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OPENING

心靈與娃娃,安慰與娃娃

最早決定出書是在2009年,我們一家從北歐旅行回來的時候。那時韓國人並不流行到北歐旅行,所以出版社對於這趟北歐之旅非常感興趣。然而對於撰寫此行遊記,我不但遲遲沒有動筆,反倒做了一堆完全不相關的事情。像是舉家搬到深山幽谷、迎接家中新成員……等,甚至為了讓小孩子親近大自然,還特別殺去峇里島參加叢林探險。總之,拜我這個不務正業的作者所賜,原定的旅遊書出版日期也就遙遙無期了。那麼我究竟是何方神聖,好好的旅遊書不出,卻跳tone出了本手作布娃娃書呢?



先自我介紹一下。



我是姜秀貞,一個有夢想、有抱負,還有3個孩子的媽媽。像我這麼一個要手藝沒手藝,要名氣沒名氣的平凡主婦,竟然可以出一本手作娃娃書,自己想想也覺得「臣惶恐」呢!



我就是一個喜歡縫製手工娃娃,還有蒐集老舊東西的人。之所以會逼迫出版社出手作娃娃書,是因為在老三出生後,我有了再次審視小孩與娃娃、心靈與娃娃、安慰與娃娃之間關係的機會。



或許會有人嗤之以鼻,不相信渺小如布娃娃,能夠帶來什麼安慰?其實一直以來,我很想讓大家知道關於布娃娃帶來的溫暖故事。我的小孩總喜歡把布娃娃抱在懷裡,在成長過程中,有布娃娃相伴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我在婚後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進修美術相關課程,也曾在新沙洞林蔭道上經營一家店名落落長,常讓人搞不清楚賣什麼葫蘆膏藥的手工藝品店「exercices de style I」。在這個10來坪大的店內,除了展示與銷售商品外,也兼做工作室;商品以各式老舊物品、個人喜歡的衣物、文具為主。在這些琳瑯滿目的商品之中,最受歡迎的是我當初帶小孩時,所製作的娃娃。一想到這些娃娃曾經那樣的備受寵愛,我一度捨不得拿出來陳列,但是喜歡這些布娃娃的人真的非常多,只好忍痛割愛。



每位來買布娃娃的人的背後,或許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並非只有年輕媽媽會找上門來,也有很多大人是買給自己的,還有中年婦女買來送給已經成年的女兒。印象最深刻的是,曾有一位西裝筆挺的職場帥哥,站在店前張望許久,好不容易鼓起勇氣走進來,結結巴巴地告訴我,想買櫥窗裡的娃娃。雖然那個娃娃是我為了孩子一針一線縫出來,是全世界僅有的娃娃,但是面對這樣的情況,真的很難拒絕。後來偶爾我也會開課教授如何手縫娃娃。



你或許會問,店內所有的娃娃都是自己做的嗎?答案是否定的。我可是有著「蒐集狂人」的封號,出門在外,只要看到喜歡的娃娃,就會把它帶回店裡。過去出國出差、旅遊,不管是在歐洲還是亞洲,凡是跟我看對眼的娃娃,也絕對無一倖免。



透過教學、蒐集各種娃娃的過程,讓我深深體認到,不管是買來(或手作)送給孩子或自己的娃娃,除了可以讓人變的善良,還能讓脆弱的心靈受到鼓勵,甚至受傷的心靈也能得到安慰。為了想讓更多人了解娃娃帶來的力量,就連書名我也取為《善良的娃娃》(編注:此為韓文版原書名)。



也許很多人一聽到要親自動手製作,就會心生排斥。但其實縫製布娃娃並不需要高超手藝,只要有熱忱,並且願意投資一些時間,就一定可以完成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娃娃。本書介紹的幾種娃娃,因為每個人所使用的布料、材料、棉花種類,做出的成品感覺也就會不盡相同,最後希望大家都能真心喜愛自己所做的、獨一無二的娃娃。



2016年春 姜秀貞





內文試閱

手縫

什麼東西可以溫暖你的心?(節錄)

