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 1 章:發現你的屬天呼召

先知在這裡

自從我躺在浴缸裡看見耶穌對我說話,告訴我要成為列國的先知,兩年過去了。然後我突然變成像一塊磁鐵一樣,不管到哪裡都吸引了先知性話語,好像神在天 上打開開關一樣,鎂光燈打在我身上。不管在公眾或私下場合,很多人開始對我 說奇妙的預言,說我要接觸到列國,服事政界領袖。當時有多位先知和有先知恩 賜的人用箴言十八章 16 節對我發預言:「人的禮物(恩賜)為他開路,引他到高位 的人面前。」感謝神,這些人在對我說這些話時,我教會的領袖通常都在場。事實上有幾次這樣的宣告就是從他們來的。

耶穌說:「大凡先知,除了本地本家之外,沒有不被人尊敬的」(馬太福音十三章 57 節)。但有個特別的東西發生在我們的團契裡,這些先知性話語好像在和我在主裡一同成長的弟兄姊妹心裡建造了一條高速公路。我的領袖比爾‧強生和好幾 位我們教會長老開始以先知性話語所說的來對待我,而不是以我的職業來看我。他們開始鼓勵我,賦予我權柄,提醒我、我有先知的呼召。我真的非常需要他們 的肯定,因為我對自己不太確定,我經歷了極其艱難的懷疑和小信的季節,但他 們的信任幫助我渡過低潮期,讓我在屬天的命定上不斷進步。如果不是因為內人 凱西和神放在我生命中的領袖,他們在我還不可靠時就給予我充分的信任,我不知道今天的我會是什麼樣子。

這樣二十年又過去,1998 年我們放下事業,搬離維瓦維爾山區,加入加州雷汀 市伯特利教會全職事奉。比爾‧強生兩年前開始來這裡擔任他們的主任牧師,我完全無法想像將來會是什麼樣子。我們離開一個兩百多人的小教會,他們對我的一切瞭若指掌(我的失敗、錯誤、罪惡),現在來到一個千人教會,他們對我們 一無所知。我們一到那裡,比爾就對伯特利教會介紹我是基督身體的「先知」。伯特利教會其實是不看重頭銜的,到現在還是一樣,但不知為何,比爾決定用一種 大不相同的方式來介紹我,和我在我們小鄉村教會的身分不一樣。而且更有甚之,在我還沒來之前,比爾就和伯特利大家庭分享我在先知性事奉上的成就和見證。(感謝神,他只分享我的成功見證。)突然間我受到眾人的愛戴,遠超過我所能 負荷的。

我最大的挑戰是學習如何和伯特利教會的教牧團一起同工。我一直在商業界打滾,沒接受過正規神學教育,也沒上過大學。相反的,伯特利教會的二十幾位牧師大 部分都是神學院畢業,事奉經驗豐富。不僅如此,我也不確定他們是否相信我是 個先知,或認為我的資格足以擔任全職牧師。所以雖然教會會友都很歡迎我,教 會同工對我的呼召卻抱持謹慎的態度。然後某個主日早晨,事情突然有了轉機。崇拜開始前教會牧師圍成一圈禱告,主突然給我一句要給比爾的先知話語。比爾剛好站在我旁邊,所以我靠過去在他耳邊說我有一句話想私下告訴他。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比爾叫我在牧師團面前直 接分享。我心中充滿了焦慮,但我努力隱藏我的焦慮。我整理了思緒,宣告說:「我們在蓋的這座禱告殿,今天早上神要讓所有需要款項都奉獻進來,因為神賜給比爾屬天的恩寵。神說這個奉獻是比爾在天上得到恩寵的一個公開記號,因為當數百人拒絕我的靈澆灌在這個家中,選擇離開教會時,比爾選擇敬畏神,不懼怕人。」 崇拜在幾分鐘後就要開始,預言的事實在我的魂裡沉澱,我心中充滿了焦慮。我腦海中出現許多負面場景,讓我無法思考,整個崇拜中我臉朝下趴在地上,把頭鑽到椅子下。敬拜結束後,比爾站上講台開始講道。那個主日他沒有講道,他決定分享他對禱告殿的異象,然後為建堂收奉獻。 我嚇死了!我腦袋中只能想到在所有牧師面前講錯預言有多麼丟臉。整個禱告殿的建造需要 23 萬 7 千美元,而我們教會到目前為止最大的一筆奉獻大概就是 3 萬美元。而且更慘的是,伯特利教會正面臨重大的財務危機,但比爾覺得我們應該「憑信心」建造禱告殿。 比爾分享完禱告殿的異象後,他請大家禱告,求問神他們是否該奉獻,如果是的話,要奉獻多少。好幾分鐘過去,會堂裡一片靜默,大家認真尋求神。最後比爾 請會友走到前面來,把他們的奉獻放在講台前的台階上。我聽見人們走過我身旁的腳步聲,我仍舊整個人趴在地上,但現在的我襯衫整個濕透,因為恐懼緊緊抓住我。

  當所有人都坐回座位上後,比爾請我們的會計師司提反(Steve)拿計算機出來 幫我們計算一共收到多少奉獻,全會眾屏息以待。然後他指名六位同工出來幫忙數錢。讓我覺得最糟糕的是,我是那第六個人,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從椅子下狼狽的爬出來,走上講台,全身抖得像一個想要戒酒的人酒癮發作一樣。台階上的鈔票堆得滿地,我蹲下身來抓起一大把鈔票,按票值分類,把支票另外放一疊。我先數百元鈔票,把它們交給司提反,然後五十元鈔票,就這樣一直數 下去。其他五位同工也做和我一樣的事。我們把錢交給司提反,他負責統計總數。 最後所有的鈔票都數完了,比爾請司提反告訴他總額。計算機的白紙跑出一大截, 然後嘎然中止,司提反重新再檢查一次,時間好像停止了。我坐在台階上垂頭喪氣閉上眼睛。我聽到比爾和司提反熱絡的交談著,然後比爾透過麥克風宣布我們 收到的奉獻總額:「我們一共收到 23 萬 7 千元零 37 分!」 大家當然都站起來鼓掌,我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神真的成就祂的預言!一場聚會就募集到所有的款項。老實說,雖然建造禱告殿讓我覺得高興,但我更高興的是我發的預言竟然真的實現。 接著的幾年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很多時候我對同工團發出一個預言,然後就看見它成就。我當時不了解神是在同儕中高舉我,祂要對我們的領導團隊和教會印 證我的先知呼召。現在回想那些日子,神的憐憫讓我自感卑微,我知道因著祂的 恩典,祂選擇堅立我的呼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