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基因能產生性傾向嗎?



如果我真的想認識你,你給我一份你的DNA分析報告,會有用嗎?或是給我一大塊你的脂肪細胞和碳水化合物?理解你的基因在指甲裡產生蛋白質的方式,會有助於我搞懂你為何一緊張就會咬指甲嗎?妳DNA含氮鹼基(nitrogenous bases)的結構,會幫助我瞭解為何妳星期六偏愛藍絲帶嗎?是顏料的化學成分使林布蘭(Rembrandt)的《自畫像》如此傳神嗎?是振動的物理現象使貝多芬的第七號交響曲那樣壯麗恢弘嗎?

我們可以爭辯說,顏料的化學成分和振動的物理現象,給自畫像和交響曲增加了一些東西。但大多數人都會說,二者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當有人企圖主張,人類行為(尤其是同性戀行為,本書主要的探討議題)乃由基因所支配時,主流遺傳學家也會以大致相同的方式做出回應。對遺傳學家來說,這等爭論早在30年前便已定案。幾乎每一個行為,都是既先天而又後天的。遺傳學家非常沮喪地嘀咕:「這些同運人士在做什麼,想要讓時光倒流,主張同性戀只會來自遺傳嗎?!」

魯麥克爵士(Sir Michael Rutter)在他的書《基因和行為》(Genes and Behaviour)中說道:

任何不帶偏見但嚴格審查的研究,都得出以下明確的結論,在幾乎所有類型的行為、和各種形式的精神病理障礙或心智失調上,都兼有大量的遺傳影響和環境效應……沒有一項研究的結果,與全然「基因決定論」的觀點絲毫相容。

然而,本書將議論,任何基因對同性戀的影響,都是微弱且間接的,僅佔了所有影響的10%。(每個人的行為,都至少有那麼多的遺傳成分;沒有基因,便決不可能有任何形式的人類行為。)本書也將議論,關於環境對同性戀的影響,機遇的影響力是最強的;機遇,即個人對生活中隨機事件的反應。反應的意思是,它開始成為一種習性,構建成自己的人格,從而導致同性戀的反應。

我們應當經常稱呼同性戀為「同性吸引」(Same-sex Attraction, SSA),異性戀為「異性吸引」(Opposite Sex Attraction, OSA);而不是網路上常說的性活動!說同性吸引比較合適,是因為同性戀起初並非與性欲有關,儘管它可以在實踐中變得如此。同性吸引能更準確地表達出這種與同性別者間的強烈聯繫。

在第一章我們將論證,同性吸引太過於普遍,不會是單一基因或其突變就能決定,也不會是多個基因所能造成。同樣,同性吸引實在是太過於常見,所以不會是身體發展的錯誤;但卻可以很有理由地說,它是一種心理特質。對所有人來說,是否成為同性戀,基因的結構和功能,只能暗示我們最終可能成為怎麼樣的人。但基因與性慾之間的關係,則微乎其微。



遺傳學的一些基本原理

不過首先,讓我們來參觀一下人類的細胞核,看看遺傳學的一些基本原理。

如果我們從身體裡隨機挑選一個即將分裂的細胞核,會發現裡面有46個染色體。每個染色體是由一股高度折疊的去氧核糖核酸(DNA)組成;DNA按染色體的長短,又是由6千萬至1.85億個極度扭曲的梯級所組成的長分子(圖1)。如果你把一個細胞的所有染色體攤開、扭正,首尾相連,就會有大約三十億個梯級。1這是個龐大的數目!如果你每天花16個小時,以每秒爬兩梯級的速度往上攀,你將花上一輩子才能到達頂端;至終,你只會攀升到接近自己身高的DNA長度凉。任何分子,只要不穩定,便會自動破碎。所以有個酵素軍隊不斷地在許多地方修補著,就像一組組的工程人員,攜帶著沙包,站在遭遇洪水威脅的堤防上一樣。

DNA在很多方面,是你之所以為你、不可思議的量尺。生物怎麼造得如此奇妙可畏?但至今我們所見,只是驚鴻一瞥而已!

……



基因的真正工作是什麼

如果還是不清楚,讓我們挑明了說,基因的功能是兼具生物、化學兩個面向的!DNA含有遺傳編碼,主要用於拼寫講明製造蛋白質的指令:通常一個基因編譯出一個蛋白。事實上,這個過程:DNA ─(轉錄成)许 RNA ─(轉譯成)许蛋白質在遺傳學是極其基本的原理,所以它被稱為生化學的中心法則,被比喻為細胞的一種軟體。蛋白質是由稱為胺基酸(大約有20種)的小分子,以各種組合序列拼成。梯子上每3個鹼基(字母)為一組編碼,指定一個對應的胺基酸,來與其他(經類似方式產生的)胺基酸串連,接成蛋白質。例如,三元碼GTA編碼成組胺酸,而GTT編碼成谷氨酰胺。胺基酸的類型、數目所形成的序列,大致決定了一種蛋白質的基本性質。

