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相信大家在日常生活裡遇到有關經濟的報導時,應該常有「這到底是為什麼?」的疑問吧,或者狐疑「預測股價漲跌的那些人,真的都那麼準嗎?如果真那麼準,是不是個個都變成富人了?」。

這些疑問當中,有些只要多看一些經濟學教科書就能明白道理,但也有不少疑問連專家之間都存在各種說法,根本沒有所謂的「正確答案」,就連「為什麼安倍經濟學能讓經濟復甦?」這個問題,也不容易找到明確的說明,甚至有許多疑問根本沒有得到解決。

為解答大家的這些疑問,我絞盡腦汁試著列出大家應該會覺得狐疑的事項,並以我自認應該是正確的答案做說明。

自從一九八六年夏天進入日本興業銀行調查部服務以來,整整三十年間,我持續在注意日本經濟等問題,做為中間結算的一環,試著挑戰「回答不知道正確答案何在的問題」。為滿足大家,我將竭盡全力,若大家都能因此理解經濟的架構,那就是我最大的榮幸了。

不過本書並非理論書、也不是教科書,閱讀時肩膀千萬別太用力,也別皺著眉頭閱讀,務必當成「頭腦體操」來享受閱讀樂趣,因為我自己就是「邊享受頭腦體操樂趣」邊寫出本書的。

經濟是靠「冷靜頭腦與火熱的心」在運作,所以一向會在「看破對方手腳而提高價格來暴賺」的「道理」,與「這種做法很不厚道」的「道德」衝撞中,不斷展開。

在這種情形下,本書將傾全力說明這種道理。換句話說,就是以思考「滿腦子只想著賺錢的人,如果為此拼命努力會有什麼結果」為主。由於本書將以此為前提進行分析,或許會讓部分的人誤以為我是個「愛錢又無情的人」,但我完全不認為自己是個無情的人,因為我和多數人一樣,也會參與各種捐贈活動。

為什麼我會參與捐贈活動,這種事無法用道理說明,所以本書將不提及這部分,因為面對接下來正打算利用本書學習道理的大家,如果我說「雖然無法用道理來說明捐贈活動,但這是很棒的一件事,大家也一起來吧」,那就太失禮了。

要被認為是無情的人,還是被認為是失禮的人,在衡量輕重後,我選擇了前者,尚請大家能體會我內心的苦(笑)。

由於篇幅的關係,本書將省略對基本用語的解說,若有必要,不妨同時閱讀經濟入門書。若要我推薦,當然以拙著《增訂版 淺顯易懂日本經濟入門》及《世界最淺顯易懂的有用經濟教科書》為最了......(笑)。

有些項目會以我個人的超少數派學說為主進行解說,上面會附※暴論記號,閱讀時不妨一邊思考如何反駁我,但不能只是用「這種講法太沒常識」的理由來反駁,應該具體指出哪裡錯、為什麼錯。請努力批判我吧,雖然當大家無法反駁,只能贊同我時,我會很開心。

附帶說明,「日本的財政絕不會破產!如此主張的根據(參照207頁)」是我實際在財務省新人講習會上使用的教材,而且我每次都會出題,要求聽講的新人「設法提出反駁,如果無法反駁,只能贊同我的話,保證無法在財務省裡出人頭地」。每次新人聽到這番話,都會當場失去享受頭腦體操的樂趣,但各位讀者反正沒有出人頭地的問題,所以儘管輕鬆享受頭腦體操的樂趣吧。

             

塚崎公義



內文摘文



第一篇 吃到飽讓客人與店家皆大歡喜......

大家有去吃過自助式的店嗎?就是食物被集中擺在中央桌上,然後由客人自行拿取,想拿多少就拿多少的餐飲店。明明有很多客人都說「才付三千日圓卻吃了四千日圓份」,為什麼店家就是不會倒?



這種自助式的店,也就是所謂「吃到飽」的餐飲店,很受食慾正旺的年輕人歡迎,因為通常會去這種店的年輕人,大多心裡想著「單點要四千日圓的料理,只要三千日圓就能吃到了」。

但對「在一般店裡吃二千日圓的料理就很飽」的銀髮族來說,基本上不會去這種三千日圓的自助式餐飲店。換句話說,會來這種店的只有「以為能撈夠本的食慾旺盛客人」。既然如此,為什麼這種店能存在?當然有可能是因為這種自助式的餐飲店,推出的料理品質都比較差,不過此處先以品質一樣的例子來分析。



店家不會虧損嗎?

首先若是一般的店,單點價格若是四千日圓,其中應該包含有店家的利潤與服務人員的人事費,但吃到飽的店採用自助式,當然可以省下服務人員的人事費,成本會比較低,因此不至於虧損,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吃到飽的店通常比較受歡迎,比一般的店容易客滿,自然會提高利潤。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料理的提供法,因為是店家自己選定的料理,而且會事先大量做好後擺在桌上,所以不會有無謂的食材費發生。由於一般店家「無法掌握客人會點什麼料理,所以必須買齊菜單上所有料理的食材」,但這種做法其實很花成本,而吃到飽的店可以省去這些成本。

