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重新活過

小花從夢中驚醒過來,發現自己又做噩夢了,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摸摸額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的看了看四周。

此時天已經慢慢亮了,依稀可以看到四周情形。

不大的房間挨著牆邊放了兩張架子床,兩張床之間是一張條几,條几上放著妝奩盒子。屋子的正中放著一個八仙桌,靠著牆角的位子還有個臉盆架子。

屋裡的擺設很簡單,但在錦陽侯府裡也只有主子身邊的大丫鬟可以住上這種兩人一間的屋子了,其他的丫鬟都是八人一間的大通鋪。

另一張床上微微凸起,從小花這裡依稀可以看到露在被子外面的頭髮。

那是碧鳶。

小花心裡松了一口氣,又躺回床上。

她兩眼無神的看著此時還有些昏暗的上空,發了一會兒呆,直到聽到門外有人走動的聲音,她才緩緩回過神掐了自己一把。

好痛!

原來她真的回來了,回到了自己十四歲那年。

因為今日是小花升為大丫鬟當差的第一天,她沒有再敢耽誤,借著外面的光窸窸窣窣的把衣裳穿好,下了床。

碧鳶那床仍然沒有動靜,她也沒有叫她,而是小心翼翼拿著臉盆,出去洗漱。

在這個下人住的小偏院裡,住的都是在錦繡院當差的丫鬟婆子們。小偏院有個小廚房,裡面有專門的守灶婆子負責錦繡院裡的熱水,所以丫鬟們都是不缺熱水洗漱的。小花一路端著臉盆去了小廚房,小偏院裡的人來來往往。做下人的是沒有主子們那麼好命的,所以在大部份主子還沒起床時,下人們已經起早開始忙碌了。

到了小廚房,那守灶的老婆子果然已經燒好熱水,見小花來了,笑咪咪的給她打水。"小花丫頭,這麼早就起來啦。哦,也是,據說妳今天第一日當值,可不能晚了。"這個守灶的老婆子姓王,人人都叫她王婆子,年紀老邁,本應出府頤養天年,錦陽侯夫人體恤她多年為侯府盡心盡力,又無兒子養老送終,便留她在府中給了她一個閑差做著。

王婆子身著一身青灰色的襖裙,花白的頭髮挽個獨髻帶戴著包頭。她已經很老了,臉上的褶子很多,乾癟的臉頰上似乎有一道疤,門牙也缺了兩顆,不過身體很好,眼睛和耳朵都還靈便。

"是的,王婆婆,我今日第一天當差。"

王婆子的笑容是沒有含任何雜質的,不存在巴結與討好,也沒有因為她的上位不正,瞧不起她,所以小花還是願意和她說會兒話的。

她重回過來的時間很不湊巧,剛好是這輩子的她不甘當個粗使丫頭使了手段讓少爺將她提到身邊侍候的時候,因此這錦繡院裡人人都說她使了手段上位不正,平時與她說話不是話裡帶刺就是別有目的。

幸好小花也不是上輩子那個心裡藏不住的小丫頭,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平時寡言少語,也就遇見王婆子這個真心實意不笑話她的,才能說兩句。

"那還不趕緊去洗漱,收拾得漂漂亮亮去當差,妳這丫頭長這麼水靈,日後前程定是不差。"

小花笑了笑,沒有說話,端著水盆出去洗漱。

在這些下人眼裡,所謂的前程不差,就是給主子們當個通房丫頭,亦或是生個一兒半女,得主子垂青升個姨娘做做。小花上輩子也是這麼想的,只可惜……

小花洗漱完,把水倒了,又轉回小廚房打了一盆水。

王婆子一邊給她打水,一邊說道:"小花妳這丫頭果然細心,這水是給碧鳶打的吧,虧妳這幾日天天給她打水洗漱。也是,碧鳶那丫頭在錦繡院裡得臉,又是管事大丫鬟,是得巴結巴結。"

王婆子這話說得有些直白,換個氣性兒不好的小丫頭就要和她急眼,可是小花知道她說的是大實話,她初來乍到,在府裡根基全無,又與碧鳶分到一個屋,可不是得好好巴結巴結?

只可惜上輩子她不懂這個道理,初來乍到總是被碧鳶甩臉子訓斥,心裡也想著巴結一下她,每日清晨給她打水洗漱。有一日王婆子也是如是說,她當時就跟她急眼了,覺得這老虔婆戳破了她的小心思,下了她的臉,還和王婆子吵了一架。

自那以後她再也不給碧鳶打水,甚至每每看到碧鳶就有不忿之色。新仇舊恨一齊湧上心頭,覺得自己並不比她差,同樣是大丫鬟,憑什麼要巴結她。

此時聽到這句讓她恍惚不已的話,小花只是羞澀得斂下眼瞼。

"是啊,我年紀小,又剛升了大丫鬟,還指著碧鳶姐姐能帶帶我,好好跟她學學,打個洗臉水又不算什麼,只當我孝敬姐姐的。"

王婆子滿是皺紋的臉,笑得像朵菊花,道:"可不是這個理,妳年紀比她們都小,是得好好學學。"她們說的是另外三個大丫鬟。

"王婆婆您忙,我先走了。"

小花端著水盆出了小廚房,迎面正碰上站在門口的碧鳶。

碧鳶今年十七,生得瓜子臉杏眼櫻唇,皮膚白皙,身段玲瓏有致。此時站在那裡臉色有些諱莫如深,估計是聽到剛才那話了。

她斜睨了小花一眼,也沒說其他:"我起來見妳不在,就出來準備洗漱。"

小花沒露出其他神色,也沒有提房裡只有一個臉盆她拿了碧鳶怎麼出來洗漱,只是小聲說道:"我剛洗好,準備給姐姐打水回去呢。"

話畢,便跟著碧鳶一起回屋了。

小花今年才十四,細胳膊細腿的,別的姑娘們長到十四都發育得很好了,唯獨她不怎麼見發育。除了那張精緻秀美的臉與個頭不像孩童以外,身板還和孩童一無二致,纖細乾瘦得厲害,胸前只有那麼一點點凸起,不認真看根本看不出來。

此時端著個臉盆,裡面裝著水,總讓人感覺怕水撒出來,或是擔心那細瘦的胳膊要斷了。

碧鳶見這一幕,想到這小丫頭剛才說的那話,心中有些不忍,接過小花手裡的盆子。"我去洗漱,妳先回屋把自己好好收拾收拾。"

"是。"

小花回到屋,重新給自己梳了個雙丫髻,把衣袖裙角捋平整,也沒戴什麼珠花頭飾,便坐在床邊等碧鳶回來。

碧鳶回來後,坐在妝奩盒子前,細細的給自己塗了一層面脂,描了一下眉,又在唇上摸了點口脂,才扭過頭來看了一眼一直垂頭坐著的小花。

"站起來我看看。"

小花半垂著眼瞼,站起來讓碧鳶端詳。

一襲湖綠色的丫鬟統一服飾,這是錦陽侯府大丫鬟才能穿的衣裳。巴掌大的小臉上嵌著一雙大而明亮卻又帶著一絲嫵媚的眼睛,身板纖細瘦弱,神情卻是恭敬中夾雜著膽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