有這麼複雜的過程,錯誤會發生不足為奇。高達三分之一例行產生的蛋白會有錯誤,並被立即分解和回收。這可能是因為它們被折疊成的三維結構,不符合正確的形狀;而不正確的蛋白形狀對細胞是有毒害的。

我們可粗略地總結說,「基因製造蛋白質,而不是(性的)偏好。」(其實它們僅是製造蛋白質的配方,並非基因本身執行這項工作。)

如果該DNA被正確的「讀出」,其配方被精確地遵守,「正確的」蛋白質將在細胞中生產,基因功能因此被「表現」出來;但若一者因生理上的意外,或者正常反饋機制中上層而來的抑制,導致表現的過程被阻遏,就可說該基因是受到「抑制」了。在低等生物體內,大多數基因都會被表現出來,但在複雜的生物體中的任何器官,只有約10-15%的基因被表現出來。例如,決定製造蛋白質,使眼睛發育產生功能的編碼基因,將在趾甲區域的細胞中始終被抑制(參增圖1-2)。蛋白質產生的模式,也取決於其他類型蛋白質受抑制的程度。

有些蛋白質有酶的功能。它們充當催化劑,在化學反應中將較小的組件:胺基酸、單醣(如葡萄糖)、或脂肪酸,製成蛋白質、醣類、以及脂質(或脂肪)等大分子;或者反過來,把這些大分子分解成較小的組件。這意味著,遠不止22,000種獨特的蛋白質被身體製造出來。據估計,全身有20萬到數百萬之多的各類蛋白質;但每一類型的細胞,則只表現出全身蛋白質種類的1/10而已。

生化學家自己也很少能體會一個單細胞會有多複雜。以一個受精卵來打比方,就像一片廣闊的平原,在複雜的網絡上,擠滿了大約十億個舞動的身影,有人獨自旋轉,有些人簡單地排成長鏈、形成小群或圍成圓圈,只為了解離並產生數以千計的他種組合。在這個單一的細胞裡,每秒鐘約有1~100億個生化反應同時進行著枭:一個充滿動態反應、交互作用、迴饋控制路徑、合作和干擾,目眩驚人的複雜網絡;導致這細胞內成千上萬個基因、以及基因的產物,進行著互動。在整個充滿潛力的人體中,有超過100兆(1012)個細胞以相同的方式發展,並在這非比尋常的生命舞蹈中,開始與彼此產生互動。



行為是遺傳決定的嗎?

標準的遺傳模型是,行為既受天生、又受培育的影響;但也有少數人認為,基因的作用影響得更深遠。尤其是社會生物學家,他們認為所有的人類行為都是由基因所注定,都編碼在基因裡了;其中有些學者試圖找出基因與同性吸引之間的聯繫。我們將在後面的章節詳細查驗這些論點。但是現在,讓我們繼續來看一下基本的遺傳學,看看關於遺傳影響和基因決定論對性行為的關係,還可以作出什麼一般性的聲明。



基因不能單憑自身做任何事

「研究人員發現同性戀基因」,這是1993年媒體所下的大標題,報導美國遺傳學家迪恩•哈默(Dean Hamer)的新聞,他聲稱自己發現了遺傳學和同性戀之間的聯繫(第九章)。但那並非哈默所公開聲明的內容。哈默說:「我們還沒有發現造成性傾向的基因,我們不認為它存在。」哈默知道,任何想證明存在著「同性戀基因」(指由明顯獨斷的單一基因,來管控同性戀的表現)的企圖,在遺傳學上,都是胡說八道。沒有單一的基因足以管控性傾向或任何其他偏好;亦即,沒有可為抽煙、跳舞、或進行冷嘲熱諷負責的基因。

為什麼會這樣?因為,連一個基因要有所表現,都必須被另一些基因表現的產物協同才能發揮作用。這可能需要至少五個(有時多達20個)不同基因的產物組合,才能激活某個細胞中的一個基因去進行表現。這些產物可能是從某些深僻處躍動而來的分子,或者來自細胞的外頭。沒有一個基因是孤島,它總是與其他基因互動著。在這個生化生態體系裡,幾乎不可能有某個基因或少數基因的組合,能完全地控制其他的所有基因;……



同性吸引會是突變的結果嗎?

同性戀社群或遺傳學家極不可能會接受這樣的解釋;但是從生物學的觀點來看,同性吸引可能是基因突變的結果嗎?

