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遊春會

相宜有些悵然,可這世事哪裡能這般如意?只能將一切暗暗藏在心中,嘉懋過得好,她也就高興了。

從族學回來,駱老夫人便將她喊去了玉彥堂,滿臉的不高興道:"宜丫頭,怎麼不好生養著傷,卻跑到族學去念書了?"

相宜見她不悅,心中知道駱老夫人是唯恐她被駱大奶奶虐待的這事情傳出去,對於駱家名聲有所傷損。姑且不說人家會怎麼樣看駱大老爺與駱大奶奶,就是連駱老夫人都會連帶被人暗地裡說道。

這駱府現在還是駱老夫人當家,若是她任憑著駱大奶奶將自己打成了這樣子,旁人會說駱大奶奶的不是,可也會說駱老夫人的不是。一個做當家主母的,竟然聽任自己的兒媳虐待了孫女,這說明治家不嚴,駱老夫人也是有責任的。

可這不就是事實?相宜心中默默歎氣,自己好不容易暫時才傍上了駱老夫人這棵大樹,好歹也得要抱一段時間才撒手。她抬起頭來對上了駱老夫人那雙眼睛,朗聲道:"祖母,相宜能上楊氏族學,是祖母替我掙來的機會,若相宜還不識好歹,荒廢學業,那可對不起祖母的一片心。相宜知道祖母愛惜,想要相宜在家多養身子,可相宜只是臉上有些不舒服,腦子卻還清醒,焉敢懈怠?"

駱老夫人看著相宜那認真的臉,忽然無語。

畢竟還是個不足七歲的孩子,哪裡能想到這麼多彎彎道道。駱老夫人手中輪著那串檀木佛珠,眼睛微微閉了起來,也是自己疏忽,若是昨日讓青蘿交代宜丫頭,讓她在家裡歇息到臉上的傷好了再去念書,這樣便好了。

"宜丫頭,妳倒是個求上進的。"駱老夫人想了又想,決定還是要稍微敲打相宜一下,道:"只是,妳可知道,妳今日去楊氏族學,可能會引起什麼樣的後果?"

"引起後果?"相宜仰頭,眨了眨眼睛道:"相宜只說自己不小心摔了臉,還會有什麼樣的後果?請祖母指點。"

"妳只說是摔了臉?"駱老夫人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宜丫頭還挺會為駱家著想,她立即便全身輕鬆了起來道:"妳這樣說是不錯的,可細心的人自然能看出來究竟是摔的還是指甲挖的。妳要知道,雖然是妳母親下手,只怕會對妳父親名聲不好,到時候少不得有影響。宜丫頭,以後做什麼事情,妳都得先跟祖母來商議,切莫自作主張。"相宜站起身來,恭恭敬敬應了一句道:"相宜記在心裡。"

駱老夫人笑得和氣道:"宜丫頭是個聰明的,一點就通。"

相宜低頭,沒有出聲,心裡卻在想著,凡事跟駱老夫人來商量,只怕自己也落不到什麼好處。在駱老夫人的心裡,她不過只是一枚棋子罷了,只有駱家三位大爺,駱家的幾位少爺,才是她真正在考慮著的。

自己不是傻子,也只能嘴裡應承著罷了。

※※※

過了幾日,廣陵的各位高門大戶便收到了楊老夫人的請帖。

楊老夫人在廣陵有一處園子,取名叫歸真三苑,差不多有上千畝地,園子後的兩座山頭也買了下來,延綿一片,都是楊老夫人的產業。

據說楊老夫人是在滎陽發的家,那裡有一處園子是她母親傳給她的,取名叫歸真苑。後來楊老夫人所有的園子都叫歸真苑,用數位代替是第幾處,看來這廣陵的園子,還是排在第三位。

這歸真三苑裡種的全是花花草草,它不僅僅是楊家的別院,還是楊老夫人發財致富的一處產業,每年這園子裡面要賣出不知多少花卉盆栽新鮮水果。歸真三苑裡種出來的果子,總要比廣陵別處產的果子好吃些,瞧著那賣相也好看,生意興隆得很。楊老夫人的帖子上說,歸真三苑裡的花開得正好,她特意舉辦一次遊春會,請廣陵各府人家賞臉,一同到歸真三苑裡踏青。

駱家也得了帖子,駱老夫人拿著那帖子看了看,放到了一旁。駱大奶奶有些按捺不住,伸著脖子瞧了瞧道:"母親,都請了哪些人呢?聽說那歸真三苑被打理得跟那御花園似的,有不少奇花異草,我還沒去見識過呢。"

駱老夫人瞧了瞧她,有些不屑,以前老大媳婦在高家做閨女的時候,楊老夫人肯定沒有發請帖給高家。雖說高家有錢,可畢竟身份地位擺在那裡,如何能拿到楊府的帖子?後來楊老夫人到京城裡住了兩年,去年才又回廣陵來住,這幾年裡歸真三苑一直沒有辦游宴,老大媳婦自然也沒得機會,這一次總算是趕上了。

"妳懷了四個月身子了,何必再到外面去走?"駱老夫人望瞭望駱大奶奶微微凸起的肚子道:"妳還是留在家裡好好養著身子吧。"

"母親,上回我也是懷了身子沒能去參加楊老夫人辦的遊宴,這次又要錯過了不成?"駱大奶奶有些不樂意,伸手摸了摸微微隆起的腹部道:"不過才四個月,我注意著些便是。"

駱二奶奶在一旁笑著道:"母親,就讓大嫂一道去吧,她沒見過這般熱鬧,好歹也要去露個臉才行。"

"可不是嘛,大嫂關在家裡悶久了也會不舒服的。"駱三奶奶也細聲細氣的開口了:"母親,有了身子的婦人,也需要在外面走走,這心思才會放得寬些,對肚子裡面的孩子也有好處。"駱三奶奶有幾分得意,這遊宴上少不得要考較才學,到時候讓大嫂看看自家相繁的聰明伶俐。

駱相繁今年雖然只有四歲,可在駱三奶奶的教導下,已經會背三字經,也學了些粗淺的韻律,能夠張口說出幾句半文半白的句子來。駱三奶奶十分得意,總是誇駱相繁有她昔日的靈秀。

駱二奶奶與駱三奶奶是打定主意讓駱大奶奶去出醜的--一個商戶家的女兒,一張口說話就能見著通身的粗鄙,哪裡比得上她們兩人的出身。

兩人相互瞟了一眼,十分得意,駱二奶奶的一支金簪子不停的晃動起來,簌簌作響。她心中高興,幾乎都忘記了自己也只不過是一個小官吏的女兒,而駱三奶奶的父親只是廣陵官學裡的一個夫子而已。

駱大奶奶渾然沒有想到兩位妯娌是在算計她,臉上笑成了一朵花道:"母親,你瞧,兩位弟妹都說要我一同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