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借力打力

其老夫人過去跟她話不多,分明是瞧不上她娘家父親官職低,頭些日子又緊著給齊妙撐腰,分明就是個勢利眼。

可如今她娘家爹也升官了,她又懷上了這一胎,也就怪不得老夫人對她換了副嘴臉不是?

她的欣喜便是欣喜於她也終於找到了跟齊妙抗衡的資本,等她謝過了老夫人,便也不忘拋給齊妙一個得意的眼色。

怎知齊妙一直垂著頭研究茶碗上的花紋,並不曾抬頭看人,令吳彤這個眼色也白拋了。好在吳彤也沒空兒計較,便帶著她娘與老夫人道了退。

之後老夫人便趁著莊媽媽替她去送人,輕聲問齊妙方才為何使了那麼個眼色。

"若是妳這個大嫂一直是個好媳婦的模樣兒,莫說她娘家母親給她送來倆媽媽,送來十個八個的我也養得起,還保准叫妳二太太、三太太那裡無話可說。

外人兒更別想因此挑唆咱們家和吳家的親家關係。

可現如今妳瞧瞧這娘兒倆的做派,吳家送來的人妳怎麼就敢叫我答應收下?"

齊妙便輕輕抬了眼,笑著告訴老夫人,這的確是高諍走之前交代的。

"若您不答應吳太太送兩個別有用心的婆子來,下人的手腳也好抓,難不成就等著她們無計可施後,真利用起了大奶奶本人?

咱們家內宅最近的事兒可夠多了,再損失一個長子長孫媳婦可損失不起。"

其實高諍並不曾叫她將一切都跟老夫人實話實說,可她也自認自己看人的本事基本沒錯兒。

老夫人的脾氣雖然暴躁了些,也驕橫了些,卻是最願意叫高家和賢妃娘娘都好的。那她就不能再叫老夫人蒙在鼓裡,又做起頭兩年那種無頭蒼蠅一樣替賢妃經營的事兒,目的雖好,卻走了歪路。

老夫人聽得說吳志棟竟是暗裡投靠了安遠侯府梁家,新升的官職竟也是梁家給使的勁,不由得萬分氣惱。

若早知道吳家竟是這麼個牆頭草的人家,當初就不該娶他們家姑娘。

如今可倒好,倒成了撕不下、粘著疼的狗皮膏藥了。

不過老夫人隨即又欣喜非常。

她早就說不能將偌大一個家業交到謙哥兒兩口子手裡,否則很快就敗了運道那是一定的。

如今連老伯爺和老大都知道吳家不是什麼好玩意兒了,那不是正好能叫諍哥兒做世子宗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