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Ch1神秘‧寧靜‧新生命的應許之地-北冰洋



每一段旅程,都有一個成行的理由。

有人為了絕美的風景,有人為了一段誓言,有人想要逃避現狀,也有人只是單純的想去。

而我,是為了一張照片。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小白仔。

小白仔,這個名字其實是我幫牠取的。牠的原文名是Blanchon ,法文字,意思是「白色的海豹幼崽」,而英文是Whitecoat,字面意思是「白色外衣」,當時,台灣很瘋熊貓"圓仔",我認為牠萌的程度,實在不輸圓仔,因此我為牠取了「小白仔」這個名字。

一身白色的毛皮,體型圓圓滾滾,一雙眼睛又圓又黑又深邃,同時還水汪汪,我第一眼看到小白仔,就立刻愛上這個小動物。

小白仔,正確地來說,是剛出生的豎琴海豹,和我們一般印象中的海豹,模樣差很多,成年的豎琴海豹,背部有一個神似豎琴的形狀而得名,但是剛出生的小海豹,全身卻是白色毛茸茸,直到兩三個禮拜之後,才會換成一身亮灰皮的海豹模樣。

豎琴海豹也被稱為是格陵蘭海豹,因為牠最常棲息在零下40度低溫的北極圈,在北大西洋和北冰洋,都有牠的蹤影。

但特別的是,每年初春,二月底三月初,成群結隊的豎琴海豹媽媽,這裡的成群意思是數十萬隻,集體從北冰洋游到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瑪德林群島(Madeleine Island)附近的大片浮冰上繁殖。海豹媽媽們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躲避北極熊。

於是,我知道,要在哪裡與小白仔相遇了。



極地長征,「冰封」初體驗

世界上很少有地方比北極更荒涼,更酷寒, 冬天的氣溫可以低到零下40°C,歷史上有記錄的最低溫度是零下68 °C,一年之中,大多數時間總是漆黑一片,呼嘯刺骨的北風之外,北極,是一個被冰封且毫無動靜的世界。

但神秘與寧靜之地,也是新生命初始之地。



----2014年二月,地點:北冰洋----

  告別四個月的灰暗冬天,光明重新來到極北之地。

  我們的第一站是瑪德琳群島(法文:?les-de-la-Madeleine),她位在加拿大東北部的聖勞倫斯海灣,北緯47度到61度之間,愛德華王子島的附近,行政管轄上屬於魁北克省,是一個由六個大島。數個小島所組成的一串群島,總面積只有205。53平方公里,比台北市還要小,居民更只有一萬兩千多人,如此一個空靈群島,不光是對台灣人來說,陌生遙遠, 知道她甚至到訪過的人,也不多,就連加拿大人,都覺得遙不可及。

  要前往如此一個人煙稀少,接近北冰洋海域的小群島,自然不是一班飛機可以到的了。

  二月底的此刻, 台灣剛歡慶完舊曆新年,北半球大部分地區也已經春光明媚,但當我們從臺北經香港,飛抵加拿大,過了一夜,又轉了兩次班機,抵達瑪德琳群島時,眼前的聖勞倫斯海灣,卻還是一片冰天雪地,更不時會有暴風雪出現。也難怪,18世紀才開始有人居住,幾百年下來,居民始終維持一萬二左右的數字。

  初春的此刻,整個群島依舊被暴雪冰封,行在路上,舉步維艱,因為不但大雪狂飛,從北極刮起的十級陣風, 讓人冷到骨子裡,在外頭,片刻都受不住。但身體雖然冷得直發抖, 內心卻是無比激動,熱血澎湃的快要沸騰。

  因為經過幾個月的聯繫與努力。溝通,我們終於取得與加拿大海洋哺乳動物首席科學家麥克漢彌爾博士DR。 Mike Hammill 的合作機會,他統領著加拿大海洋漁業部研究小組,本身更是北極動物專家,他也是我們此次探險的領航員,將帶領著我們探訪極地新生命的降臨。



生存‧繁衍‧初春時分,初見小白仔

  探訪豎琴海豹的誕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極地冒險。

  首先,我們必須搭乘可在冰上起降的特製直升機,因為要在廣大無邊際, 綿延23萬平方公里的冰洋上, 用肉眼尋找小海豹的蹤跡。而從直升機上看到海豹的難度,就好像你在一張潔白的大床單上,要找到一個鉛筆點一般。

  在這裡要特別說明一下,豎琴海豹主要分佈在北冰洋和北大西洋,每年二月底三月初,就會到聖勞倫斯灣海域還產寶寶,之後向北遷徙回格陵蘭以及北冰洋的島嶼度過夏天,到了九月份,又會往南遷徙過冬。

  豎琴海豹身上當然沒有佩戴衛星定位裝置,所以要找到牠們, 靠的就是駕駛員與領航員的千里眼,其實這背後是多年尋訪的經驗。

  第二,我們必須作好萬全的禦寒與裝備,因為在冰洋上的感覺,就好像身處在冷凍庫,不但要抵抗零下三十度的低溫,我們還必須穿上有浮力的大雪衣, 以防不小心掉入冰洋時,雪衣可以救你一命。

  「我們要前往北方大約30英里的浮冰上,我想豎琴海豹應該在那附近……」DR.Mike Hammill說 。



生死一瞬間-浮冰上的極地嬌客

「達達達……」

當直升機螺旋槳啟動,卷起陸地上一片雪花,我們的探險旅程也展開了。

初春的陽光,看似耀眼卻豪無溫度,眼前這片冰凍的海洋,是個與眾不同的白色世界。

北極與南極大陸截然不同,生命力十分活躍,成千上萬的野生動物都在北極棲息,除了我們熟知的海洋哺乳動物北極熊和海豹之外,光是鳥類就有120多種,北半球有六分之一的鳥類都在北極繁衍後代(請見…。。)

數萬年來,這些動物們堅韌抵抗著極地的嚴峻氣候,生存 繁衍,初春,正是牠們生育的季節 。

但我們的直升機,漫無目的飛行了45分鐘,冰洋上依舊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就在我們的直升機被極地八級烈風,吹得搖搖晃晃的同時,白色大地終於出現黑色身影!

