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溶月玉殞

時光易逝,轉眼三個月過去了。

屈指一算,皇上在行宮裡已住了大半年。此時已進了秋日,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還有幾天就是中秋節了。

皇上命人回京傳下聖旨,命太子領著皇太孫和剛出世三個月的玄孫到行宮住上幾日,共度中秋節。

太子接了旨意後,立刻命人叫了皇太孫前來商議。

"阿曜,你皇祖父忽然傳旨命我們父子去行宮小住。"太子略略皺著眉頭,沉聲說道:"我接了旨意之後,眼皮總在跳,像是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似的。"

上一次有這樣不妙的預感,還是在數年前的戰場上。那一次,他受了重傷,差點丟了性命。

皇太孫眼中寒芒閃動:"父王疑心燕王會借機對我們動手?"

自蔣溶月去世後,皇太孫整個人清瘦了不少,性情愈發冷厲,不喜說話,目光深幽冷然,讓人看上一眼,就打從心底生出寒意。

太子緩緩點頭道:"是。我確實有這一層顧慮。"

"你皇祖父服用長生丹也有一段時日了。若是長生丹真的含有讓人上癮的藥材,那現在也該有了效用。你皇祖父是離不開長生丹了。這道聖旨,不知是你皇祖父的意思,還是燕王所為。"

皇太孫冷冷的扯了扯唇角:"肯定和燕王脫不了干係。皇祖父在行宮住了大半年,燕王也在暗中籌備謀劃了大半年。現在自覺勝券在握,已經按捺不住,想趁著中秋節對我們父子動手了。"

太子的面色愈發凝重:"我也是這般猜想。不過,你皇祖父下了旨意,這一趟行宮之行是沒辦法推辭了。"

"為何要推辭?"

皇太孫聲音冷然,語氣中溢出凜然殺氣:"燕王虎視眈眈這麼久,我們一直提防戒備,等著他出手。我早已等得不耐煩了。他膽敢動手,正合我心意。

就趁著這次機會,讓皇祖父看清燕王的真面目,徹底剷除了這個隱患!父王也就能徹底安心踏實了!"

這番殺氣騰騰的話,聽得人熱血沸騰。

太子眉頭一舒,唇角總算有了一絲笑意:"你說得倒是輕巧容易。我只怕有個什麼萬一,會傷及你皇祖父。"

這話聽著,就有那麼一點言不由衷了。

皇太孫和太子對視一眼,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口中淡淡說道:"皇祖父是真龍天子,福壽綿長,自有上蒼庇護。父王不必擔心!"

頓了頓又道:"我會隨著父王一起去行宮。不過,念兒還小,不宜坐馬車奔波,就讓母妃陪著念兒留在府中吧!"

孩子一出生就沒了親娘,身體也比普通的嬰兒更孱弱,這三個月來根本就沒抱出過屋子,哪裡禁得起車馬勞頓。

太子點點頭道:"你說得對,念兒就留在府裡。等到了行宮,我自會向你皇祖父解釋。想來你皇祖父也不會介懷。"

接著,父子倆又商議起了此行的具體事宜。

……

五日後。

行宮外,遠遠的就能看到太子儀仗。

太子的親兵侍衛來了約有五百人,馬蹄聲陣陣,猶如沉悶的鼓聲不停在響。若是膽子小的人聽了,只怕會嚇得腿軟腳軟。

燕王做足了禮數,出門十裡相迎。

闊別了大半年未見的兄弟兩個,見了面格外親熱。

"六弟,這些日子辛苦你了。也幸好有你一直照顧著父皇,我才能安下心來打理朝政。"太子親熱的拍了拍燕王的肩膀,臉上滿是笑意。

燕王笑著應道:"這是我份內之事。大哥這般誇讚,倒讓我汗顏了。朝堂安穩,都是大哥勤勉之功。我什麼也沒幫上忙,只能多照顧父皇的龍體,也算是為大哥分憂了。這一回大哥到行宮來,不妨好好住上幾日再回京。"

太子連連應好,

一派兄友弟恭的和諧融洽。

燕王的目光又落在了一旁的皇太孫臉上,不無關切的歎了口氣:"阿曜,三個月沒見,你清瘦了不少。我知道蔣氏的死令你傷心,不過,再難過也得顧及自己的身體。死者已矣,活著的人應該更好的活下去。"

這番看似關切的話,像一把犀利的刀,深深的刺中了皇太孫的傷疤。

皇太孫扯了扯唇角,眼裡毫無笑意,一片冰冷:"多謝六皇叔關心,我會將這份忠告謹記於心。"

四目對視,俱都閃過冷然的殺意。

不過,這殺意都是一閃而逝。快得讓人察覺不到,幾乎立刻又恢復如常。

半個時辰後。

太子和皇太孫一起跪下請安:"兒臣見過父皇。"

"孫兒給皇祖父請安。"

皇上朗聲一笑道:"罷了,都免禮吧!"

太子笑著謝了恩,率先站直了身子,略一打量皇上的面容,暗暗心驚。

皇上這幾年來龍體老邁,時常纏綿病榻,面色頹然蒼白是常態,看著便是一個垂垂老矣的老人。

可此時,皇上的面色竟紅潤了不少,笑聲中氣十足,看著年輕了幾歲不說,就連額上的皺紋也淺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