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章 不堪回首的過往



半年前,名揚高中一年三班教室。

天色已全暗,昏黃的燈光盈滿了整個空間。那曾經使宮芸感到舒適的一年三班教室,此時卻怪異地讓她感到噁心;那曾經覺得放鬆的溫暖光線, 此刻卻奇怪地刺痛著她的雙眼。

又或許,噁心刺眼的,是靠在窗台上的那兩個人。

「徐琴,」她朝其中一人開口,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妳為什麼要這樣做?」

「為什麼怎樣做?」徐琴站在林宸宇身邊,低頭撥理她奶茶色的長髮,「揭穿妳的謊言?讓大家知道妳吸毒的事情?」

「我沒有吸毒!」宮芸握緊雙拳,竭力穩住不斷顫抖的身子,「妳明明知道那些照片是合成的,妳明明知道我那天晚上跟宸宇在一起!為什麼要陷害我?為什麼?」

「要我說幾遍,」林宸宇煩躁地抓亂一頭紅髮,卻不敢直視淚眼汪汪的宮芸,「那天晚上我去參加琴的生日派對,沒有跟妳在一起!」

生日派對?她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面露心虛的林宸宇,淚水終於從她的眼中滑下。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這樣睜眼說瞎話?那天晚上他們明明為了慶祝交往三週年,到山上的牛排館用餐、看夜景,還因為沒辦法參加徐琴的生日派對愧疚不已。她做錯了什麼嗎?林宸宇為什麼幫著徐琴說謊?

「連一張照片都沒有,還敢說妳那天跟他在一起?」徐琴挑起眉,揚了揚手中的手機,「我手裡可是有妳那天交易毒品的照片,妳還想否認?」

「徐琴!妳不要欺人太甚!」宮芸氣得發抖,同時感覺深深的恐懼在心中擴散,「照片是妳合成的,妳以為我不知道嗎?」

她沒等徐琴回答便轉向林宸宇,像是抓住最後一絲希望,哀求道:「宸宇,拜託跟我出去談談好嗎?我不知道徐琴跟你說了些什麼,但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

徐琴牽住林宸宇的手,冷冷地打斷她,「喜歡妳?很抱歉,這三個字早就是過去式了。」

「宸宇!」宮芸震驚地大喊出聲,但林宸宇只是堅定地回握住徐琴白皙的手,完全沒有看她一眼。

看著自己交往三年的男朋友,竟和自己曾經最要好的朋友十指緊扣著,宮芸忍不住哽咽,話語從顫抖的雙唇中吐出,「你……你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知道,我忘了。」徐琴靠上林宸宇的肩膀,抬頭看他,「宸宇,你說呢?是四個月前嗎?還是五個月前?」

宮芸的視線模糊,心底的寒意迅速布滿全身。

變了心的情人和背叛自己的朋友,一時間她竟然分不出哪一個比較可怕、哪一個讓她更心痛。宮芸覺得此刻的自己,好孤獨、好可悲。

「林宸宇。」她微顫地開口,語氣因為絕望而變得格外平靜,「我們出去談一談。」

「不用了。」不等林宸宇回答,徐琴便鄙夷地冷笑道,「妳已經沒人要、沒人挺了,還談什麼?宸宇跟妳沒什麼好談──」

「該死的!」林宸宇突然低咒一聲,甩開徐琴的手,「要談就談!」

徐琴大驚失色,慌忙抓住他的衣角,「不要──」

「別跟過來!」林宸宇有些粗魯地撥開她的手,大步走向宮芸,拽著她就往教室外面去。

宮芸腦筋一片空白,只感覺到手腕上熱熱燙燙的疼痛。

林宸宇將她拉到一處僻靜的角落,刺骨寒風沁入了宮芸的心脾,她微微一顫,忽然回過了神。

「放開我!林宸宇!」宮芸奮力甩開他的手,又驚又痛地握住發紅的手腕,「你瘋了嗎?你到底被徐琴下了什麼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林宸宇的腳步停了下來。

「你說話啊?」宮芸提高了音量,憤怒、心痛的淚水止不住潰堤,「你跟我說徐琴剛剛的話都是騙人的,你還是喜歡我的對不對?」

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林宸宇猛地抬起頭,臉上竟帶著她從未見過的沉痛。

「芸,」他低喚,聲音裡的無奈和壓抑讓宮芸瞪大了雙眼,「這件事是我錯了,我不知道琴會這麼過分,如果我事先知道了,絕不會讓妳過來──」

「這件事?」宮芸顫抖著打斷他,雙手緊握成拳,「你覺得你做錯的只有這件事?」

交往三年以來,她對他就像對自己的家人那樣好,從來不亂發脾氣、不過度管束愛玩的他,總是給予他無限的支持、信任與包容,而他也是那麼地喜歡她。這個眾人公認脾氣暴躁的男孩,曾經只在她面前展現自己的溫柔,曾經只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脆弱──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願意對另外一個女孩溫柔,在另外一個女孩面前脆弱?

