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世界各地都有一些凶宅和鬼屋,那裡流傳著恐怖的鬧鬼事件。國外有專門研究靈異現象的官方機構,很多神祕現象是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例如UFO、心靈感應、第六感,以及照片中的鬼影。帶有鬼臉的照片數量簡直和UFO照片同樣多,科學無法解釋UFO,但也沒有一個科學家敢全盤否認。

英國愛丁堡科學節,心理學家懷斯曼教授領導的靈異專家小組向全球發出邀請,希望人們能提供他們自認為拍攝到的鬼怪靈魂照片。這個小組將對此進行更詳細的研究,以驗證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某種神祕的超自然現象。

靈異專家小組辨別真偽,評選出全球十大怪異鬼影照片。在中國就有兩張鬼影照片。

一張照片拍攝的是京城四大鬼宅之首—朝陽門內大街一棟以鬧鬼著稱的舊樓,傳聞有幾個工人在樓裡神祕失蹤。曾有網友發起聲勢浩大的鬼樓探祕活動,他們在網上直播了整個過程,其中一張詭異照片轟動網路,從照片中可以看到窗戶浮現出的一個清晰鬼臉。

另一組照片,地點不詳,拍攝者也沒有署名。畫面是傍晚時分,光線昏暗,一個陰森恐怖的山洞,洞口前飄浮的煙霧竟然是人的形狀。照片連拍,這組照片顯示出那模糊虛幻的人形煙霧慢慢飄進洞裡,消失不見了。

放大照片,能夠辨認出人形煙霧的一連串動作,它倒退著飄進洞裡,手勢詭異,難以理解。人形煙霧向著洞外招手,似乎在說:「進來吧,來這山洞裡。」



詭異山洞

某年二月二十六日,某網路社群裡的七名愛好探險的人,相約前往一個鬧鬼的山洞。

山洞位於南方的一座大山深處,山上古樹參天,人跡罕至。洞口藤蔓密布,神祕莫測。一名網友偶然發現了這個山洞,拍下一些詭異的照片,回去後竟離奇中風身亡。於是幾個愛好探險的人決定去那山洞探個究竟。

這七名網友,四女三男,他們是:小小寒黛如煙、貓顏、嘉嘉、亞圖、部首火、望雲、王不才。小小寒黛如煙,三十一歲,在這些網友中年齡最大。小小有著甜美酒窩,風情萬種的熟女魅力征服了不少小男生。她平時很少出門遊玩,但也去過幾次探險之旅。對都市的女性來說,從大樓走向山洞,確實是一次難得的極致體驗。

貓顏現在正讀大一,是個可愛又漂亮的大眼睛女孩,還背著書包,書包上有個很小的洋娃娃。女孩對神祕未知的事物總是充滿好奇,她對家人謊報了開學日期,悄悄跑出來,進行這次尋鬼之旅。

亞圖是一名大四女生,活潑好動,有點神經質,經常參加各種探險活動,但其實是個路癡。有一次,在雪山迷路被當地駐軍救了出來,狼狽形象成為新聞的焦點。亞圖說話嗲聲嗲氣,只聽聲音的話,會覺得她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女孩。

嘉嘉在紐西蘭留學,從小過著養尊處優的生活,崇尚名牌。對於探險,她以往都是紙上談兵,春節期間,回國度假,鼓起勇氣報名參加這次山洞探險活動。她毫無冒險常識,沒有帶任何野外生存裝備,行李箱裡放的竟然是衣物、護膚品和化妝品。

望雲是一位地質工作者,三十歲,戴著一副眼鏡,看上去文質彬彬,但又飽經滄桑的樣子。多年來,地質勘探工作使他的足跡遍布荒山野嶺,甚至遠達非洲大陸。此人平時酷愛攝影,手裡拿著一部萊卡M9相機,這部相機的價值抵得上一輛轎車,與他的薪水有些不太相符。他最大的願望就是拍下一幅震驚世界的攝影作品。

