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徐徐圖之

關明珠姐妹倆從小嬌生慣養,哪裡是做慣農活的桑落的對手,兩人被打得哭爹喊娘的。

林氏和關文、關毛三人此時都在牽掛著屋裡的屠蘇,誰也沒心思注意這邊。

屠蘇在屋裡拼了命的打著,她得了便宜還不忘賣乖,手上打著,嘴裡卻淒慘無比的大聲告饒:"爹,我求你了,你別打我了,以後我全聽你的。爹,不要打我……啊……"林氏在外面急得心都碎了,她此時跟關厚勤拼命的心都有了。

關厚勤一邊忍受著藥物發作的痛苦,一邊還得承受著屠蘇暴雨般的棍棒,不多時,整個人便蜷縮成一團,連話都說不俐落了。

他的臉上身上,血痕累累,地上也是血跡斑斑。

屠蘇打累了,歇一會兒,再繼續打。

屋外的林氏等人聽到屋裡的聲音漸漸弱了,以為是屠蘇被打壞了,三人火上心頭,一齊使出全身的力氣,向門上撞去。

門咚的一聲被撞倒,正好砸在關厚勤身上,關厚勤有氣無力的呻吟一聲,便漸無聲息了。

三人也顧不上去看他,一齊向縮在牆角的屠蘇湧去。

屠蘇早把懷裡的羊皮袋子紮破,將裡面呈的雞血塗抹得全身都是。

她一看到林氏和兩個哥哥進來,裝作體力不支的往林氏身上一歪暈了過去。

林氏急得放聲大哭,關毛飛快去請村中的大夫。

這時,關耀祖和吳氏、何氏等人才晃悠悠從鄰居家出來。

村裡的其他人聽到動靜也趕了過來,有人發現了被砸得奄奄一息的關厚勤,急忙將他拽出來。

仔細一看,卻見他滿身是血,眾人也心生納悶,怎麼打人的反比被打的傷得嚴重?關毛去了一炷香的工夫回來,卻說那老王頭今天不在家,要去請鎮上的大夫又得小半天。

林氏伏在床前,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屠蘇緊閉著眼躺在床上,嘴裡不停的說胡話,一會兒哀求她爹不要打她,一會兒又喊奶奶不要拉她,弄得眾人是人心惶惶。

桑落也是披頭散髮的守在床前哭個不停。

外面圍的人越來越多。

林氏一見關家族長和本家的人來了,披頭散髮的沖出去,噗通一聲跪倒到族長和眾人面前,大聲哭訴道:"老族長,我這日子沒法過了,我今天拼了命也要跟關厚勤和離,請你們為我做主……"

關家一干族人面面相覷,不知怎麼辦才好。

這時關耀祖沉吟了一會兒開口道:"這事得厚勤醒了再說。"

族長這才想起關厚勤此時還昏迷不醒呢,連忙也以此為藉口推脫。

林氏不依不撓,態度堅決地說道:"不,我今日定要和他和離。早離一天,我的孩子就能多活一天!你們若是不依,我今天就撞死在你們面前!"

說著竟要真的去撞。

"娘,您千萬別!"林氏的三個孩子一起撲向她,死拽著她,四個人又哭成一團。

屠蘇待人少時,微微睜眼,又側耳傾聽了一會兒動靜,得知事情正朝著自己設想的方向發展,心中大覺安定。

屠蘇在床上躺著,林氏卻在前廳鬧個不停,鐵了心要和關厚勤和離。

無奈關厚勤仍然沒醒,關氏族長及一幫族人一起勸著林氏,只說待病人醒了,他們肯定會勸著兩人和離。

林氏只能暫時作罷。

喧鬧了一下午,差不多快晚飯時,屠蘇才"悠悠醒轉"。

直到這時,林氏一直懸著的心才略微放下,又趕緊到床前問長問短。

關毛、關文三個也擠進來又哭又笑的。

屠蘇一看林氏,又紅了眼圈撲上去大聲嚎哭:"娘,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您了!"

