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野蠻遊戲5》試閱



在某個星球,有個少年生而為奴隸。

少年居住的星球,文明十分進步,

軍事科技高度發達。

而技術的先進,完全拜擁有媲美神祗力量的少女所賜。

這名少女非但長生不老,還能夠創造危險的毀滅性武器。

由於少女的神通廣大,

星球的居民獲得許多其他星球望塵莫及的特殊技能。

少女施展神力,造福星球的居民,眾人因此打從心底感謝少女。

但,不知何時起,人們開始利用少女的力量爭鬥搶奪,

甚至發動戰爭,侵略其他星球,

烽火連天,永無止境。

星球居民手上握有少女的神力當武器,

便濫用這力量,滿足自己的慾望。

對於展現敵意的星球,他們以暴制暴,

並以武力征服其他星球。

當此少年出生之際,戰爭已是家常便飯,

而許多貧民,生來就背負著上場殺敵的命運,

少年也不例外。

成為士兵,就是奴隸生來註定的命運。

星球戰火連綿,社會階級嚴明。

皇帝陛下為階級金字塔的頂層,穿金戴銀的貴族居中,

底層則是士兵和奴隸。

皇帝陛下窮兵黷武,貪婪無度,

實行獨裁統治全星球,終日對外開戰已見怪不怪。

擁有神力的少女,能夠憑空生出物體,卻不懂鬥智算計,

因此,光憑她一己之力,無從阻止皇帝陛下的惡行。

戰爭日復一日地延燒,擁有永恆生命的少女,

也日復一日地遭到利用……

眾多戰士拋頭顱灑熱血,為星球開疆拓土。

然而,擁有永恆生命的少女不幸殞落之際,

星球長年的光輝榮耀,也將迎向落幕。

星球面臨毀滅,人們因而流下悲傷的眼淚。

此星球,名為「地球」──





五歲那年,我開始住在監獄般的房間生活。

我們的星球終日戰火蔓延,父母將孩子賣給政府,維持溫飽,已是赤貧地區的常態。

被賣掉的孩子,鎮日忍受飢餓,一起床就得接受魔鬼訓練,有時甚至被迫參戰,大難不死返回後,繼續接受訓練。

我們天天與死亡為伍,即使在這場戰爭中倖免於死,但卻可能在下場戰爭中一命嗚呼。

低階戰士的待遇尤其悲慘,儘管年紀幼小,大家都認為死了就可以從這場苦難中解脫。

「20051號!」

這是我的名字。來到訓練場的那天,被分配到的兵籍號碼成為我的名字,因為父母不會替生來被當作商品的孩子取名。

我也不例外。父母親為了將我賣給訓練場,扶養我直到五歲,對我並無親子之情,眼中只有金錢。

受訓中的戰士被喊到名字後,牢籠的門自動開啟,將人放出去。

當我默默走到外面後,只見和我同年紀的少年們眼神呆滯,安靜地整齊列隊。我也不發一語地排好隊,等待下個指令。

沒人敢妄想逃跑。

這是理所當然的。訓練場蓋在一望無盡、佈滿塵土與岩石的荒涼地區,所以大家都明白逃跑只是白費力氣。況且,萬一被逮,會被高階戰士殺掉。

被賣掉的小孩,必須學會服從一切命令。

在這個星球,無論小孩大人,打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命運即已注定。生在窮苦人家,就是被賣掉當士兵;生在富貴人家,等同拿到通往統治階層的門票。而種種一切,都和性別無關。只要被父母賣掉,就終其一生必須以戰士的身分,為星球的利益流血流汗。