雖然沒有正式拜師學藝過,但是平常只要有空,我總喜歡親手做些針線活兒。會興起縫製娃娃的念頭,純粹只是想親手做點什麼給孩子,那時候連手縫的基本功、怎麼拉翻口都不是很清楚。然而即便再怎麼拒手作於千里之外的人,一旦當了媽媽,就會想親手為孩子縫製棉被、娃娃、玩具,這是母愛天性。我在等待孩子降臨的期間,會如此執著於親手縫製娃娃,其來有因。



某次我到德國朋友家拜訪,看到朋友珍藏的娃娃,那是從朋友奶奶的奶奶傳下來的。娃娃身上雖然有許多修補的痕跡,卻充滿了溫暖的手感,深深撼動了我的心。每個用「愛」親手做出來的娃娃,都有獨特的韻致,只要看著它們,幸福感就會油然而生,而且它們還會幫助小主人保有一顆善良的心。



印象中,奶奶也很喜歡針線活兒,小時候爸媽外出工作,主要由奶奶負責照顧我們姊弟。夜晚我們入睡後,奶奶總會點一盞小燈,幫我們補襪子。在奶奶的巧手之下,襪子上的破洞全被逐一補好,雖然因為這樣襪子變小了,穿上去腳丫子有些緊繃,卻沒有任何不適,所以對於奶奶總是非常感激。



雖然我穿針走線的資歷已經有20年,但是手藝還是一樣不太靈光,也許我在這方面沒有天分,那為什麼還是這麼喜歡?



因為我覺得手作的娃娃非常珍貴,即使縫得歪七扭八,看著也一樣有成就感:那是我竭盡心思,一針一線縫出來的。孩子們喜歡賴在我身邊,看著我縫東縫西,常常我一打開針線盒,他們就主動往我身邊靠攏,然後煞有其事的有樣學樣。透過跟孩子們的互動,成品常常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所以後來我甚至會在事前請孩子們幫忙畫藍圖。



我在縫製這些布偶的時候,孩子們也歡天喜地的坐在身邊,拿起針線搶著要幫忙,雖然每次總是幫倒忙,但我不曾阻止過他們,這樣的過程也何嘗不是一種享受。真心希望我這個慈母的手中線,能夠為孩子們留下溫暖的回憶。







到現在娃娃還是我的好朋友

也是最棒的禮物(節錄)

想起我那間埋藏在回憶裡的小店,販售我從法國蒐羅來的復古家具、小飾品以及我親自挑選的童裝、文具。除了販賣商品也兼做工作室與展示用途,甚至也是我教授手作包包和娃娃的教室,每天總是依照我的心情轉換用途。無奈後來因為房東不斷調漲租金,負荷不了只好關門大吉……。



說來有點不好意思,在這間10餘坪大的小店裡,最受歡迎的就是我縫製的手作娃娃。那時候並不像現在這麼流行手作,但是娃娃們還是擄獲許多人的歡心,所以後來我甚至還開起了手作娃娃教室。



我所經營的店或許因為個人色彩相當濃厚,並不是經常有客人光顧。無所事事時,對我來說最棒的娛樂莫過於動手做些什麼了,喜歡縫製娃娃送給好友、陷入愁雲慘霧的朋友的習慣,大概就是那時候養成的。



當一個人沉潛於百般挫折之中,覺得萬事「心有餘而力不足」時(通常獨立女性在成為媽媽後,特別容易有此感慨),如果沒有旁人的安慰與支持,會很難過關,就像走進長長的隧道,卻一直在原地打轉找不到出口那樣。



我在生下3個寶貝後,受過身邊許多人的幫助,也因為這樣,只要得知身邊那位朋友、姊妹過的不順遂,我就會邊想念他們,邊縫娃娃。靜靜地回想朋友們的優點、未來以及可愛之處,數到最後,往往是多到數不完。



當人面對困境時,很容易把原本緊握住的放掉;可以守住的人,我認為是勇氣十足了。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很慶幸並沒有遇到如此程度的難關。每當遭遇困境,娃娃們總像靜靜在一旁守護著我,鼓勵我「去尋找自己的青鳥」,成為我苦中作樂的來源。



能夠溫暖撫慰一個人的心,除了可以給對方,也可以給自己力量。



所以,我依然喜歡娃娃,真的非常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