王不才,年近三十,單身,從事建築設計行業,喜歡徒步旅行,曾經獨自一人穿越藏北無人區。他喜歡野外生存,坦稱自己對世界、女人充滿仇恨和厭惡。

部首火,電影學院畢業,平時沉默寡言,性格孤僻內向。他扛著一部攝影機,拍攝過幾部野生珍稀動物的紀錄片,他的願望是當一名電影導演。

七名網友在山下的小鎮上集結,這個小鎮非常繁榮,有著很多當地著名的野味餐館,吸引了不少富商官員驅車前來,食客雲集此地,熱鬧非凡。大家將行李放在鎮上的旅館裡面,採購了繩索、探燈、岩鎬、岩釘、回字扣、指南針、帳篷、睡袋等探險必備的裝備,還有必不可少的藥品和食品。

四個美女、三個探險經驗豐富的男人,他們背起裝備,向神祕的山洞出發了。

大家平時在網路上已經很熟悉了,這次見面,顯得格外親切。四個美女興致勃勃,一路上還唱著歌;三個男人談笑風生,聊起自己的探險經歷。經過一上午的艱難跋涉,他們終於到了山洞外。

他們在洞口前合影留念,亞圖和貓顏伸出剪刀手,小小和嘉嘉笑顏如花。

望雲說:「探險中可能會遇到各種危險,大家切記,不要在洞裡單獨行動。」

王不才說:「應該選出一個臨時隊長,我不建議選女人當隊長。」

部首火說:「我是男人,但我不想當。」

嘉嘉說:「歧視我們女性?」

小小寒黛如煙說:「我們合夥揍他們一頓吧,把臭男人們殺掉,扔到山洞裡去。」

貓顏說:「誰最帥,誰當隊長,要不就扔鞋子決定好了。」

亞圖說:「望雲當隊長,部首火和王不才是怪叔叔。」

望雲擔任隊長,大家排成一隊,三個男人分別在隊伍的最前和最後以及中間,擔當起保護女性的角色。大家打開安全帽的礦燈,每人都拿出一根金屬手杖,小心翼翼地向洞內深處出發。神祕的山洞,未知的黑暗,讓每個冒險者都不由自主地驚慌。大家的視線很快習慣了黑暗的環境,心情平靜下來。山洞裡的岩石犬牙交錯,崎嶇不平,有的巨石像大蘑菇,有的石頭層層疊疊狀如蓮花,古樹的根垂到洞裡,時而擋住去路,乾涸的地下河道崎嶇難行,潮濕處生長著苔蘚和地衣。這個山洞四通八達,小洞穴極多,穿過一處狹窄的石縫後,眼前豁然開朗,前方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洞廳。不可思議的是,洞廳的盡頭,竟然火光閃閃。

他們以為自己眼花了,呆立不動,每個人都把探燈照過去,卻還是看不清晰。隊長望雲要大家都關上燈光,黑暗中,大家看清楚在這個無人的山洞盡頭,竟然有什麼東西在燃燒。

部首火大喊了一聲,洞廳內回聲很大。

探險者知道,山洞中回聲大的話就表示沒路了,若回聲小的話表示還有路。

大家再次打開探燈,屏住呼吸,走到盡頭。

洞廳深處,有一些瓶瓶罐罐,岩壁凹處架著一口大鐵鍋,下面燃燒著火,鍋裡正煮著一個開膛破肚的人。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恐怖情景,過了許久,所有人都發出了一聲恐怖的尖叫!

