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試閱內容:

沿著葫蘆墩圳逆流而上



我打葫蘆墩來──中部福爾摩沙的豐沃原鄉。

從童蒙到少年的記憶中,我記得1950、60年代這片豐沃原鄉還被稱為「鎮」。年少的我們不懂「大溝」的灌溉、水利功能,卻很清楚它跟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連的緊密關係。阿嬤、阿母總是提著一家老小換洗的衣物到隔條街的「大溝」邊,與左鄰右舍的許多婆婆媽媽就著溝水邊洗邊開講,話題天南地北、漫無邊際;相隔不遠處的土地公廟埕,則是阿公跟那些叔叔伯伯們行棋、開講、鬥嘴鼓的舞臺。而我們這群毛頭孩子們總是趁著大人們忙著時,偷偷地下到大溝裡去玩水、抓魚。鹽館巷口的米行,聽說賣的就是「大溝」灌溉出來的故鄉米。「大溝」,給了我們一家前後幾個世代不同的生活舞臺以及回憶。

毛頭孩子時期的少年記憶,經常聽家裡老人家說起這片豐沃原鄉是如何的「水清、米白、查某水」。少不更事的我們,也許是因為從小到大就看著故鄉是這副模樣,習以為常,當下也不覺得它有什麼特別的。倒是年節一到,「大溝」邊的竹廣市仔和橫街仔就成了我們的快樂天堂。年節前,阿爸、阿母帶著我們這些毛頭孩子們踅街打點新年行頭;年節時日,鎮日跟著同齡的表兄弟們沿著「大溝」邊直到葫蘆墩橋頂,一路撈魚、打珠仔臺、報箍仔……總是得等到家裡人來相尋,浪遊的歡樂時光才會暫告段落,等著明天、明年再繼續。

隨著時間的遞嬗輪轉,當童蒙漸遠,從國、高中沒日沒夜的升學主義日子,到大學的遊學異地、漂洋過海遠赴金門的義務兵役歲月,每一步的人生成長,原鄉與「大溝」都跟我們的生活連結漸行淡遠。退伍的那年,回到原鄉,走出火車站,沿街踅了一趟,曾經熟悉的街景依舊,而最想找回那被歲月磨得淡遠的「大溝」印象,卻已沉埋在水泥封蓋底下。

我們走在這塊水泥地上,走了許久,心中始終懷念青草地的觸感。如今隨著開蓋的呼聲四起,似乎也開啟我們對於家鄉與河流的念想與記憶。我們開始不覺得「水清、米白、查某美」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而是老在地人暱稱「大溝」的葫蘆墩圳為這片原鄉引來的大甲溪活水所澆沃出的美麗。循著這條古圳巡走,我們會發現它牽繫著北臺中將近三百年的生息、歷史、人文,是如此豐厚多姿。

於是,為了更了解自己的原鄉,我不但沿著葫蘆墩圳逆流而上,更逆著時光回到過去,一窺那個站在豐原的土壤上、捧掬著大甲溪水、開始扎根生活的先民樣貌……



葫蘆墩張百萬、平埔族駙馬—張達京



要了解豐原的歷史,就不能不談葫蘆墩圳;談葫蘆墩圳,更不能不了解張達京這個人。對漢人入墾開闢臺中盆地貢獻最大者,當首推張達京(墾號張振萬)。張達京字振萬,號東齋,綽號「平埔族駙馬」,康熙29年(1690年)生,為廣東潮州大埔縣客家人。

張達京生性聰明,身材魁梧。祖父出身武舉人,對子弟傳授防身拳術;張氏並由父親教授藥草祕方。張達京是臺灣中部地區平埔族岸裡社的首任通事,其兄弟包括長兄張達朝(來臺後開墾潭子「阿霧林」等地區)、四弟張達標(來臺後開墾大雅、西屯等地區),也都是著名的臺灣農業墾荒者。

清康熙50年(1711年),張達京原本行商於閩南,在二十餘歲時隻身渡海來臺,從現在的鹿港登陸,先落足彰化平原一帶,後來來到大甲溪北岸與岸裡舊社人(今臺中市后里區)交易,並和土官阿莫(又稱阿穆、阿睦)過從甚密。當時原住民平埔族人正受瘟疫侵襲,頗有死傷,張達京本就熟稔中醫,他以草藥為社人治病,活人無數。社人感激之餘,土官阿莫賜以女兒為妻,社人也與他結親,當時總共得了六房妻女,所以地方人就稱之為「平埔族駙馬」。這段過程,是地方鄉親耆老們最熱衷的張達京傳奇性故事。

在康熙、雍正年間,原住民與漢人時有衝突。雍正元年(1723年),清廷需要幹練人士奔走協調,於是舉任張達京為岸裡社第一任「理番通事」 ,教化先住民耕作。他既是官方通事,又是岸裡社頭目的駙馬,人又精明幹練,很快就成為了岸裡九社的重要人物。

張達京在「理番通事」任內三十餘年間,鑿水圳以開發荒地,教導先住民耕作,為現在的大臺中平原塑造出了農業雛形。張氏開發埤圳,以灌溉推進土地的開拓,先是與岸裡社土官潘敦仔訂立「割地換水」的墾約,議定能出工本錢募工鑿圳引水灌溉者,平埔族原住民則以西勢阿河巴埔地來換取十分之二的圳水。張達京更邀同漢人出資開鑿葫蘆墩圳,從樸仔籬口(即石岡水壩西南處)築埤引進大甲溪的溪水,不但荒埔地變身為良田,而且稻米亦豐增收穫,葫蘆墩米也因而聞名海內外。之後閩粵移民大批湧至本地加入墾殖,奠定了今日大臺中繁榮的基礎。

如此數十年下來,張達京成了中臺灣的首富,他所組織的「張振萬」墾號並邀集該區域的其他有錢人一同投資土地開墾事業。以張達京為首,秦登鑑、姚德心、廖朝孔、江又金、陳周文等六人組成後人所稱「六館業戶」,遍及大臺中地區,包含臺中市區、豐原、神岡、大雅、潭子等處。甚至西達海線的清水,南邊直到彰化市、芬園鄉,都有他們名下的土地。於是地方上人士就以「張百萬」稱呼之。

張達京及其家族在大臺中長年的經營,不但晉升為富豪,更促使臺中平野布滿了漢人墾民。然而,也因而使得巴則海族(或譯為巴宰)平埔族人的生存空間急遽縮小,生計困難,造成日後巴則海族集體遷徙宜蘭羅東及南投埔里,或退回祖居地苗栗縣三義鯉魚潭的情況。

乾隆15年(1750年)起,官府開始整肅勢力過大的漢人通事,乾隆26年(1761年),張達京已經72歲,遭到革職,並被遣送回籍,最後於乾隆38年(1773年)逝世原鄉,享壽84歲。

目前張氏家族在臺的子孫上達一、二萬人。後人為紀念此一當年開拓先賢,特別在社口(今神岡)萬興宮,崇奉「皇恩特授功加副府張公達京長生祿位」,其後人在現今臺中市豐原區翁社里所興建的張家祖厝「萬選居」,目前被核定為市定歷史建築保存。前臺中市長張啟仲、前臺中市議會議長張宏年、現任臺中市議員張瀞分、九族文化村創辦人張榮義等賢達,均出身自張氏這支龐大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