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死而後生

齊妙頭痛欲裂的醒來後,還不等睜開雙眼,就聞到一股酸臭的腐敗氣息迎面朝她撲來,令人幾欲作嘔。

這是什麼味兒?她皺著眉頭坐起身來,頓時被眼前的景物驚得說不出話來。

那細密結實的木柵欄,長滿青苔的破敗牆壁,還有她身下潮濕骯髒的稻草堆……這是哪裡?

這裡不是衛國公府那個奢華舒適的閨房,更不是待選太子妃的貴女們居住的那座華美宮殿!

這是後宮女牢!薛皇后竟真的定了她的罪,將她投進了大牢!

可還不等她哭出聲來,稻草堆裡的老鼠、蟑螂已被她驚得四處逃竄起來。

最大的那只老鼠先是朝著西牆撞去,碰壁後又慌不擇路的朝她竄來,竟是順著她的腿一路沖進她的懷裡。

"啊啊啊!"

齊妙何曾見過這種陣仗,躲都沒躲便尖叫出聲,眼淚立刻流了滿臉,陰暗的牢房裡緊跟著傳來一陣嚇人的回音,嗡嗡的四處回蕩。

"小丫頭片子浪叫什麼,還叫不叫人睡覺了!"

等齊妙的驚叫聲終於落下,一個陰惻惻的蒼老女聲從她右邊的牢房裡傳了過來。

"有老鼠!這牢房裡竟然有老鼠!"齊妙被嚇得不輕,卻也連忙一邊擦淚一邊給那女聲道歉:

"真對不住您了,我被嚇壞了……"

"老鼠可是一道好菜。"那陰惻惻的女聲咯咯笑道。

"我已經在這牢裡住了兩年了,吃過的老鼠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還有那些蟑螂啊壁虎啊,可沒少給我墊補肚子。"

齊妙滿身的雞皮疙瘩還沒褪下,頓時又泛起了一層,人也忍不住打起了哆嗦。

她只好用雙手緊緊抱住腿縮坐進角落裡,卻再也忍不住嗚咽的哭聲,既哀傷又淒涼。"既是被扔進了這個大牢,哭有什麼用,哭就能逃出生天?丫頭妳省省吧!"那蒼老女聲無比刻薄的笑?起來,結尾卻淡淡飄過一聲歎息。

"我是太子妃待選,我家裡人一定會來救我的!"齊妙不甘心的對牆那邊喊道。

可惜這句話卻再也沒得到一聲回應,還惹得女牢頭兒甩著皮鞭快步跑來,鞭梢在空中啪啪作響,齊妙慌忙重新縮回了牆角,連哭都不敢再出一聲。

從這一天開始,齊妙再也沒見過其他人,她再也分不清白天黑夜,日月就這樣在陰暗潮濕中流淌而過。

她只知道,她從滿心滿懷的希望,到後來的無比絕望;從用恐懼的淚水洗面,到胸腔塞滿仇恨。

從嫌棄飯菜發黴,到甘之若飴,甚至……連那些滿牢房奔跑的活物,都成了她眼中至上的美味。

至於再有活物順著她的腿爬上她的肩這種事,驚聲尖叫?笑話!

她巴不得有鮮活的肉類送上眼前,再快的老鼠都已經跑不過她飛速伸出的手了。

她只想活下去,她只想離開這裡重回陽光下,卻成了最最艱難的奢望。

開始她的確想不明白。

那座給待選們居住的宮殿戒備森嚴無比,她房中怎麼會出現一隻毒蜘蛛,又被皇后娘娘以一個"蠱毒後宮"的罪名扔進這個女牢?

或許老鼠是靈藥,吃多了便能叫混沌的腦袋多開上幾竅,或許是牢中的日月太過困苦煎熬,這一天齊妙才剛咽下最後一塊鼠肉,嘴角還滴著血,她突然就懂了。

是她擋了薛皇后和薛家的路吧!

她雖然天真魯莽不夠聰明,可皇后哪裡敢叫太子與齊家聯姻,只有害死她,才能更好的轄制太子,才萬無一失。

齊妙輕輕將那盆發了黴的飯菜推到一邊,又抬頭看了一眼牢門--牢中的困苦艱難已幫她理清了緣故,經歷了過程,如今的她,只需要一個結果了……

"丫頭妳還活著嗎?"就在這時,隔壁的蒼老女聲終於又開了口。

"……我還在。"齊妙輕聲回道。

"妳究竟犯了什麼大事,竟也被投進了這後宮大牢?"隔壁的蒼老女聲仿佛動了惻隱之心,忍不住問起來:

"我被人害了!"齊妙突然瘋了般哈哈笑起來。

"我連蠱毒是什麼都不知道,怎麼會帶著毒蟲參加太子妃備選呢!皇后娘娘卻說我意欲蠱害後宮,根本不容得我辯解半句!"

那女聲也尖利的笑起來:"蠱毒?丫頭妳還真別說,咱們那位皇后娘娘倒真想得出這招兒,只是也就會這招兒了……哈哈哈哈哈。"

"您懂得這個?"

齊妙忙跑到自己牢房的右牆邊,緊緊貼著牆大聲問隔壁,"蠱毒到底是什麼啊,真有說得那麼厲害?"

"我怎麼不懂?我是蠱毒的老祖宗!"那女聲越笑越淒厲:

"只恨我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竟是叫我淪落到這種骯髒之地,求生不得求死無門!"齊妙正待深問,外頭沉重的大牢房門卻突然咯吱吱響了起來,一直黑暗無比難分晝夜的牢房也稍微有了點光亮,似乎是守牢的粗使宮女端著燭臺進了走廊,細碎的腳步聲還不止是一人。

"是妳嗎,齊妙?"一個清脆又嬌嫩的聲音在牢房門外響起。

齊妙很久都沒見過外頭來人了,她微微一愣,猛的抬頭望去。

她要被救出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