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二天中午,王彪打來電話說那一小塊藍水翡翠料子,因為在打磨的時候,最後一道工序中發生了一個小小的意外,要是想要趕在賈似道的翡翠店鋪開業的時候把雕刻完成的成品給送到臨海來,是不太可能了。

電話裏,王彪還特意問了一句:「小賈,你就實話說吧,對於我這邊的這件藍水翡翠作品,你那邊的店鋪開張是不是一定要用到?如果是一定要用到的話,我就再去催一催。我想,也許還是有辦法可以搞定的。」

對此,賈似道還能說什麼?

在翡翠料子的雕刻中,偶爾出現一些小意外,也是在所難免的。哪怕就是請一些雕刻名家來進行雕刻,也不能避免這樣的情況。無非是那些名家,在雕刻的時候,事先會對整件翡翠料子的紋理走勢進行一番深入的瞭解,而且在設計翡翠飾品形態的時候,大多數都會根據翡翠料子的大小、紋理、顏色來進行,從而做到儘量避免在雕刻的過程中出現問題。

但是,這也僅僅是盡力而為。要是一個雕刻師傅在一生雕刻作品的過程中都不出現任何問題,那麼,他就不是人,而是雕刻行業的神了。

賈似道苦笑著答了一句:「王大哥,既然那邊趕不過來,也就不用勉強了。我這邊的翡翠飾品在樣式上、品質上還是足夠撐得住場面的。想要你那邊的那件藍水翡翠飾品,是為了增加一些翡翠的色彩多樣性。」

「呵呵,如此說來,要不要我從公司裏給你帶幾件藍色翡翠飾品過去啊?」王彪在聽了賈似道的話之後,很快就明白了賈似道的處境,還提出了一個讓賈似道有些心動的辦法來。

「我看……」賈似道琢磨了一下,「還是算了吧。」

畢竟,人家的東西,終究是人家的。那件藍水翡翠飾品裏,雖然有王彪的股份在,但是好歹那件東西出錢最多的是賈似道,那麼賈似道在自己的翡翠店鋪開張的時候用來裝飾一下門面,自然是無可厚非的事情。但要是僅僅為了這個理由,就要那邊的雕刻師傅在發生意外的情況下,還千趕萬趕地硬趕出來,萬一在雕刻或者打磨的時候,再出現一些紕漏,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這也是賈似道考慮了一下就拒絕了王彪的建議的原因。

現在自己的翡翠店鋪開張在即,店鋪內的翡翠飾品還需要向別人借,即便王彪、劉宇飛這樣的翡翠大商家不會介意,賈似道自己也會不好意思的。

問了一聲王彪是不是可以趕得上國慶這天的開業,得到確定的答覆之後,賈似道掛了電話,心裏暗自給自己鼓勁。看來,這些「十二生肖」在翡翠店鋪開張的那一天展出是必然的了。

至於究竟要以什麼樣的形式出現,比如是計畫中的三件套:蛇形翡翠耳釘、龍形翡翠胸針、鼠形翡翠戒面,還是要在接下來的三五日之內就趕出所有「十二生肖」套件,賈似道輕輕地歎了一口氣,心裏琢磨著還是按照預定計劃來實施吧。

一來,時間上不太允許,即便賈似道可以趕工雕刻出七八件「十二生肖」來,但是想要一套十二件全部雕刻出來,實在是太趕了,容易出錯不說,也會影響到這一套翡翠飾品的整體品質。

二來,在自己的「綠肥紅瘦」店鋪開張之後,就是省城的珠寶展了,如果同樣一套翡翠飾品,在臨海這邊先出現了一回,過了三五天之後,就又在省城珠寶展上出現,那也顯得「綠肥紅瘦」太小家子氣了。

賈似道可不想給自己的翡翠店鋪,造成一種沒多少件極品翡翠飾品的印象。

在開業的時候,先拿出「十二生肖」中的三件以及天然原生態的「紫眼睛」,然後到了省城珠寶展那邊,再全部拿出十二件作品,就能持續不斷地給人震撼的感覺,彷彿「綠肥紅瘦」翡翠店鋪內的翡翠珍品無窮無盡一樣。

當然,如此一來,在翡翠店鋪開業的時候,除去「十二生肖」中的三件飾品之外,其餘的珍品翡翠飾品展出就需要好好計畫一下了。

賈似道在三樓的儲藏室裏,把所有存放翡翠成品的格子都給打開來,此外,把那些小件的比較上乘的翡翠料子也全部取了出來,相互比較了一下,從顏色、質地、水頭等方面,全面地考慮了一下,當即就取出了不少翡翠料子,給送到了一樓。

許志國在看到賈似道的計畫之後,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兒,嘀咕了一句:「老闆,你這可是極度壓榨我們幾個人的勞動力啊。我嚴重地抗議,我們要增加勞動報酬。」

「就是,即便不增加工資,給我們一點其他獎勵,也是應該的嘛。」另外一位年輕雕刻師傅站在許志國的邊上,起哄道:「要不然,老闆你就再拿出這麼多極品翡翠料子來讓我們雕刻吧。拿得越多,就顯得老闆您的誠意越大。」

「你還真以為我家是開礦場的啊,極品翡翠料子要多少就有多少?」賈似道無語地說,「即便是開礦場的,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切出無窮無盡的極品翡翠料子來讓你們雕刻吧?」

「老闆,我覺得您現在擁有的翡翠料子,比那些開礦場的公司都要多得多了。」許志國笑著說,「至少從切出極品翡翠的機率來說,您這邊出高品質翡翠料子的機率是我這輩子見過最高的了。」

「你小子才幾歲啊,還這輩子呢。」賈似道沒好氣地笑道。

許志國卻詫異地看了賈似道一眼,隨後詭異地一笑,輕聲說道:「老闆,您似乎沒有意識到,您比我的歲數還要小一些吧?嘿嘿,我這說的可是實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