林氏也跟著掉淚。

接著,齊嬸子得了消息前來探望,連勸了幾回,屠蘇才漸漸止住"悲聲"。

齊嬸子見無外人在場,拉著林氏悄聲問道:"玉娘,妳真的要和離?"

林氏神態堅決的點頭,說道:"嫂子妳也看到了,再不和離,我閨女都沒活路了,萬一再來這麼一遭,我也不用活了。"

她說著,聲音不自覺的哽咽起來,屠蘇連忙溫聲勸解。

齊嬸子跟林氏做鄰居多年,自然明白她過的是什麼日子。

她點點頭說道:"人們都說'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可我卻深知妳的苦楚,也覺著妳和離了好。以後孩子漸漸大了,日子會越熬越好。"

林氏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齊嬸子又拉低聲音道:"可妳想過沒有,若是和離,兩個女孩兒妳可以帶走,妳家兩個小子可是帶不走,任憑妳告到哪兒也都是這個理兒。前些年我娘家村裡就有一個跟妳境況相仿的,那女人和離帶了三個女兒走了,兒子任憑怎麼樣男方家也不給,後來,那男的又娶了一房媳婦,那後娘對孩子刻薄之極……"

林氏一聽這個,剛才還堅決無比的神情果然出現了一絲鬆動,她擔憂的看看兩個兒子,又看看兩個女兒,哪一個都舍不下。

關毛一聽這話,立即大聲嚷道:"娘,我們絕不跟那人過!"他現在連爹也懶得稱呼了。關文沉吟半晌,道:"嬸子,妳說的固然有理,可也有不同,妳娘家村裡的那家孩子必然還小吧?"

齊嬸子答道:"是呢,他娘走時,他才七八歲。"

關文自信的笑笑道:"這就是了。他才七八歲,後娘縱使刻薄他,他也無能為力,但我和大哥如今都已長大成人了,他們能怎樣刻薄我們?我們有手有腳有腦子,難道就任憑她胡作非為不成?"

齊嬸子一拍腦袋,笑道:"我是糊塗了,都忘了你們都是大人了。"

關文笑道:"嬸子不是糊塗,而是關心則亂。"

林氏這麼想,心中的煎熬之意也減少了一些。

天色漸晚,因為關家的老房子已拆,齊嬸子便邀母子五人去她家歇息。

當晚,屠蘇姐妹倆擠在偏房的一張小床上,齊嬸子和兩個女兒、林氏住在大屋,本來林氏不放心屠蘇非要前去照顧,桑落再三保證自己能照顧好姐姐,林氏才作罷。姐妹倆擠在一床被子裡,桑落仍然心有餘悸的問道:"姐,我幫妳揉揉吧,妳不是說爹吃了那飯之後便打不著妳了嗎?妳怎麼還叫得那麼淒慘呢?"

屠蘇本想和盤托出又怕別人得知,便仍撒謊道:"那藥吃的時間太短了,不過饒是如此,爹的力氣也減了一半呢,不然妳還能見著我嗎?"

桑落聽了往屠蘇身邊又貼了貼。

屠蘇拍拍她的頭,安慰了一會兒,道:"妳知道今天我挨打時為什麼院裡一個人都沒有嗎?"

桑落連忙問為何。

屠蘇冷笑道:"那是因為咱們的好奶奶都吩咐好了,把二嬸三嬸他們都支了出去,她就等著爹打娘和我呢!"

桑落頓時恨得咬牙切齒道:"這人是死性不改,我們那樣對她,著實是便宜她了。"屠蘇接道:"我也這麼覺得,我現在心中憋著一口惡氣,卻又出不了。"

桑落眼珠子轉了幾轉,突然坐起身來說道:"我倒有一個法子,叫她有苦說不出來。"屠蘇問道:"什麼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