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作者序

銜接與連結兩個世界

  除了「靈感系列」的三部曲之外,緊接著《與眾神共振》的下一本書,是《以光維生》(Living on Light)。我要特別向德國的「KOHA」出版社致意,這第四本書在歐洲各國成功引起廣泛讀者的注意與討論。當我在書寫《以光維生》時,我假設大部分讀者已經先閱讀了這本《與眾神共振》,因此,讀者們在旅途中,能好好進行一番自我調諧,並為自己負責。

  《以光維生》是為了勇士而寫的書,這些勇士已然將身心調適穩妥,準備好要與那位內在神性自我的聲音搭上線。這本書,記述了我個人的生命故事與活在光中的經驗,要獻給那些被喜樂的心所引導的讀者,他們清楚明白這確實是重要而必要的一步。

  要持續不斷地選擇接受普拉納的生命能量所充滿與支持,才能有助於人們處於不同等級的自我克制,並以此作為他們的人生計畫。大部分歷經這些過程的人們,最終仍回到吃喝,但他們以吃喝為樂,而非為了單純的身體滋養,因此,他們比任何人都還要自由。他們不再深受「若不吃便會死」的信念所限制與束縛。這樣的信念對一些尚未調整好的對象確實如此,但也絕非放諸四海皆準,對一些還在自我克制的功課上摸索學習的個案,不盡然要遵循此道。總之,能倚靠光而生,是我現階段所投入學習的附屬成果──反射與映照出那一位至高之光。

  《與眾神共振》這本書,可以被視為記錄我個人部分工作的教科書,我以此為教材,提供一些適用的工具與經過驗證的資訊內容,來啟發那些想要開始學習自我調諧與自我負責的對象。一旦實現與完成一定程度的自我調適以後,學員們將對「普拉納滋養」(Pranic Nourishment)衍生進一步探索的興致。

  於此,《與眾神共振》引導讀者去了解一個更基本的想法:我們都是能量系統的一部分,而身為能量的系統,能完成許多事。一如耶穌所說的:「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並且要做比這更大的事。」

  《與眾神共振》聚焦於兩個世界的銜接與連結:乙太與物質,科學與宗教,東方與西方。將兩個看似極端的世界搭建起來,是為了要在現實世界開創屬於個人的工作典範,這種典範與態度,不但尊重一切,也能透過內在的神性計畫,來實現我們的個人計畫,如此一來,我們便能受邀去展現無懈可擊的自制力。

  身為無懈可擊的大師,我們有絕對足夠的能力,成為一股巨大的宇宙力量,得以認真而實實在在地翻轉行星。當我們在社會、教育、經濟與政治領域中,以「覺醒正向社會運動」(M.A.P.S., Movement of an Awakened Positive Society)的大使身分自居,我們能藉此有所作為。我們每一個人,與生俱來一份要送給地球的禮物,而每一個活著的眾生,都有充足的潛力帶來正向與積極的改造。我們可以透過自我淨化的操練,來發掘我們獻予地球的禮物,而最終,自我淨化乃取決於自我負責的決定。在一定程度上,我們或感覺挑戰重重,或恆常喜樂滿溢,端賴我們以何種角度與眼光來看待這趟人生旅程。當我們盡其所能地發揮這份禮物的功能與價值時,那便是落實本書的真意了。

  為了啟發你開展或延續你個人的理解之道,我們特別在本書中為你提供一些資訊與引證。生命何其慷慨大度,毫無保留地為我們預備了無數的奇異經驗,幫助我們持續不斷地修正我們對現實的觀點與認知。我常常在書中引述與屢屢使用的一段話,對我個人而言,不僅別具意義,也成為形塑我許多典範的重要洞見。不管我們對神性者的稱謂如何,「神」、「佛陀」、「阿拉」或「至高智者」,我們都可以聚焦於這一切創造的力量,邀請祂完全彰顯於我們生命中的每一時刻。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



內容連載

第一章 共振的藝術

  《牛津辭典》對「共振」這詞彙的定義是:「針對某種頻率而發出的振動與共鳴,尤指能自行發出強烈振動的頻率」。若從形而上的靈學角度來看,此處所指的共振與一般普遍法則的共振,息息相關。這個普遍法則的基本原理,不外乎「物以類聚,志趣相投」的意思。

  我們的身體是個能量系統,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按著各自獨特的共鳴頻率,這頻率所回應的,正是我們在歷世歷代的時間軸中,所曾經歷的一切歷程之總和與累積。我們在一個被稱為「四體系統」的架構中,取了較「低階」的身體──所謂低階,乃指它們的振動頻率或共振的頻率──當然,我們也有較為高階的身體,或指在能量場中,那些發出更高的音頻共振或更純淨的頻率。我們可以把這些共振,與鋼琴或管弦樂器所發出的音符頻率作對比。這些音頻可能和諧,也可能走音或不協調。

