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山姆‧井田

我在美國一個沒有日本社區的鄉間長大。大約四、五歲的時候,祖母會從西雅圖寄愛心包裹給我們,裡面通常是醬油、乾味噌、香菇,還有各式各樣的醬菜或醃梅子。有時候包裹裡還會有一包摺紙用的紙,說明書上總是有六種傳統款式的摺法。我們還有一本相當基本的鳥類摺紙書。那時候我覺得有的款式非常困難,弄不清楚要怎麼摺。有的雖然夠簡單,但摺出來讓人不滿意。還有少數幾個款式好像在變魔術,每個步驟加起來竟能得到出乎意料的成果。我一遍又一遍地練習摺這些模型─常常是用學校的作業紙─直到搞懂其中的邏輯、可以閉著眼睛靠記憶重新摺出來為止。



青少年時期我很少摺紙。成年以後,我偶爾會在機場的書店或禮品店買一本摺紙書,找其中一兩個款式來試摺。沒想到就在我荒廢的這段時間,摺紙的成長速度這麼驚人!也許是因為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摺紙,從來沒有思考過摺紙的創意面。我漫不經心地摺過的每一種款式,都是某個人的實驗、決定與細心記錄的結果。



我加入了一個摺紙團體,定期在紐約的咖啡館碰面,討論摺紙,也動手摺紙。我們什麼都摺,組合式、棋盤鑲嵌式、動物、器物、家具等等,常常摺到那家店打烊為止。有一些摺友跟我一樣從小就開始看著圖解摺紙,只是他們從來沒有中斷過。他們到世界各地去參加摺紙大會,發明新的款式,有的還在書刊上發表。我對廣闊的摺紙世界有了新的認識,也因此更懂得欣賞一些傳統的日本摺紙款式,無可否認地,這些傳統摺紙為他們美麗的作品帶來了活力和啟發。

有時候,我會應邀為團體講授摺紙課。不管是大學名校的研究生,還是社區中心的年輕孩子,大家似乎都在程度相似的歷程中進步,從挫敗、下決心、獲得成就感,到領略樂趣。今天依然在世界各地流行的傳統摺紙款式中,有些全憑口述的方式流傳了好幾百年,所以說不定透過摺紙,我們可以找到某種全人類共有的創意潛能。



有時候會有人問我,我的職業,也就是製作立體書,是不是和摺紙有關。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雖然表面上兩者都牽涉到摺紙,但在更深的層次上,我相信摺紙和所有的藝術工作者都有關係。也許是因為小時候有學習傳統摺紙的經驗,我在生涯早期就選擇從事紙藝工程。隨著立體書愈來愈複雜,我難免會忍不住想要強迫紙張屈從我的意志。而我發現紙張往往會反抗,於是做出來的東西就變得散亂、瑣碎,或是機關的設計無法適當運作。而傳統摺紙則是利用紙張的特性來表現形態,提醒我們別忘了簡潔與優雅。我聽說米開朗基羅曾形容雕刻是把型態從大理石中釋放出來的過程,日本摺紙大師吉澤章也說過類似的話,他表示摺紙的過程如同一個胚胎從發育、成熟到顯露。我仍然覺得摺紙是一項能夠放鬆心智、滋養靈魂的活動。



這本書包含了大量的資訊,以及最重要的幾種日本傳統摺紙款式。不管你是第一次接觸日本摺紙,還是已經走在這條路上,我都希望你能從這本書的內容中得到啟發。祝摺紙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