我出生貧窮,自然被賣到訓練場,成為戰士。每天起床直到夕陽西下,接受斯巴達式的訓練,忍氣吞聲地受苦受難。

若說一個人來到這世上具有意義,那就是為星球而戰,為星球的統治者,皇帝陛下,貢獻棉薄之力。

不過,並非每個戰士一輩子都得過著悽慘的生活。晉升的機會人人都有,所以大家都懷抱夢想,朝目標努力前進。

參加戰爭,就是戰士升級的機會。只要戰功彪炳,低階戰士就能獲得長官的青睞,視表現優異的程度,晉升的等級也會各有不同。

有些人甚至年僅十五,就已成為無上戰士。

我曾聽人說過,無上戰士住豪宅,吃佳餚,所以人人卯足全力奮戰,但並非為了星球的利益,而是為了成為無上戰士。

低階戰士們都希望將來能像我們的管理者一樣,當個高階戰士,立足於他人之上。



回首過往,被賣到訓練場前,父母親請我吃了一頓大餐,跟我道別。

這星球有個習慣,父母親將孩子賣給訓練場後,在離別的前一晚讓孩子吃山珍海味,稱之為「最後的晚餐」。

大多數的父母親,會邊用餐邊落淚。

是因為捨不得孩子離開嗎?不,我想應該不是。

泰半父母巴不得將小孩賣掉,因為賣小孩的報酬,遠高於五年間的養育費。

而諷刺的是,大多數孩子將最後的晚餐的美味牢記在心,所以許多人為了再次嘗到那時的美好滋味,努力當上高階戰士。

而許多孩子直到死亡時,仍不明白這個道理。



一個人,唯有真正理解自己的經歷具有何種意義,心智才會成長。

當我奇蹟似地存活到八歲,那年──

來到訓練場,匆匆已過三年,我總算適應了這裡的生活,也總算明白了生存的意義。

在同年紀的孩子之中,我的表現傑出,連高階戰士們也對我另眼相看。儘管我並不會因此感到驕傲,但卻深刻體會到能力的高低,對自己的處境多麼重要。

到了此時,訓練場允許受訓戰士彼此簡單交談,而大部分的人和其他夥伴進行交流,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探聽更多的生存之道。

但是,在同年紀的戰士中,有個人十分與眾不同。

恕我囉嗦,但我要再次重申,窮苦家庭的父母,絕不會替被當作商品的孩子命名。

儘管如此,175546號卻自稱「黑」。

「違反規定會被高階戰士痛扁耶。」

在同年紀的孩子中,黑的表現出類拔萃,但卻沒有半點企圖心。

在如此嚴苛的環境中,他卻過得游刃有餘,連我都覺得他鶴立雞群。

「管他的,這裡啥都沒有,取個名字大概就是唯一的娛樂了。安啦,我不會傻到當著他們的面說出名字的。」

除了受訓外,他時時刻刻笑容滿面。

在這個無所不用其極排擠對手的世界裡,沒人打黑的小報告,因為大家愛戴他、仰賴他。

總有一天,黑應該會成為高階戰士。

黑在各方面表現格外傑出,任誰都相信他前途無量。長度齊眉的烏黑亮髮,尤其是那雙清澈的藍色瞳眸,令人印象深刻。看著他溫柔的面孔,就彷彿心靈受到療癒,非常不可思議。

許多夥伴被派到其他星球遠征,最後不幸戰死沙場;而我和小黑八成因為運氣好,從未被挑中。

十歲的某一天,我和黑在小山坡上欣賞落日餘暉,他說道:

「這星球的人,恐怕永遠都不會停止戰爭了,因為一旦嘗到破壞的樂趣,人就會欲罷不能。大家過度依賴諾亞的神力,不斷侵略搶奪,遲早會走上滅亡。」

同樣是十歲,黑的思想卻比我成熟,藍色的眼眸中綻放著堅強的意志。

「說不定,我會比你先死。」

很久很久以前,我們的星球遭到滅亡,死而復生,如今卻能攻佔其他星球,這一切,都是來自被尊為神祗的諾亞的恩澤,若說我們是靠諾亞提供的能源過活,實不為過。

「你不怕死嗎?」

無論感情多好,黑都彬彬有禮地稱呼對方「你」或「您」,絕不直呼號碼。

「還好耶。」

我們不是生來就注定上戰場嗎?

畏懼死亡,如何殺敵?

「是喔……但我很怕耶……怎麼大家都不怕啊?」

黑的真心話,深深震撼了我。

我暗自心想,原來有人會害怕死亡啊……

後來,我們倆靜靜地觀賞夕陽西下。

翌日,我們也被分派遠征其他星球,搭上可容納數百人的太空船,離開家鄉。經過數次的空間跳躍後,我們數小時就抵達敵星,接著兵分幾路,搭乘卡車,朝敵人總部挺進。

上卡車前,負責指揮此次作戰的高階戰士,熟練地向我們這些低階戰士說明:

「各位聽好!我們已經抵達敵陣!該星球即將敗北,敵人垂死的掙扎自然會比想像中來得激烈,因此調遣各位進行支援!這次的任務十分艱鉅,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但你們已歷經千錘百鍊,想必這對你們來說不過是個小意思!希望各位直搗黃龍,取得勝利!以上!」

接著,車輪轉動聲不斷傳入耳內,而身體感受著卡車行駛中的震動。

包含我和黑在內的十名左右戰士,坐在小卡車的車斗,如同貨物似地被運往目的地。

高階戰士們的精神喊話只是為了提高士氣,其實我們特遣部隊是用完即丟的棋子,作用在於能殺一個敵人就是一個。

卡車彷彿是開往地獄的死亡列車,車斗中瀰漫著靜默的氣氛。

黑抱著膝蓋,一如往常,泰然自若。

我忽然覺得好奇,便開口問道:

「黑,你不怕上戰場嗎?」

他一聽,頓時露出大大的笑容,說:

「誰說的?我會怕啊,但你不怕,對吧?」

我們倆昨天也談過同樣的話題,當時我回答「不怕」。

黑的反問讓我啞口無言。

我本以為自己不怕死的。打從出生起,我就命中注定必須作戰;打從成為戰士的那一天起,我就時常與死亡為伍。

四周依舊寂靜,黑又開口說道:

「你真特別。不過,我認為,無論富人或窮人,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唯一的差別是死亡何時降臨。」

沒多久,我們來到敵方的大本營。一下車,只見先抵達的同伴們正和敵人對戰。

敵方的都市為巨大的堡壘,四周有高牆屏蔽,連要踏進入口都難如登天。爆炸四起,許多同伴被炸飛。

我們隨時都有喪命的可能。

高階戰士果然是在鬼扯。

我方處於極度劣勢,前所未有的緊張感席捲我的心頭。

和我一起下車的黑,卻平靜地佇立原地,出神地望著眼前的景象。

「黑!別發呆!你不想活了嗎!」

「好奇怪喔……我們到底是為何而戰?白白送死分明就是一種愚蠢的行為。」

黑恐怕因為緊張過度而失心瘋了。

我已自身難保,根本顧不得他,在拚命抵抗首次感受到的死亡恐懼的同時,不顧一切地朝敵人的堡壘衝去。

許多人被敵方砲彈擊中,不幸喪生,但援軍絡繹不絕地趕到,我方憑藉著人多勢眾,攻城掠地,奮勇殺敵,數小時後,我們總算成功踏進堡壘,敵方兵敗如山倒。

戰鬥結束,我們這一隊的倖存者寥寥可數。

我尋找黑的下落,但他並不在生還者的行列之中,大概也被炸死了。由於同伴們的遺體面目全非,根本無從辨識身分。

一般咸信,天堂是靈魂的歸處。儘管和黑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我覺得他獨樹一幟,還讓我瞭解到死亡的恐怖。

後來,我八成運氣好,身經百戰卻都大難不死。

升上中階戰士後,我被分派到第二十三組日本迎擊部隊,主要負責捍衛地球。由於戰功彪炳,我受到本星球的最高機構──皇帝陛下直屬部隊的青睞,一躍成為高階戰士。

而且,我終於如願以償地得到名字。

我的稱呼從20051號改為夏鮫。

日理萬機的直屬部隊忙得不可開交,所以選出四名菁英成立一個小組,名為春夏秋冬部隊,替他們分憂解勞,而我是其中之一。

我們四人的名字分別是春雨、夏鮫、秋醒和冬冷。雖然是以四季為主題隨意取的名字,但我仍然滿中意的。

春夏秋冬部隊全是低階戰士出身,於是立刻在地球蔚為話題。沒多久,我們的地位之高,僅次於皇帝陛下直屬部隊。

而本星球的核心人物──諾亞,神力與日俱增,當她能夠操控時間後,打造了平行異世界。而統治者設計比賽,讓古代人使用現代武器互相廝殺,藉此蒐集戰鬥數據,規模十分浩大。此活動為星球最大盛事,由皇帝陛下親自主導。

這項活動,就是野蠻遊戲。

到達法定年齡的星球居民,一律強制服兵役,參加野蠻遊戲,混進舉辦遊戲的該時代中,接受訓練。

但對諾亞而言,創造新世界消耗太多體力,無法長久持續。

於是,統治者決定,二〇〇九年度舉辦的野蠻遊戲為最後一屆,就此落幕。

在最後一屆的野蠻遊戲中,卻發生了重大事故。

本星球的核心人物,諾亞,背棄了我們。

長年來,諾亞一直對自己的神力遭人濫用,戰爭奪走無數生命,感到厭倦。

話說回來,諾亞本來就是被迫當幫兇……

諾亞在二〇〇九年代的人們幫助下,非但如願擊垮野蠻遊戲營運委員會,連皇帝陛下直屬部隊以及春夏秋冬部隊也都全軍覆沒。

但是,諾亞卻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

本以為她萬分痛恨這星球,但卻讓我們繼續生存下去。

而且,她還讓所有人死而復生。

在野蠻遊戲的尾聲,我也背叛了皇帝陛下,對他拔刀相向……

因為,我最無法忍受自己的夥伴遭人遺棄。

所以,那時,我立下重誓──

我要靠自己的力量,重建未來世界。

重建這個邁向滅亡的未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