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小肉包

進入冬月後,天氣越來越冷,時不時的大雪封門,屠蘇找人過來給幾間屋子裡都盤了坑,食肆裡也燒了炭盆。

家裡暖暖和和的,誰沒事也懶得出去,食肆的生意也開始清淡起來,但酒卻賣得極好,不但在鎮上賣,還有那各村的雜貨鋪子也過來從她家進貨。

屠蘇乾脆將鄰家的鋪子也一起賃過來,當街開了個門面轉賣酒和各色下酒之物,生意倒也極好。

這酒肆她便交給了來興和來旺兩個夥計負責,每月除了固定的工錢外每甕酒按照價格不同還有提成,或是一文或是幾文不等。

這兩人都能說會道,將酒肆打理得妥妥當當。

這日,屠蘇像往常一樣正在清點數目,就見來興一臉急切的樣子,似是有話要對她說。

屠蘇連忙打發了來旺去搬酒,屋裡只剩他們兩人時,她趕緊詢問道:"你有事要和我說?"

來興低聲道:"是有事要與東家說,只是又不清楚准不准,所以有些遲疑。"

屠蘇笑道:"沒事,准不准你先說了看。"

來興又往前湊了湊,悄聲說道:"昨日晚間,胡掌櫃家的一個夥計喝得醉醺醺的來這兒打酒,我聽他說什麼,'你們家可得小心了,說不得要倒楣什麼的'。我覺得蹊蹺,便拉著他問個明白,他偏又不肯說清楚。最後我做主給了他一碗酒,他喝了才透漏一點,說他們家掌櫃的心中很不得意,正準備扳回一局呢,要咱們都小心些……"

屠蘇聽了點頭,先將來興誇了一頓,又說道:"你這麼做就對了,咱們家生意雖不大,可在鎮上也有些招風,總有那些害紅眼病的、見不得別人好的人,我們一時聽不到,你們消息靈通,凡聽到了風吹草動,不管確不確信儘管來告訴我。我自有思量,對了咱們有賞,錯了也無干。"

來興忙笑嘻嘻的應了。

屠蘇臨走時又說道:"你這幾日多跟他家夥計套近些,我回去再查訪查訪。"

※※※

當夜晚間,屠蘇躺在床上將睡未睡時,忽聽得有人驚呼:"有賊!抓賊!"然後又聽得大黑汪汪狂叫。

屠蘇一個激靈爬起來,等她穿好衣服舉燈出去,院內關厚齊和關毛、關忠等人也都起來了。

眾人打了火把到東院一看,人早沒影了。

大夥正驚魂未定,那大黑卻低頭嗅個不停,然後在院子的柴跺裡扒拉了一會兒,最後叼出個東西出來。

關毛忙打火把上前看看,他一看不當緊,當即大叫了一聲。

屠蘇心中奇怪也跟著上前去看,原來大黑叼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一截手臂!

眾人越發驚駭,林氏也嚇得面無人色。

關毛膽顫心驚的問道:"這會不會是賊落下的?"

屠蘇道:"不像,大夥都去睡覺吧。明天將這東西送往縣衙。"

大夥一聽,也只好如此。

林氏白著臉又囑咐了兩個女兒一番,便扶著關厚齊回屋去了。

屠蘇囑咐關忠藏好東西,明天一早就送到縣衙說明情況。

然而,還沒等到他們一家去縣衙,衙門裡的捕頭卻上門來了。

這些人一進門便嚷嚷著要捉拿兇犯,當下不由分說的便要把屠蘇和關毛、關文三人戴上枷鎖帶走。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眾人面無人色、不知所措,屠蘇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她心中迅速翻轉,正在想著,就聽見林氏顫著嗓子問道:"你們、為什麼抓人?"

帶頭的那個捕頭惡聲惡氣地說道:"為什麼抓人?他們自己做的事自己清楚!少囉嗦,快走!"

屠蘇想了一下,看了關文,關文也拿眼看著她,一樣的茫然不解。

屠蘇伸手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往那個帶頭的人手中一塞,問道:"這位官爺,我們家確實不知犯了何事?還請官爺明示。"

那捕頭得了銀子,臉上的神色頓時比剛才溫和了許多,好聲答道:"有人告你們殺了人……"

"啊……不可能!"屠蘇沒答話,林氏倒先叫出來,關厚齊也跟著連說不可能。

屠蘇連忙繼續追問,那捕頭才說是胡家村裡的胡員外已經失蹤了十幾天,前日胡家有族人來報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