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胡思亂想

「我只是太愛妳,不捨得妳難過,我知道我錯了,我無法彌補妳,只有懲罰我自己。沐瑤,妳走吧!回睿王府去。」

蕭洛寧強撐著說出這幾句話,額上已滲出了細密的汗珠,臉色越見蒼白,深吸了一口氣,執起秦沐瑤的手,放在唇邊親吻了一下,接道:「我死不了,妳快走,忘掉今天所有的事,別為我擔心,我受傷一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否則會天翻地覆的!」「不,你傷口還在流血,我怎麼能走?我去找太醫!」

秦沐瑤焦急慌亂的說著,就要轉身出去,卻被蕭洛寧拽住,咬牙道:「沐瑤,妳不走,我安不下心來治傷,妳想讓我死嗎?我是頂天立地的男人,不能讓妳看到我虛弱的樣子,所以,妳快點走,我有手下會照顧我的,沐瑤,妳永遠記住一點,我蕭洛寧對妳,從無半點虛情假意,愛上妳,哪怕是錯,我這輩子也要錯到底!」

「你……你都傷成這樣了,還說這種話……」秦沐瑤淚眼橫飛,愧疚的無以復加。蕭洛寧身子晃了兩下,硬是讓自己沒有倒下,放開了秦沐瑤的手,怒喊道:「走啊!」秦沐瑤突然憶起蕭洛楓受傷那時,也是這般的吼她,叫她滾,他們都不願意自己的無力虛弱讓她看到,她再堅持,反而在耽誤他治療的最佳時機。

所以,不再猶豫,深深的望了一眼依舊挺立的蕭洛寧,抹了把眼淚,將血跡全部擦掉,然後決然轉身離去。

看著那道人影完全消失,蕭洛寧再也撐不住,一口鮮血噴出,倒在了床上,重重的喘著粗氣,聲音輕不可聞:「沐瑤,為了讓妳……原諒我,我不惜……傷害自己……」秦沐瑤渾渾噩噩的回了睿王府,結果蕭洛楓還未回來。

生怕丫鬟們瞧出她的不對勁兒,便裝的跟沒事兒人一樣,聊天,用膳,之後,還泡了一個花瓣澡,舒舒服服的洗淨了身子,奶娘抱來辰兒,逗弄了一會兒,便摒退了下人,早早的爬上床睡覺了。

被子蒙在臉上,心思凌亂不堪,怎麼也睡不著。

腦海裡不斷翻騰著,蕭洛寧不知怎樣了,不知他會不會有事,也不斷的迴響著他說給她的最後一句話,若說沒有絲毫感動,那是騙人的,可是這樣的糾結,以後該怎麼辦呢?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她真的不想看到任何一個愛她的人有事,第一次,秦沐瑤暗暗乞求老天爺,保佑世宗帝長命百歲,只要世宗帝活著,紛爭便不會起,便能像這樣和平相處下去。

雖然這是一種逃避問題的法子,可是面對這些個執拗的男人,她真的很無力。

迷迷糊糊的,終是睡著了。

而蕭洛楓在子時左右才回了府,疲憊了一天,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便寬衣上床了。看著秦沐瑤熟睡的模樣,輕攬過她,在那唇上輕吻了一番,才噙著笑沉沉入睡。一夜靜寂無聲。

凌晨,秦沐瑤醒了,睜開眼睛,看到頭頂上方閉著眼睛沉睡的俊容,心下湧上溫暖,小臉往那堅實的胸膛上蹭了蹭,雙手緊緊的環上了蕭洛楓的腰際,靜靜的聆聽著那沉穩有力的心跳。

突然,平躺著的身子翻了個身,手臂摟緊了她的腰,而那大手已不安份的在她背部上下游移著,秦沐瑤錯愕的抬起小臉,她家男人眼睛還閉著啊!難道是夢遊?