成群的豎琴海豹,三三兩兩的散落在無邊際的浮冰之上!

忍不住內心的狂喜,我們大聲尖叫:「找到了!」

我們迫不及待想要近距離接觸這些北極嬌客,催促著駕駛員快快降落, 但有14年飛行經驗的駕駛員,卻要我們別輕舉妄動,因為在冰洋上降落最是艱難,因為他必須確保浮冰可以承受直升機的重量,而這個也完全得靠他目測和經驗,一旦判斷錯誤,我們都將沉到冰冷的大海裡。



生命中的第一堂課:生死交關

一番評估後,我們選了一塊帶著水藍色,看似相當厚實的浮冰降落,台灣處於亞熱帶, 對於浮冰sea ice又稱海冰或流冰,其實沒有太多概念,在北極海域, 約有一半的浮冰屬於多年生成multi-year ice,浮冰可以厚達三到五公尺,但有的浮冰表面看似堅實,卻只有20到30公分厚,常常無法負荷直升機降落時的重量。

在確定安全無虞後,我們終於邁出探訪的腳步。

「哇,豎琴海豹!」我忍不住大叫! 但隨即被刺骨的寒風雨狂襲的暴雪,凍得說不出話來。

即使身上包的溫暖又密不透風,但也立刻感受到冰洋的威力。

但就在這個讓我們全身都要凍僵,連呼吸都要凝結,人類絕無可能生存,飛禽鳥獸也近乎絕跡的冰凍世界,但豎琴海豹媽媽卻在此時從北極圈游三千公里,爬上這一大片浮冰,迎接新生命的降臨。

豎琴海豹,是因為背後的豎琴狀斑紋而得名,眼前每隻母海豹身邊總跟著一隻毛茸茸的白色小動物,牠們就是剛出生的小海豹-小白仔!

白白。毛毛,圓滾滾,還有一雙無邪深邃的黑色大眼睛,萌翻了的外型, 任誰見了, 都要生起憐愛之心。

有幾隻小白仔,才剛剛出生,肚仔上還掛著紅紅的臍帶,體毛也因為海豹媽媽的羊水,被染成淡淡的黃色,但到了第二天,經過陽光照射之後,毛色就會逐漸變白。

在這充滿新生的喜悅大地上,不時會看到黃毛新生兒和出生約兩天的小白仔,不停的用雙蹼和後鰭在浮冰上四處滑動,似乎對陌生的世界充滿好奇。圓滾滾的外型實在太可愛,似乎再也沒有一種模樣,能比眼前的小白仔,更療癒了所以加拿大人也才取了「Blanchon」這樣可愛的外號,也就是小白仔。



為期2周的母愛:肥了小白仔,卻瘦了母親

但出生在這樣的冰凍世界,新生兒要如何抵抗零下30幾度的低溫?

麥克漢彌爾博士告訴我們,豎琴海豹一出生就重達十公斤,小海豹雖然有很厚的毛皮,但還不具備維持體溫的脂肪,海豹媽媽每天會餵牠喝母奶,而這些乳汁富含50%到60%的脂肪,小白仔喝了,一天就會長胖兩公斤,五天之後,體積就會大上一倍。

「但這個階段的小海豹, 都還不會游泳,更不會潛水,只會在冰上哇哇哭(blubber)……」漢彌爾博士語重心長的說:「母奶就是小海豹唯一的食物。」因此,找媽媽,喝母奶,就是小白仔生命中的第一課。

在浮冰上最經典的畫面, 就是母海豹側著身哺乳小白仔的畫面。

海豹母奶的脂肪含量,等於是牛奶的十倍,海豹母親一天要哺乳四到五次,才能讓小白仔飛快長大,抵抗零下幾十度的極地低溫。

但肥了小白仔的同時,卻瘦了母親。

狂暴的風雪下,我們注意到,海豹媽媽幾乎沒有離開小白仔半步,一旦我們靠得太近,她還會立即發狠,鳴叫示警。但依照習性,海豹多半的時間都會在海裡覓食,每天必須吃掉自己體重三分之一的魚蝦,才能維持身體所需要的熱量。而眼前這些一米七長,大約130公斤重的海豹媽媽,卻已經好幾天沒有下水吃東西。

「小白仔每天長胖兩公斤,但海豹媽媽卻要流失3~4公斤,所以哺乳的12天中,她會減少3公斤,因此每次我們看到哺乳期後的母海豹都變得很瘦………」漢彌爾博士心疼的說。

  豎琴海豹一次只懷一胎,每個小白仔都是心肝寶貝,海豹媽媽寧願自己餓肚子,也要堅持獃在冰上哺乳,直到小寶貝變得更健壯。形影不離, 溫柔守護,我眼前的風雪,彷彿也被這無私的母愛給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