不僅如此,事先大量做好料理也是一大利點,因為做一人份料理與做二十人份料理,所需的時間並非單純計算的二十倍,所以能享受「規模經濟(大量製作能降低單價)的利點」。

「事先」將料理做好也是一大利點,尤其是餐飲業,客人最多的尖峰時段很有限,如果雇用廚師,應該會有很多時間沒有太多事可做,雖然也有事前準備等廚師應做的事,但如果能從早就開始製作料理,充分應用時間的話,對店家來說絕對划算。

由於料理是事先做好,所以客人一上門就能開始享用,這又是另一個利點。不過若吃了四個東西卻只需付三個東西的錢,而這種客人還久坐不走的話,當然會比只吃一個東西的客人多花三倍的成本,恐怕會讓店家笑不出來,但通常這種情形不常見,所以客人的翻桌率(以販賣的料理個數而不以人數計算時)會比較好,不只對店家有好處,客人也不用等待,就能立刻吃到料理,容易成為下次來店的誘因。



讓店家與客人皆大歡喜的機制

除此之外,還存在其他讓吃到飽的店家賺錢的機制。

假設客人的滿足度是吃第一個時有二千日圓的幸福度,吃第二個是一千二百日圓、第三個是六百日圓、第四個是二百日圓、第五個是負一日圓的幸福度時,空腹時「即使付二千日圓也想吃」,但隨著肚子的飽足感,願意出的費用也會跟著降低。

在這個前提下,如果一般的店一個賣一千日圓,客人應該會出二千日圓來買二個,假設店家的食材費(屬於變動費用)是一個三百日圓,此時店家的毛利就是一千四百日圓。

至於客人因為吃了四個,幸福度是四千日圓份,所以自助餐券若是三千日圓,客人當然會開心地掏錢來買。只要能滿足「比在一般店裡吃四個還便宜」,以及「吃四個時的幸福度大過自助餐券的價格」這兩個條件,自然會有更多客人選擇吃到飽的店。

此時客人吃四個的店家毛利為一千八百日圓(餐券三千日圓扣掉四個份的食材費一千二百日圓),比一般餐飲店好賺多了。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出現?因為一般的店一個賣一千日圓的東西,此時只能賣出二個,但吃到飽的店卻能賣出四個,等於是「買四個便宜一千日圓」1。

由此可見,吃到飽的方式讓店家和客人皆大歡喜,所以這種生意方式才能成立(基本上生意這種東西,若不能同時滿足雙方就不可能成立,再怎麼愛錢的生意人,若無法滿足對方就不可能做得成生意)。



價錢的事在進入店裡後就應立刻拋諸腦後

先不管店家的情形如何,在此思考看看客人的行動。通常要選擇吃到飽的店時,第一個會考慮的都是能不能撈夠本,但只要一走進店裡,這種想撈夠本的想法應該立刻拋諸腦後。

「原以為會撈夠本的,沒想到這麼快就飽了,雖然已經吃不下了,但只要再努力多吃一個,應該就能回本」,如果會有這種想法,那還是別選擇吃到飽吧。一旦想撈夠本這種想法變成去吃自助餐的目的,就一點也不合理了。

以前述的數據為例來說,假設「單點時一個是七百日圓」,此時就算吃下四個也不夠本,要吃下五個才能回本,但第五個的幸福度已經是負數,所以應該在吃完四個後就停止,千萬不要猶豫。

「一個七百日圓的東西,只吃四個卻要付三千日圓,這樣會讓自己很後悔,但只要吃下第五個,就不會覺得後悔了」,若因此吃下第五個的話,那就是笨到家了。

不僅如此,如果店裡的料理很難吃,讓你覺得「不如回家去吃茶泡飯好多了」,那就不必猶豫,應該立刻走人。

走進店裡後,就應該將價錢的事全部忘掉,只思考如何採取行動來滿足自己最大的幸福度。雖然就結果來說,能不能回本或許會成為思考「下次是否要再上同一家店消費」的參考基準,是很重要的資訊,但這和「為了撈夠本就算降低自己的幸福度也要努力吃」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前面提到「客人因為吃了四個,幸福度是四千日圓份,所以自助餐券若是三千日圓,客人當然會開心地掏錢來買」,大家會不會覺得這種說法怪怪的?

先將貪心放一邊,在此冷靜地思考看看。如果三千日圓能買到四千日圓份的滿足,當然是一件很棒的事,但這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嗎?如果在一般店裡吃二個,不是能用二千日圓得到三千二百日圓份的滿足嗎?

或許大家都太過專注在「撈夠本」這件事,才會做出錯誤的選擇,雖然並沒有損失,但就在一般店裡能用一千二百日圓份得到超過價金滿足的「機會成本」來看,或許還是失敗了(笑)。

其實若認定「一般的店一個值一百五十日圓」,就沒有任何問題,但因為認定一個值一千日圓,才會變成「陷阱題」。

說來很難為情,其實我自己也毫無違和的寫完了本書,是之後反覆閱讀時才注意到這一點,所以若大家同樣都掉入這個「陷阱」也不用感到沮喪,還是先往下繼續閱讀吧(笑)。



注釋

1.另外一種思考模式是站在第一個幸福度來分析,例如以一般的店來說,客人吃第一個東西的滿足度明明是二千日圓,卻只付店家一千日圓,表示客人在「付費後的幸福度(經濟學用語稱為消費者剩餘)上」賺到了一千日圓,但若是吃到飽的店,就等於客人付了二千日圓的餐費給店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