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書摘



第一部 米里艾主教



沒有門鎖的房子



時間是一八一五年。六年前,查理.米里艾在南法的迪涅接任主教。米里艾主教已經是七十五歲的老人了,和小他十歲、未婚的妹妹芭迪絲汀,以及一位與妹妹同年的女僕瑪格洛,三個人一起生活。主教公館建於一百年前,是一座符合主教身份的美麗石造宅邸,庭院裡長滿大樹。公館隔壁,有一棟附有小庭院、外觀簡陋的兩層樓建築。那是過去為了窮人而建的慈善醫院。

在他接任迪涅教會的第三天,米里艾主教巡視了這家慈善醫院。視察一遍之後,主教把院長叫到公館來。

「院長,目前住院的患者有幾位?」

「有二十六位。真沒辦法,狹窄的病房內都塞滿了病床,房裡的空氣也不好。」

「你說得對。」

「院子也很小,沒辦法讓正在復元的病人散步。」

「我也這麼認為。」

「如果傷寒之類的傳染病流行起來,一下要送一百個患者來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主教思索了一會,便這麼說:

「院長,在您的醫院裡,五、六個房間就擠了二十六個病人。相較之下,怎麼說呢,這棟可以住上六十個人的寬敞宅邸,卻只有我們三個人住。這樣不對吧?不如我們搬到醫院去,讓患者來住這間公館吧。」

院長嚇了一跳。第二天,主教一家很快就搬進醫院,把二十六個貧窮的病人移到主教公館去了。

米里艾主教生於高貴的法官家庭,因為法國大革命失去了所有財產。主教有一萬五千法郎的年俸,主教的妹妹每年則有五百法郎的年金。他們搬進醫院那天,主教就決定一年只用一千五百法郎,剩下的錢用於鎮上居民的教育,或用來救助窮人。

雖然是非常簡樸的生活,十分尊敬大哥的芭迪絲汀,從不曾抱怨。多虧女僕瑪格洛省吃儉用,芭迪絲汀又很精打細算,即使鄰近村落的司鐸來訪,也能得體的招待客人。

看到主教的生活情形,省議會決議一年支付三千法郎,作為巡視教區的車馬費;但主教還是全都捐出來,作為慈善醫院患者的餐費,或用於孤兒院的花費。對主教來說,稱得上是財產的物品,只有一套六人份的銀製餐具,以及一隻用來舀湯的銀製大湯勺。瑪格洛開心的望著粗糙的白色桌布上閃閃發光的銀餐具。主教經常這麼說:

「銀餐具說來奢侈,唯獨這個東西我戒不掉呢。」

此外,還有一對銀製的大燭台,是姑婆留給他的遺物。這對燭台總是放在主教房間的暖爐上。招待客人的時候,瑪格洛會點上兩根蠟燭,擺上餐桌。每天晚上,瑪格洛會把六人份的銀製餐具,收進主教床邊的一個小櫥櫃。但是櫃子並沒有上鎖。

不只是櫃子,在主教家裡,沒有任何地方上鎖。面對大教堂廣場的餐廳大門,本來都上了門閂和門鎖,像監獄的大門似的,主教把這些都拆掉了。

現在,路過的人只要一推門,隨時都能進來。

一開始,妹妹與瑪格洛對沒有鎖的門都感到十分不安,主教卻這麼說:

「既然如此,妳們就把自己的房間鎖起來吧。醫生和神父的家,一定要隨時敞開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