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葉家有女,掃地出門

好像只是瞇了一會兒,葉嫵醒來,可是,為什麼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腦子暈乎乎的,無法集中精神。還有,四肢無力,全身像快燒著了似的,彷彿置身火場,那熊熊的火焰烤得她口乾舌燥、身體焦渴,如果有一桶冷水從頭頂澆下來那就太爽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身上這麼重?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自己?為什麼有濕滑的東西在身上不停地舔來舔去?那是舌頭?感覺有個人伏在她身上?有個男人正在吻她?怎麼會這樣?她不是在南京秦淮河的一艘畫舫上喝茶嗎?

天啊……

她清醒了一點,費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心涼了半截,四肢僵硬。

沒錯,有個男人正壓著她,吻她的胳膊、肩頭、鎖骨,一路往下滑……

為什麼這麼悲催?她被綁架了?

「喂……」她有氣無力地說,用手推了推這男人的肩膀,卻綿軟得沒有半分力氣,倒像是搭在他的肩上:「你是誰……放開我……」

「妳被人下了至陰至寒的迷心散,世間上只有一味解藥。」這個男人的聲音真好聽,低沉醇厚,比賀峰還好聽。

「迷心散是什麼?解藥叫什麼?我去買。」葉嫵腹誹,這人說話怎麼文縐縐的,和賀峰拍攝古裝劇的台詞差不多。

「迷心散是種媚藥,解藥是男人。」他的聲音毫無溫度。

她震驚,有人給她下媚藥?是誰下的?是這個男人嗎?

他察覺到她輕微的抗拒便解釋道:「不是我下的,是妳的兄長。」

她錯愕:「我兄長?」

葉嫵是獨生女,哪有什麼哥哥、兄長?

他又道:「迷心散藥力強烈,半個時辰之內若不解了藥性,妳就會焦渴而死。」

「你幫我去買解藥,好不好?你想要多少錢,我可以給你。」葉嫵懇求道。

「迷心散以世上最陰毒的情花之毒入藥,金陵城無藥可解。」他斷然道。

情花之毒?金陵城?

她聽得很清楚,二十一世紀哪有什麼情花、金陵城,這個男人說的話又這麼古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怎麼會無緣無故地被莫須有的哥哥下媚藥?

太奇怪了。

他用手肘支起身子:「生與死,妳考慮清楚。」

肌膚越來越焦渴,渴望冷水的澆灌……身體越來越灼熱,越來越空虛,越來越需要什麼似的,渴望別人的碰觸、愛撫……這個男人像是一塊冰冷的石頭,可以撫慰她的渴望,填滿她的空虛……不管是體內體外燒得她整個臉、整個頭熱烘烘的,她不自覺地舔著乾澀的嘴唇,難耐不安地扭動著身子……

方纔他那句話,她明白,他要她選擇。

想要活下來,就得和他乾柴烈火;如果不願意和他發生關係,就只能死。

怎麼辦?

她只是到南京旅遊散心,只是在秦淮河的一艘畫舫上觀光喝茶,怎麼會發生這種事?以他的眼力,即使這個房間黑暗得看不清彼此的臉,他也依稀看見她猶豫不決的神色。

他伸指撫觸她的嘴唇,輕輕地摩挲,須臾便往下移,在她的鎖骨、胸脯間遊移。

身心一震,她無法克制地顫慄,身上的火更旺了,更難受了。

她這才知道,她現在身上光溜溜的,他也是光溜溜的。

他收回了手,葉嫵不由自主地抓住他的手,身子發顫:「好熱……好難受……」

他沉沉地道:「如妳所願。」

身上每一處都是火苗,燒毀了她的理智,她快瘋了,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肢體,勾住他的脖頸,抬起頭吻他,好像舒服了一些,那種飢渴與焦灼非但沒有緩解,反而變本加厲,讓她想要更多……

他有點驚詫,沒想到膽小懦弱的大小姐如此膽大,雖然吻得笨拙生澀,卻急切而火爆。他回吻她,吮吸她的唇瓣,長驅直入,吸住她的丁香小舌……

黑暗中,幔帳輕晃,錦衾淩亂。

她抱住他,柔弱無骨的小手緩緩地撫摸他。

這男人好結實!

肩背寬厚,腰部略窄、緊實,是典型的倒三角體形,估計胸肌和腹肌也很漂亮。

他的唇舌在她的玉乳遊走,留下片片濕熱……他舔吻她粉紅的蓓蕾,微微的用力……他所做的一切,讓她的身子更為敏感,顫得更加厲害……

她承受不住這樣的刺激和挑逗,一邊難受地扭動,一邊哼哼嗯嗯,細碎的聲音從喉嚨飄出,在他聽來,銷魂蝕骨。

如此溫香軟玉,如此美妙胴體,他還等什麼?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腦子裡混沌一片,下意識地抱緊他、撫蹭他,吻他的唇、脖子與肩頭……

似有一絲絲的酥麻從身上某處傳開,瀰漫至四肢百骸,很舒服又很痛苦……

他摸摸她汗濕的臉,知道她的時間不多了,手指往下滑,感覺那處柔軟之地已經濕潤,於是沉下腰身,狠狠地挺進去--

意料之內的緊澀。

尖銳的痛,突兀地襲來,葉嫵叫了起來,然而,這種撕心裂肺的痛還沒緩解,一浪浪的銳痛接連不斷地襲來……

他僵了一下,沒多想就繼續往前,以強勢霸道的力道攻城掠地,終於攻破了最後一道城牆。

「好痛……」她全身緊縮,好像每寸肌膚都皺在了一起,鋪天蓋地的痛淹沒了她。他沒有理會,扯開她收緊的雙腿,與她徹底地水乳交融。

身體的焦渴慢慢沖淡了撕裂之痛,那種奇妙的歡愉感瀰漫開來,她抓緊他的肩頭,翹起雙腿,盤在他腰間,讓彼此的身軀緊密地貼合。

在火中涅槃,在浪中沉浮,在慾中焚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