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高堂會審

目送馬車離開,江絮才轉身進了江府。

一進門,便覺得眾人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對。有好奇,有輕蔑,有幸災樂禍。

走出一段,耳邊隱約傳來後方下人的交頭接耳聲:"大小姐回來了,她怎麼敢回來喲?做下那樣的事情,也不知老爺夫人怎麼懲罰她?"

"小姐?"梅香不禁握緊了包袱。

江絮勾了勾唇,低聲道:"別怕,依計行事。"

梅香咬著唇,點了點頭。

兩人徑直往芙蓉院走去,才走到半截,便被珊瑚攔住了:"大小姐,還沒給老爺和夫人請安呢,這是要往哪兒去?"

"我在外面沾了一頭一臉的灰塵,怕此時見老爺夫人失禮,本想回去換身衣裳再去的。"江絮道。

珊瑚的眼珠子轉了轉,忽而咯咯一笑道:"灰塵?怕不是風塵吧?"

風塵,一意為風塵僕僕,二意為風塵女子。

江絮眼眸一沉,隨即低低一笑道:"珊瑚姑娘真是有學問,不愧是夫人身邊的。"

等閒人家,誰把這等詞語掛在嘴邊?說不定會被人指著罵一句沒教養。

一句軟軟的刺,把珊瑚堵了回去,臉色不善地道:"大小姐出去一趟回來,真是好威風呢。既如此,也不必梳洗了,隨我去見老爺夫人吧。"

"梅香,妳去把東西放下,我隨珊瑚姑娘過去給老爺和夫人請安。"江絮轉頭對梅香說道。

梅香才要答,突然被珊瑚攔下了:"等等!"

珊瑚伸出手臂,攔在梅香身前,挑著眉頭道:"一起過去吧,難不成這包袱裡,還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

看著珊瑚挑釁的目光,江絮一笑道:"珊瑚姑娘的心思,真是迥異常人。"目光掃了掃梅香肩上的包袱道:"既如此,珊瑚姑娘便前面帶路吧。"

珊瑚得意地哼了一聲,轉身帶起路來。

梅香抱緊包袱,跟在江絮身邊,緊緊盯著珊瑚的後背。想起那日珊瑚打她的一巴掌,臉上又隱隱作痛起來,目光不由恨恨的。

江絮偏頭看了她一眼,對她輕輕搖了搖頭。

※※※

進了院子,江絮對江子興和陶氏行禮:"老爺,夫人,絮兒回來了。"

"妳還有臉回來?"江子興冷哼一聲。

江絮愕然抬頭問道:"老爺,為何如此說?"

江子興下巴一點,對珊瑚道:"打開她的包袱,看看裡面裝了什麼?"

"老爺,這是要做什麼?為何要搜查絮兒的包袱?"江絮一臉不解。

江子興沉聲說道:"妳做了什麼好事,心裡不清楚嗎?"

"絮兒實在不知。"江絮低下頭道。

珊瑚已經將包袱搜查一遍,瞧來瞧去也沒什麼值得說的,便把目光落在其中一雙鞋子上:"這是什麼?不似咱們府裡的東西?"

江子興一聽,立刻說道:"呈上來。"

珊瑚便把那雙鞋子拿到江子興的眼下:"老爺,這鞋子的樣式奇怪,絕不是咱們府裡的東西。"

只見這是一雙只有半指厚的軟緞拖鞋,全部用細軟的緞子做成,鞋面只有一半。穿上後,腳跟便會露出來,看起來十分輕巧軟和,又貼腳又舒適。鞋面上繡著傲雪寒梅,針線精緻之極,一看便知下足了工夫。

這種樣式的拖鞋,便連馮氏也是第一次見到,更別說珊瑚等人了。頓時,全都用懷疑的目光看過來。

"妳從哪裡得來的?"江子興沉聲含怒。

江絮一臉不解道:"我昨晚不是宿在傅家嗎?傅家小姐向我好生顯擺了一番,她屋裡都有什麼東西。最終,送了我一雙她的拖鞋。我不要,她還不高興,說她有一櫃子,我不要就是嫌棄她。我沒辦法,只好收下了。"

"當真?"江子興皺起眉頭。

江絮點點頭道:"當真。"

才怪。

當陶氏從懷裡拿出這雙拖鞋時,傅明瑾簡直兩眼放光,幾乎要撲過來搶了。直到陶氏答應給她也做一雙,她才滿意了,為此被鄭穎容好一頓嘲笑。

"老爺,我可以收起來了嗎?"忽視一旁馮氏的目光,江絮看向江子興說道:"傅家小姐的脾氣很不好,她若知道我把她送的東西隨便丟,下次見了定不饒我。"

拜江予彤所賜,江子興對傅明瑾的脾氣早有耳聞,點了點頭道:"收起來吧。"

江絮便上前一步,沖珊瑚伸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