答應了一聲舉起板子就要打。

唐妤霜冷聲厲叱:"我看誰敢打。"幾步過去站在了長條凳前,立刻叫人:"天寶、天香,給大少爺鬆綁。"

站在屋簷下的二太太郭氏居高臨下看著她,一雙眼睛冷冷的。如果眼光能殺人的話,她是真恨不能用眼光殺死唐妤霜。

天寶和天香剛答應了一聲,臺階上站著的唐雪萍就尖利的叫了一聲:"我看誰敢?"她一步就從臺階上跳了下來,跳到了唐妤霜的面前,伸出手指頭指著她叫道:"二太太的話大姐也敢不聽,這府裡面還有沒有規矩……"

唐妤霜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一伸手就狠狠的扇了唐雪萍一巴掌。

唐雪萍被打得長長的尖叫了一聲,整個人都往右側趔趄了一下,愣了一下就哭叫了起來。清脆的巴掌聲把周圍的人都給驚得愣住了,似乎誰也沒想到唐妤霜一個堂堂侯府千金,長房嫡親大小姐能不顧臉面的動手打自己的妹妹?

唐妤霜一雙眼睛冷冷的看著唐雪萍:"沒大沒小的東西。所謂的規矩、教養,在妳身上一點都看不見,枉妳還敢口稱規矩。"

唐雪萍挨了一巴掌吃了大虧,想要打回來卻又打不過,放聲大哭著轉身找二太太:"母親,母親……妳看大姐。"

二太太冷冷的盯著唐妤霜,她怎麼會聽不出來唐妤霜明著說唐雪萍,其實是在暗諷她?只不過,對於這個長房院的長嫡女,二太太還是有些顧忌的,並不敢來橫的。"大姑娘既然這麼懂規矩有教養,為什麼見了長輩不行禮?長輩在這裡教訓子侄,為什麼橫加阻攔?難道眼裡真的就沒有我這個二叔母?"

唐妤霜先冷冷的看了一眼在旁邊嚎哭的唐雪萍,這個二房院的庶女,已經被二太太調教成了為她衝鋒陷陣的一個傻子。這才冷冷的看著二太太道:"二太太要教訓晚輩,我並不敢阻攔,不過問一句為什麼,總不過份吧?總不成無緣無故的二太太就把長房院的大少爺捆綁了要打板子?即便是打一個下人,也要有說得過去的理由吧?"

"我自然有理由。"二太太仰著脖子道。

"什麼理由?"唐妤霜問道。

二太太就冷笑著道:"大姑娘真真的是好教養。竟然直著脖子質問妳二叔母。我就算是有什麼理由,何須要跟大姑娘這個晚輩交代?妳有什麼資格過問?"

唐妤霜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她,幾乎是一字一頓的道:"我雖然是晚輩,可也是長房院的老大,我長房院父母親沒了,看護弟弟的責任自然是我這個老大承擔。二太太如今要打的是長房院的嫡子,我為什麼不能過問?"

她一伸手指著唐雪萍:"一個二房院的庶女,她媽就是個卑賤的婢女。也敢在我長房院上躥下跳,也敢指使下人動手打忠靖侯府的長嫡子。眼裡沒有長幼,沒有規矩的到底是誰?"

唐雪萍真真就是個被二太太當槍使的傻子,挨了一巴掌二太太沒有給她做主,她就萎了,不敢再多說話,即便被唐妤霜這樣指著鼻子罵,也縮著脖子不敢出聲。

二太太一樣被唐妤霜嚴厲的質問問得說不出來話,停頓了一會兒才提聲叫道:"大少爺在學堂和人打架。別忘了他不是在府裡的私塾學堂上學,是在國子監童學院。丟人丟到了朝廷,誰跟著受累,誰跟著沒臉?還不是二老爺。我教訓他怎麼就不行?""為什麼打架?"

二太太被唐妤霜這麼快的反問了一句,一下滯住了回答不上來,接著就惱羞成怒的道:"妳這是質問我?我怎麼知道他為什麼打架?"

唐妤霜冷笑連連,這一次沒有再很快的問話,而是冷冷的盯著二太太,盯了一會兒,轉頭看。天寶和天香已經將被綁的大少爺唐嶼潛松了綁,這裡本就是唐嶼潛的院子,剛剛求情的這個院的奶娘丫鬟等人看到大姑娘來做主了,自然也敢上前來,一湧的把唐嶼潛圍在了中間護著。

七歲的唐嶼潛嚇得不輕,眼眶裡飽含著一汪淚水,只還強行的忍著,抬頭看著唐妤霜。

唐妤霜一看到弟弟的樣子,鼻子都酸了,心裡的憤怒同時也到達了頂點。不過她跟唐雪萍可不一樣,即便是肺都快要氣炸了,表面上卻看不出來。

她轉過頭來,依然是冷冷的盯著二太太。

二太太被她這樣冷冰冰的盯著看,早惱怒得不行了,只是惱怒中也有心虛,她自然知道大姑娘這樣看著自己是什麼意思,她這是有句話沒說出來。說到底,自己來長房院叫人打大少爺,論起家規到底是逾矩了。嚴格一點說,自己雖然是長輩,卻依然沒有資格教訓長房院的嫡子。

這就是唐妤霜冷冷看著她而沒有說出來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