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容試閱】



摸索階段就工程面來講就是停心的工程,談的是怎麼停心,就聲聞乘來說,稱作五停心觀,我們也用停心來稱呼,這階段的修行是在訓練停心,所以本身也是一種禪定,不要把它當作是智慧。所謂停心是指停止妄想心,我們的心思本來就是萬馬奔騰,到處流竄的妄想,要如何把它停住,先了解妄想心有哪些,有五種分類的妄想心。



第一:翻騰不息的亂想。這比較容易了解,胡思亂想,坐在那邊做白日夢。就像小女生抱著洋娃娃,一整天對著洋娃娃講話,這叫妄想。小朋友有一支玩具武士刀,整天拿著那把玩具武士刀這邊、那邊喊殺、殺、殺,或是流行西部片的時候,拿著玩具手槍到處自己喊砰,然後放回去好威武。像這類妄想大家都有過,只不過長大以後換做別種白日夢,想的是明天要進場,如果哪天漲停板就趕快把它賣掉,就可以賺多少,結果明天一進去就跌停板,這都是翻騰不息的亂想。



第二種也是妄想,一般稱做僵化不變的瞋心。其實不只是瞋心,貪心也是。女生較常有貪心,衣服怎麼買就是少一件,哪一件?掛在櫥窗的那一件,因為貪心所以回家後,左思右想還是少了沒拿到的那一件,乾脆明天又去把它買回來,心已經僵化了。瞋心更厲害,別人批評這個人如何如何的時候,腦筋馬上僵住,像塊磚頭擺在那裡,勸他說放下吧,看開吧,就是放不下,看不開。僵化到只好想,或許時間能改變一切,等待時間來融化,這就是僵化不變的瞋心與貪心。



第三種是合理的推理,是這樣還是那樣,這種合理推理的本身就是妄想心。不要太相信這些,看看妄想有多少,別以為有合理的推理就是很理性,就不是妄想,這只能說是比較理性的妄想而已。



第四種是生理作用的欲望。肚子餓了想吃,屬於生理作用。第五種是物理現象的需求,工作累了想睡是物理現象。這兩種妄想比較感受不到,因為我們認為這類想法是理所當然,但這些其實都是妄想。



這五種妄想當中,第一種所用的對治通常採用禪定,第二種採用戒律,僵化的心用戒律,第三種合理的推理要運用智慧,般若空性。前面三個都有對治方法,都屬於華嚴學的範圍。後面這兩個,生理作用與物理作用就超越前三個,只能用行法來克服。可是要怎麼實踐?肚子餓了怎麼辦?要等到肚子餓了才要對治嗎?能夠不吃飯嗎?可是不吃就是很難過,所以要在肚子還沒餓的時候就要用功,如果等到肚子餓時才要趕快來念佛,那時候你的佛號早都被肚子餓給吃掉了,發揮不了作用。我們的習氣都是等境界來臨時才要對治,到時候你只有翹翹倒。在境界還沒來的時候,就要先培養定力,持好戒律來對治僵化的心。等煩惱來的時候,想要趕快持戒,能持什麼戒呢?那時候就沒力了。戒律是平常就要持守訓練,待境界來的時候只要提起覺照就足夠了。禪定也是平常就要訓練,在妄想要起的時候能夠覺照。



如果平常缺乏訓練,到要用時什麼都用不出來,這些生理作用或物理現象也是一樣,只要透過訓練都可加以克服,而且克服這兩種現象後,會有所謂的神通,但不需太過在意。在進行對治前三項的戒定慧訓練中,自然就可克服後兩者,或至少能把它們減到最低的程度。講停心就是在摸索階段的過程中,停住這五種妄想心,可以發揮這樣的作用。



摸索階段就是做停心觀,華嚴禪的殊勝,就在做停心觀的訓練之時,同時完成心靈方程式架構的建立,修聲聞乘停心觀的差別在於完成後,什麼都沒有,常常淪為斷空或頑空。展開整個心靈工程,用停心觀去除雜訊與妄想,這是華嚴禪真正不共之處。所以此禪法是破立雙舉,把妄想除掉是破,把生命的藍圖架設起來是立。現在有機緣在這裡,應當珍惜多生累劫以來修來的福報,你已經得到這個寶藏,才能夠好好地實踐、兌現它。



很多人喜歡聽經,而且大多是知識份子,他們大概屬於句中玄初要摸索的階段,也就是進入佛法解門的第一個階段。這些人聽一聽領悟了,能夠為別人解說佛法,大概都還停留在最粗淺的階段。進入到心靈工程領域時,大概會講解的一塌糊塗,講到最後自己都覺得矛盾,甚至搞糊塗了,這時才算稍微進入句中玄中要的階段,已經開始會深耕自己。



