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思考」就是「改變」自己



想要發現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組合,必須具備許多想出好點子的能力。

因此無論是精神上或肉體上,集中、散漫、放鬆等各種身體精神上的變化,皆會成為啟發心中靈感的契機。

不知何故,靈感大多不是在集中思考、而是在思考終於有所突破時,或是在出現變化及放鬆的一瞬間才會不經意地出現。

總體而言,當出現新的想法時,"從世上脫離"這件事十分有幫助。

所謂"從世上脫離",簡言之就是將世上的常識及價值觀、傳統的解釋、既有的法律秩序暫時抛卻在腦後。當處於沒有框架及束縛的狀態時,才能夠萌生自由奔放的想法。

相反地,若心中對於某人存有諂媚、顧忌、人類政治、擔憂、掛念、憂慮、煩惱、著急、疾病、窮困、抑鬱等看法時,要讓想法無拘無束地發展起來是極為困難的。

因此所謂的「思考」,與自己的生活方式及目前的生活狀態息息相關;因為新的點子不會無端從天而降,而是由當前的自己所創造出來。

如果維持一成不變的狀態,那麼就不會有新的點子誕生。墨守成規的人只會想出千篇一律的過時想法。

新的想法是由全新的自己所創造的。

為了要達成這個目標,必須讓自己的心境開始轉變,以變成全新的自己。

一切事物都有可能成為這個變化和重生的契機。比方說在凝視昆蟲時、或者是經歷親人生離死別之際,也有不少人是在閱讀之後開始改變自己,甚至是經過長時間的思考才得以讓自己產生蛻變。

我們無法將這些重生的契機加以整理及分類。只有一點可以確定,就是只要存有被動鬆懈的心態,便無法讓自己破繭而出了。



◎打破所謂「常識」的思考藩籬

安於贊同「多數意見」的人不會有新的發展



最大的偏見,就是在社會上學到的「常識」。

雖說「根據一般觀點」相當重要,但是我們必須了解這些並無法保證總是正確的。

所謂根據一般觀點,只不過是「多數人不加思索、毫無根據的看法」罷了;隨著時代變遷,一般人的觀點也會逐漸改變。

例如,在開始思考「人類對於大自然⋯⋯」時,思考會受到常識等先入為主的觀念所牽引,於是造成自然與人類站在對立面的情況,這可說是現代所產生的偏見。稍微動動頭腦便會了解其實人類也包含在自然當中,這種事任誰都很清楚吧。



常識會因時代、社會、團體而有不同的認知,廣義來說,它也可稱為一種偏好的共通前提。

因此只要我們總是依照常識進行交談或行動的話,在社會上別人就會認為你是一位「正直成熟的大人」。

然而所謂的「思考」是為了要創造出一個全新方向或解釋的行為,所以想要進行思考的人,必須擺脫常識這種「不夠嚴謹的刻板印象」的束縛。簡單來說,為了擁有更寬廣的視野,要讓身心從常識的桎枯中解放出來。



.為了從「常識的牢籠」中獲得自由



那麼實際上該怎麼做才好呢?

並不是要我們刻意違背世俗,並採取違反常理的思考方式,而是在常識的框架中,將我們平常所使用的言語及表達方式暫且篩選出來之後,再選擇慎重的言語來進行思考。

因為常識上的言語及表達方式有不少都已經先包含價值判斷於其中,這些反而助長了偏見。

在「有常識的人」這句話的背後,很顯然地包含「守法的好市民」這種價值判斷。「有常識的人」其實是指以世俗的眼光看待全世界,代表眼界狹隘的人。



希望各位不要因此誤解,常識並非從頭到尾都帶有偏見的味道。

帕斯卡認為「在庇里牛斯山的這一邊為真理,到了另一邊就是錯誤的」,這就是特定文化只適用於某個地區及時代當中的例子。因為原本就有先天上的限制,所以無論產生多少常識,也會出現增加偏見的可能性。



常識對於處於相同生活模式及文化形式的人們而言是非常「理所當然的事情」,所以對於「常識」這種名詞本身也完全深信不疑。

常識這個名詞,在日本也只不過是在最近一百年前左右所出現的新名詞,然而卻鮮為人知。

明治時代,日本致力於翻譯西洋的文獻,當時創造出「主觀」、「客觀」、「觀念」、「存在」、「戀愛」等這些日本人前所未有的觀念名詞。

「常識」一詞也是在此時翻譯所產生的新名詞,這表示在明治之前的日本並沒有常識這樣的詞彙。

即便沒有所謂常識的名詞,不過當時似乎是使用「中庸」這個名詞,「中庸」的內容,即是現代所說的常識。

常識這個新名詞是由「共通感覺」、也就是英語的common sense直接翻譯而來。狹義來說,它和亞里斯多德所說的「人類之間共通的感覺能力」有異曲同工之妙,同時也和笛卡兒主張的「人類共通的識別、判斷能力」不謀而合;現代所使用的正是後者的意思。

不僅如此,在日本的日常生活當中,「常識」也含有禮貌、禮儀的意思,或者大多使用「一般常識」來表示。比方說在葬禮時不會穿著明亮的衣服,而是穿上黑色基調的服裝,將此視為一般的「常識」。

這種說法,言下之意就是強調遵循常識生活的就是正直人類的意思。



.這真的是你自己的想法嗎?



儘管也可以認為「常識只不過遵循世俗慣例罷了」,不過常識卻時常被視為「受到公認的正確事情」。

因此以一般常識作出的思考及行為,是完全不用受到檢驗的正確做法,從未有人對於常識正確與否提出質疑。

為何會如此呢?是因為大部分的人們都懶得自己思考,只喜歡簡單明快即有立竿見影之效的事物;無論古今中外皆有這種現象。



於十七世紀的歐洲生活的帕斯卡著有《思想錄》一書,其中有這麼一段話:



為何人們要遵照古老的法律及意見呢?是因為這些已經面面俱到了嗎?不對,這些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多樣性的根本從我們身上去除了。



偏見從這種怠惰的態度當中漸漸萌芽,同時省去自己細細思考及玩味的麻煩,使得人們總是尋求某人的見解。

所以當我們無意間看到或聽到某位來頭不小的名人發表意見時,就不會重新思考內容正確與否,而盲目地直接將其視為正確的見解。

加上這種方式不僅簡單,而且無須多加思考便能理解,經年累月之下就像常識一般輕鬆迅速地取得人們的信任。一般而言,在人們平常的想法上稍微加油添醋一番的見解,會得到不少人的支持。

尤其當作出自己較為滿意、或是與自己想法不謀而合的結論時,即便它的前提充滿了各種偏見,人們也會認為這個結論完全無庸置疑,並且大力地支持它。



當開始圖利自己時,甚至會利用條理分明的邏輯創造出偏見。

這個典型的例子,不正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小說《罪與罰》中,年輕的主角拉斯柯尼科夫為了讓殺人行為正當化所使用的邏輯嗎?

拉斯柯尼科夫利用自己比生命所剩無幾的當舖老太婆更有價值這樣的論點,因而下手殺害老太婆並奪取錢財。

現代的犯罪者也會將自己所作所為的主因或間接原因,歸納於社會背景或人生境遇。這些也是從偏見衍生出來的強詞奪理論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