大家慌作一團,感到極為震驚,貓顏和亞圖兩個女孩都哭了起來。很顯然,他們在這山洞裡偶然撞見了一個凶殺煮屍現場。在遇到凶殺現場的時候,不能亂動任何東西,應該保護好現場,立即通知警方。七名網友回過頭,不敢看大鍋裡煮著的屍體,嘉嘉拿出手機準備撥打一一O,然而發現山洞裡沒有信號。大家極力讓自己鎮定下來,經過簡單的商議,王不才和小小離開山洞,去山下鎮上的派出所報警,其他人原地守候保護現場。

部首火打開了攝影機,拍攝鍋內的屍體;望雲也用相機拍照,記錄下凶殺現場的情形。這些都可以成為警方偵破的關鍵線索。

亞圖心驚膽顫地說:「我要吐了,這味道聞起來就像煮羊肉,我們是不是該把火熄滅啊?」

貓顏說:「我求你們了,快點帶我離開這裡吧,保護現場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嘉嘉說:「拜託,小小和王不才快點帶員警來吧,我腿軟走不動了。」

望雲說:「我看清楚了,鍋裡煮的是一個女人,沒有頭髮,是一個禿頭女人。」

部首火放下攝影機,突然說:「大家都別說話,凶手應該剛離開不久。」



幾個小時過去了,煮屍大鍋下面的火漸漸熄滅了。

小小和王不才帶路,畫龍、包斬、蘇眉領著一隊員警趕到山洞。專案小組受當地警方邀請,正在這個城市召開刑偵技術研討會,接到鎮派出所的案情彙報,梁教授決定自己主持會議,派遣畫龍、包斬、蘇眉三人協助當地警方偵破這起煮屍案。

留在洞內的幾個網友見到員警,心裡的石頭落了地,紛紛扔下自己用來自衛的武器。

蘇眉安慰受到驚嚇的他們,逐一做筆錄。

包斬和畫龍帶著當地刑警對現場進行仔細地勘驗。死者為女性,二十歲左右,因為被煮過,面目難辨,肚皮已經剖開,挖出了五臟六腑,頭髮被剃掉,手指甲和腳指甲也被剪掉了。初步分析,凶手在這個人跡罕至的山洞裡生活過一段時間,凶手將死屍扔進鍋裡,點燃木柴,就離開了現場。隨後七名探險網友來到山洞,目睹這起恐怖離奇的煮屍案。



蘇眉做完筆錄,七名網友想要離開,畫龍上前制止了他們,沒收了他們的相機和攝影機。

包斬說道:「你們沒有警方的允許,誰也不許擅自離開。」

畫龍說:「你們配合一下,把手機和身分證都交給我。」

望雲說:「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讓我們走。」

小小寒黛如煙說:「我本來就不想給你們帶路,我真不想再來了。」

王不才說:「你們員警翻臉比翻書還快,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亞圖說:「是啊,搞錯了吧,我們是報案者,你們也審問我們半天了。」

貓顏說:「員警叔叔,我過兩天就開學了,我還得上學呢,求你們了,放我走吧。」

部首火說:「你們員警智商也太低了,不會認為我們是凶手吧?」

包斬說:「我們要搞清楚,你們中是否有人提前來過這個山洞。」



大家攤開手,七嘴八舌地表示這怎麼可能,他們一起在山下集結,一起進入山洞。

嘉嘉突然說:「我好像來過這裡。」

亞圖看著嘉嘉,有點害怕,抓住了身旁小小寒黛如煙的衣角。

科學實驗表明,人類除了有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五種基本感覺外,還有第六感。第六感是一種神祕的感知事物能力,不同的人會有程度不同的反應。比方說,一個人曾經做過的夢在現實中竟然發生了。很多人到了一個從未去過的新地方,突然發現自己非常熟悉那裡的景物。

嘉嘉表示,她對這個山洞就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感覺自己來過這裡。

包斬問道:「妳什麼時候來的,都看到了什麼?」

嘉嘉閉上眼睛,說道:「我看到……我躺在一個大鐵鍋裡,周圍有很多員警。我沒有穿衣服,無法動彈,只能在水中上下起伏,水越來越燙,燙得我失去了知覺。員警把我從鍋裡抬出來,我的眼睛還睜著。」

包斬、畫龍、蘇眉三人不約而同地回頭,員警們正七手八腳的把女屍從鍋裡抬出來。女屍死不瞑目,眼睛睜著,正看著這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