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在他心裡的地位已經不再特別?

林宸宇望了她半晌,再次心虛地別過臉,「我跟琴的事情,本來是打算晚一點再跟妳說的。」

宮芸的心徹底涼了。

「聽我說,」林宸宇一個箭步上前,緊緊抓住宮芸的肩膀,「我們兩個是不同世界的人,妳懂嗎?我們交往的這三年來,妳不斷試著把我變成跟妳一樣的人,但我沒辦法!妳不懂我,但琴懂,我什麼都不用說她

就能夠了解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

「夠了,別說了,」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像針一般狠狠扎在宮芸心上,她竭力壓抑著自己即將崩潰的情緒,聲音顫抖著,「宇,我知道我們兩個不一樣,但這不代表你就可以這樣踐踏我的尊嚴、我的感情!」

「我知道。」林宸宇別開眼,似乎不想讓她看見他眼裡深深的愧疚,「這件事情我也做錯了,所以把我們都忘了,離開吧!好嗎?」

「為什麼?」宮芸眼中的淚不可抑制地流下,她反手覆上林宸宇抓著她肩頭的雙手,語調裡是濃濃的心痛,「既然知道做錯了,為什麼還要這樣對我?至少給我一個理由──」

「我不喜歡妳了。」林宸宇抽回雙手,低下了頭,「從幾個月前就不喜歡妳了。」

不喜歡她了?宮芸呆呆地看著她喜歡了三年的紅髮男孩,那個在火爆、花心、不耐的外表下,擁有單純可愛的心的男孩。突然覺得他好陌生、好陌生。

「就因為這樣?」宮芸扯出一個難看的苦笑,「就因為不喜歡了,所以和徐琴聯手陷害我?我到底做了什麼,讓她如此恨我?」

林宸宇瞥了她一眼,又逃避似地移開視線,「妳走吧。」

宮芸抹去臉頰上的淚水,站在原地的她,只覺渾身冰冷。

「林宸宇,我問你。」她緩緩開口,語氣異常冷靜,「你真心喜歡過我嗎?」

林宸宇倏地睜大雙眼,像是完全沒有想過她會問出這種問題。

「你真心喜歡過我嗎?」宮芸挺直背脊,固執地再次問道。

林宸宇沉默了半晌,終於迎向她的雙眼,「是,我曾經,非常非常的喜歡妳。」

曾經非常非常的喜歡她。曾經。

不知怎麼地,這句話讓她的心碎得更加徹底;她緊緊閉上雙眼,握緊拳頭直到指甲掐痛手心,才勉強讓自己不痛哭失聲。

「我不會原諒你,也不會原諒徐琴。」她緩緩開口,希望將自己說的每一個字都烙印在林宸宇的心上,

「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價。」

她睜開眼,直視林宸宇圓睜的雙眸,「我一定會報仇。一定會。」

就因為他曾經喜歡過她。

就因為他曾經喜歡過,卻把她拋下了。

林宸宇從不曾聽她說過一句狠話,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口,最後還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我要走了。」宮芸最後一次深深凝視他俊朗的面容,嘴邊勾起小小的、苦澀的弧度,「祝你幸福。」

頭也不回地離開,宮芸臉上的笑容隨著步伐漸漸消逝。她怎麼也想不透,曾經最信任、最依賴,也最喜歡的兩個人,為什麼會對她做出這種狠毒的事情來。她怎麼也想不透,自己掏心掏肺地付出,為什麼會換來如此絕情的背叛。

走出校門,寒風侵肌、風雨淒淒,讓她內心那說不出的委屈和不解更顯心痛。宮芸抱著自己的雙臂,低著頭,努力不讓眼淚流下。

她一個人了。

徹徹底底、完完全全地一個人了。

       

被譽為名揚公主,集眾人寵愛於一身的校花宮芸,在閨蜜徐琴的生日派對當晚,疑似被人拍下在小巷中交易毒品的照片。



驚人的醜聞很快就傳遍了名揚高中。

雖然宮芸藥物檢驗的結果並沒有毒品反應,但醜聞鬧得沸沸揚揚,加上許多學生家長施壓,名揚高中懲處委員會最後還是予以她兩支大過處分。

心灰意冷的宮芸毅然決然的離開名揚高中,自此消失在名揚學生的生活中,漸漸被人遺忘。

在此事平息了五、六個月,眾人準備迎接新學年之時,宮芸這兩個字再次在名揚高中掀起一番熱議,只因她以高二生的身分,轉進了和名揚高中勢不兩立,有著全國頂尖學府之稱的──

金陵高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