在自己的心田開始深耕,慢慢能夠進入到境界裡,就能清晰地講授佛法,不過到這個時節時,通常就不太愛說了,因為講的人很清楚,可是聽的人卻聽不清,這就是文句為什麼那麼玄。第一個階段是就像小孩子會說「老師說」,他只知道老師說的語言文句,但文句背後的意義不明白。日據時代沒有牙刷、牙膏,老師教刷牙時,用手指頭沾著鹽巴示範給小孩子看。等總督從歐洲帶回牙膏牙刷後,媽媽就教小孩子要用牙刷,小孩會說:「不對!老師說要用鹽巴。」小孩子聽老師講的,就會發生這種狀況。



我們剛開始學佛時,對佛法的認知,大概就好比用手指頭沾鹽巴,對於要做的事情仍一知半解,這個時候的小孩子只知道要刷牙,跟他講解整體的個人衛生習慣還不能領會。當你學習個人的衛生習慣,就不只是刷牙,還有洗手、上廁所等範圍,逐漸形成個人衛生習慣乃至整個家教的養成。學佛的步驟也是如出一轍,你或許以為,在第一個階段就結束了,因為聽完後,大腦判斷都已經都懂了,事實上是連九分之一都不到,還要完整經過句中玄三階段,摸索階段才結束。



所以要先弄清楚,聽經只表示對佛法的認識到達起步的階段,然後把經法所講的內容融入心境裡,這樣的工程叫摸索階段。這時你還在外面拜拜,跪在木雕的佛像前點個香、喃喃自語,兩、三個鐘頭過了,一輩子的苦惱還沒講完,起來再點三柱香,跪下去繼續講,這個時候佛是你傾訴的對象,跟基督教、天主教的告解一樣,而且對佛像講也不會洩密,不會長舌,講完就結束了。而且傾訴完畢就完畢了,不然還真要怎麼樣呢?要叫法官去辦案嗎?法官要證據,要說理,清官則是難斷家務事,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所產生的煩惱基因造成的,要怎麼樣把它給處理掉呢?



接下來就要再進步,從跪在佛像前傾訴的這種信仰往前邁進,聽說參加法會功德無量,可以消災、拔度、化解冤親債主,搞了老半天叫做破財消災,什麼效果呢?大概都沒有了,你會覺得這樣也不對,再進一步就是聽經講道理,這一講道理好像都懂了,麻煩的是以為懂了就開悟了。開了鐵門,好像看到外面了,但玻璃門還鎖著,還要再把玻璃門打開,等玻璃門再打開你人就要出去,融入那個境界。所以到這裡時,就要開始要求做為一名真正的佛教徒,只是聽經聽懂還不算是真正的佛教徒,只是有心當個佛教徒,正式的佛教徒就要實踐,要開始修行。



你可能認為這輩子也不必怎麼修,反正日子好過也不錯,人家對我也滿恭敬的,這個叫作消福報。假如不修行的話,尤其是住道場裡,人家看到覺得還不錯,修養好像也不錯,叫一聲:「師父好!阿彌陀佛!供養師父,消災免難!」這感覺吉祥圓滿,聽得都不錯,但是你收了一個紅包,就是背了一個包,業障的包袱。人家跟你頂禮,好像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你要真的沒有德行的話,以後到閻羅王那邊是照算的。你有沒有恭敬心,有沒有慚愧心?你代表三寶的德行夠不夠?不夠的,以後上刀山、下油鍋一起算。



所以要知道,一定要修行,不要貪享福報,三寶門中釋迦牟尼佛往昔以來,修了很多很多的福報,讓我們這些子子孫孫享受不完。你自己再不修,等釋迦牟尼佛的福報給你用完了,那你自己怎麼辦?你就要倒著賠回去。要了解到各人因果各人了,要怎麼了這些因果只有靠實修,不修不行。聽懂是一回事,修通才算,不修行是沒有辦法印證你懂的是什麼,很多名相絕對不能從文字上去理解。



真正的極樂世界在哪裡?在你的心中,絕對、圓融、沒有對立的那個狀況就叫做極樂世界,但是要知道絕對、圓融、沒有對立是什麼?在實際生活中的相是什麼?用是什麼?唯有透過實際的修行才能夠體驗到真實,經由你所體驗的真實來驗證你聽懂的道理,這個才叫做教通。教通是要經過宗通,就是用修行通了以後回過頭來,這個教才會通,否則光是經典研究,再怎麼通達都只是在摸索階段。



等你修過以後再回來,你的語言文字就會改變,因為真的通了以後,你會用自己的語言來表達。所以要在語言文字上先確定,然後從這個地方去起修,修通以後再回過頭來驗證才算真通。在摸索階段中,所進行的是語言文字上的功夫,所以把這個部分叫做句中玄,有三個階段,弄通了以後有一個特質,就是五種妄想心要停住。翻騰不息的亂想、僵化不變的瞋心、合理的推理、生理作用的欲望、物理現象的需求,在進行的過程中最重要是停住前三個,用戒定慧來對治,其實這部分完成以後,後面兩個自然就會完成,而且成就到哪裡我們不在意也不刻意追求,反而是外道很重視,所以常常顯現騰雲駕霧、飛簷走壁給你看。你要記得這個原則,因為破除有關物理現象跟生理現象的部分叫做神通或特異功能,這個部分是可以達到的,但要記得這不是我們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