  消極思想、懸而未決的負面情緒、遍地的汙染物質與殘餘浮渣,以及不良的飲食習慣等所造成的毒害,大大影響了我們身體的能量場域。這些內外在的荼毒,不僅左右了我們的振動頻率,最終也決定了我們到底是「琴瑟和鳴」或「荒腔走板」。過去的生命經驗與當下的人生經歷,都存在於細胞記憶裡,這些儲存的記憶也在我們的振動頻率中反應出來。靈性大師狄帕克.喬布拉(Deepak Chopra)博士在他的著作《量子治療》(Quantum Healing)中指出,細胞本身是個記憶體,能對周遭發生的事建構意義,形塑特殊的一套模式,而身體所扮演的角色,則是承載記憶體的「家」。

  這個世代,已經有愈來愈多人傾向被一股強烈的內在欲望所驅動,想要真正體驗生命中的喜悅、平衡、和諧與無條件的愛。當我們將身體、情緒與心智體,與更高、更純淨的音頻重新調諧與對焦,那麼,這些我們所嚮往的生命經歷,終將自動走進我們的人生中。重新調諧與編制我們的音頻,就像在弦樂樂器上,對著絕對音頻來調音。音頻愈純淨標準,我們便能從共振的普遍法則中找到愈純淨的生命經驗。

  譬如,我們的身體正確無誤地對著音符中的C發出共振,而情緒體的能量場則對著音符中的D發出共振,然後,心智體的能量場對著音符中的E發出共振,最後,靈性體則對準音符中的F發出共振。當這些能量場對準每一個所屬的「音符」正確無誤地調音之後,它們便能合作無間地發出優美和諧的音樂,自此,人生便充滿不可思議的神奇經驗。但如果這些曲調互相衝突,則所發出的便是五音不全的聲調,荒腔走板,於是,我們的人生也將淪為一潭死水,愁雲慘霧。

  當然,標準與期待因人而異。一如當樂器進行最嚴格的調音時,學有專精的音樂家自然會嚴格挑剔每一個音頻,但對於音樂門外漢而言,根本無從分辨那些極為細緻的差異,更遑論提出任何要求。由此可見,個人的參考框架與背景,決定了我們所設定的不同標準與接受度。雖然如此,倘若任何人開始感知自己的生命應該可以更優質,哪怕是微小的感知,都可以把他們的能量場對準更純淨的共振,重新編制、重新「調音」,便能找到屬於各自的「絕對音頻」。

  今天,有許多個人為了想要改善與提升生命的品質與長度,而紛紛追隨他們的內在指引,進行自我淨化與排毒──不只是身體的層次,還包括情緒與心智體的層次。他們開始吃得少,傾向攝取輕食。在情緒方面,他們也學習「處理」與放下許多情緒包袱──包括恐懼、仇恨、罪疚、擔憂、焦慮與憤怒等情緒──這些負面情緒若不面對與處理,將潛藏於身體內的不同器官。長久以往,這些消極的情緒會四面圍攻能量場,一旦能量場淤塞不通,最終將導致百病叢生。從心智的層次來看,它們會進一步去辨識那些負面想法如何局限我們的生命,以及我們的能量如何隨著那些思想進一步去創造我們的生活實境。

  思想、言語與行動,都是能量的不同形式,而不論我們發出什麼樣的頻率,最終都會按著因果報應法則與共振法則,回到我們身上。這是能量的天性與本質:我們所面對的一切生命實象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們透過共鳴頻率,將它們吸引過來。

  積極正向的思想、言語與行動,若與對萬物眾生的良善意圖結合起來,再加上最好的我們,將會改變我們的共振,最終影響我們的生命經驗。

  到底要如何有意識地將共鳴頻率,重新與神性之光的存有對焦與調諧,使我們活在本質之中? 我們將在接下來的篇幅中,陸續提及相關的細節。簡單地說,其中一種可以使我們的能量場對準他們的「絕對」共振,且是最強而有力的方式,便是透過靜心冥想,每一天都花些時間進入內在的安靜之中。除了促進有效的能量重組,靜心冥想可以幫助我們向內在指引敞開──學習聆聽我們內在的「神性自我」(Divine Self)對我們所發出的微聲耳語,直到這個微聲叮嚀逐漸成為強大而清晰的聲音。當我們如此進行時,這份引導,將使我們經歷在人生各個層面所追求的喜悅、愛與和諧。靜心冥想可以調整我們的靈性、心智與情緒的能量場。這份重新調理將帶來修正與改變,包括我們的肉體能量場或身體的能量場。

  飲食方面,吃得清淡簡單,喝乾淨純淨的開水,進行溫和、紓壓的運動,這一切都可以幫助我們每一天重新調理、重建並修正我們肉體的能量場,使我們身強體健,充滿活力,也活得更久;但要獲得這一切,非靠靜心冥想的力量不可。透過特殊呼吸法而放大對普拉納的吸收,便能讓白色光能來醫治我們、轉化我們。

  我們活在如此奇妙而美好的時代─新時代的拂曉時分──只要修正我們所發出的能量符號,以及理解掌管萬有的法則,使我們從中帶著滿滿的能力,去創建我們所渴望的實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