「相公?相公?」

「……」

秦沐瑤眨了眨眼,看似好像又沒反應了,算了,不叫醒他了,讓他好好睡一覺吧!再次把臉貼在了他的心口處,靜靜的想著事情。

然而不過片刻,那大手又動了,還移到了她的粉臀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捏著。

「相公!」

秦沐瑤倏的抬起頭,咬了下貝齒:「你還裝是不是?」

「……」

還是沒反應?

秦沐瑤小臉抽了抽,激道:「相公,你要是醒了,就睜開眼,我送你一個禮物,要是裝睡逗我,我可要生氣了!」

「……」

嗯?還沒反應?

秦沐瑤火了,很邪惡的一個念頭竄起,抿著唇悄悄的去解她家男人的中衣帶子,很貼心為他連底褲的帶子也解開了,身子下滑,動作輕柔的脫著他的褲子,不一會兒,她家男人便被她剝成了全裸。

「嘿嘿,這麼好的體格,又有這麼好的床上功夫,色女們肯定一見就流口水,我出去弄個拍賣會,把你賣給那些富婆,我們王府鐵定就能發一筆大財了!」

秦沐瑤正一臉算計的說著,那裝睡的男人卻一個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眸子睜開,噴著火道:「敢打本王的主意?就怕妳倒貼給富婆銀子,也沒哪個女人有膽子敢來!」「嘿嘿,相公,你終於醒了!」秦沐瑤傻傻的笑著,一臉的無辜。

「哼哼,壞丫頭,偷著把我衣服脫了,妳該怎麼補償?」蕭洛楓很邪氣的笑道。

秦沐瑤裝傻充愣:「那我幫你再穿回去唄!」

「遲了!妳沒聽說過請神容易送神難嗎?既然敢點火,那就要做好滅火的準備,不然,妳相公我可就得霸王硬上弓了!」蕭洛楓笑的很具有威脅性,大手輕佻的執起那光潔的下巴,輕吐道:「寶貝兒,想好了嗎?選擇哪一種?」

「相公,真是對不起,我是很想幫你滅火的,可是……可是你自己看嘛!」秦沐瑤一臉委屈無奈的拉起她家男人的手伸入自己的褲子。

不過幾秒鐘,蕭洛楓便滿臉黑線了,一把抽回手,看著指上的血液,氣的想撞牆,惡聲質問道:「妳怎麼又來月事了?」

「相公,一個月本來就有一次嘛!只是這個月提前了三天,昨晚睡的時候才來的。」秦沐瑤很是抱歉的嘟囔著紅唇,小手還故意摸上她家男人的小腹。

「壞丫頭,妳還想怎麼著?」蕭洛楓氣結之餘,一把抓住那隻亂摸亂動的小手,咬牙道:「存心折磨妳相公嗎?」

「呵呵……」

※※※

兩年後。

「辰兒,你慢點兒跑,小心摔倒了!」

「梅蘭,你快跟上,別讓辰兒抓蝴蝶啊!小心被蜜蜂蟄到了!」

秦沐瑤站在假山上的亭子裡,著急的朝下喊著,花園裡,辰兒「咯咯」笑著,一邊跑一邊朝秦沐瑤招手:「娘親,辰兒很厲害,不會摔倒的!」

「呵呵,瞧你神氣的,給娘親悠著點兒!」

秦沐瑤失笑的喊完,在木椅上坐下,右手肘兒支在雕花木欄上,興趣盎然的看著丫鬟們跟辰兒玩耍。

輕風拂面,吹起縷縷髮絲,纖指伸出,撥弄了一下,一片海棠花瓣落於手心,低頭輕嗅了一下,紅唇勾起一抹溫馨的笑意。

思緒飛轉,秦沐瑤有些失神了。

時間過的好快,一晃眼,就是兩年過去了。

關於那一日與蕭洛寧有關的所有事情,秦沐瑤隻字未提。

自那件事之後,她很少再進宮,除非是必要的場合,或者世宗帝和榮妃召見,奉召完畢,也不在宮裡多作停留,總是匆匆出宮,然後回府。

而再見到蕭洛寧,是在四個月後的中秋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