造成突變的原因是什麼?它可以只是DNA關鍵處的某個三字碼出了差錯那樣簡單;其結果卻可能會像飛機墜毀在一群舞者中間。他們可能會形成新的圈子和群組,試圖填補死亡的同伴,但是事情不會再一樣了;即使細胞生物學中含有多個酶的修復機制,能很有效率地進行修復工作。

而如果許多基因都受到了波及,這許多基因將不得不同時突變;但這是非常不可能的,沒有遺傳學家能接受「自然條件下,會發生多個基因同時突變」的說法。如果我們換成辯論說,有可能是在關鍵的基本控制基因中,只有一個基因突變了;但同性戀在人口中的普遍率,實在無法硬套在這樣單基因突變的假設下。(本章稍後會看到)

……

來看看一個迄今已知的突變,其對人類行為最直接的結果,然後推敲其意涵。……因此,我們不得不說,雖然氧化酶受抑制造成了一個傾向,但並不是非常強。此外,從這種突變產生的病症是很容易控制的:經過輔導之後,這些荷蘭男性都能夠過著實際上正常的生活,而且他們的反社會行為也幾乎消失了。行為的多樣性、不管酶是否受抑制,攻擊程度皆上升的可疑點、以及可被輔導而改變,俱都駁斥了該種攻擊性是遺傳所支配主導的疾病。

服用安慰劑的對照組,其MAOA酵素仍然正常作用,但是攻擊性與實驗組相差無幾(50%≅65%),表示衝動攻擊並非X染色體上的MAOA缺陷基因所造成。



所以,小結:

當今科學所知、與遺傳最有關的某個人類行為,充其量也只是受到基因微弱的影響。

就算行為與基因有關,環境的干預(如飲食、輔導)便能大幅改變、甚至消除該行為(第十章)。正如普羅民所言:

如果某種形式的精神疾病會主要由基因引起的話,人們可能會錯誤地認為,心理治療和其他環境的干預將無效。這種悲觀的論點擺明就是錯誤的。



同性吸引的高發生率不可能是突變

……



任何行為都是多基因鏈鎖共同表現

……



小結

沒有一個主流遺傳學家滿意這個概念:基因支配行為,尤其是同性戀行為。

基因所支配的行為,直到目前,只在非常低等的生物中發現。

從對基因結構和基因功能的理解來看,沒有任何令人稱道的方式,叫基因能必然地在人身上產生同性吸引或其他的行為。

至今尚未發現任何遺傳掌控的人類行為。已發現最接近的遺傳相關行為(一些荷蘭男子的攻擊性)已顯示出,它本身明顯地對心理輔導有反應。

如果同性吸引是遺傳所支配的話,它將無法繁衍後代,可能只要幾代,便從人間絕跡了,不會存留到今天。

一般而言,遺傳學家勉強接受程度相當不明確的某些遺傳影響,大多數人只同意,需要許多(至少五或六到多達數百個)基因,才會對任一特定的人類行為有貢獻。

由成串基因所引起的遺傳支配,應當是盤旋許多世代的;它並不會如同性吸引實際上在家族中突然出現或消失。所以,同性吸引並非由許多基因所造成。

同性吸引在人口中的發生率是相對地如此頻繁,以致於不可能是僅由單一基因的隨機突變所引起。所以單一基因不能為同性吸引負責。許多基因也不會同時一起突變。

同性吸引出現得太頻繁,以致於不可能是由誕生前發育過程的錯誤所引起,所以就此意義來說它也不是先天性的。

初次被同性吸引的年齡發生範圍遼闊,不像遺傳驅動的人類生命各階段(例如妊娠期、青春期、更年期)都是狹窄的時間寬度;使得同性戀極不像是由遺傳驅動的。

控制基因表現的組蛋白系統,非常強烈地受到環境(例如教養)的影響,使得尋找為某種行為負責的單獨基因,大多變得毫無意義。

同性吸引可能約有10%的遺傳影響,異性相吸約有15%。但都屬於微弱和間接的影響,例如基因使人身材高大,不必然產生籃球選手。

同性吸引更自然地劃分在心理特質的類別中。



超越基因層次

DNA是你之所以為你的量尺嗎?是的,但取決於你做什麼、你採取的決定,你可以終究只是讓你的基因界定你,或完全地超越它們。基因的層面只是樓梯向上的起始層級而已。



動物

在遺傳密碼轉變為成熟的生物之間的每一個階段,所有其他影響(基因本身以外的任何東西)都在持續地以多種多樣的方式互動著,創造新而更高層面的生化互動和發育,每一層面都越來越遠離基因的掌控,也越來越不能從基因來預測。基因和生化過程構成第一步驟。再高一層面,細胞彼此互動著(例如巨噬細胞識別非人體細胞,而吞噬它們)。更高的層面,在不同器官裡250種的組織細胞彼此互動著。又更高的層面,動物體全身與環境互動。也許動物發展的頂峰需從環境學習而得。學習可能是基本生化以上第六個層次,而幾乎與基本生化完全無關。

所以基因的影響是間接的,它們創造一個擁有巨大潛能的生物體,藉由互動和改變來回應環境,但互動的細節是後天的。遇到喧囂、快速移動的車輛,而腎上腺素激增、想要逃跑的一匹野馬,可以通過教導,變成在車陣中從容邁步,毫無恐懼。學習是另一個環境影響,距離基因就更遠了。牠們的基因是否曾預知會有人來訓練牠們呢?當然不會。所以,即使動物也會成為超越他們DNA的生物,因為我們可以教牠們。猴子可以學會簡單的手語,進行有限的溝通。該語言的細節是牠們的DNA可以預告的嗎?不!那完全是外來的;人類發明,教給牠們。



人類

遺傳學家歐曼(G.S. Omenn)和莫圖斯基(A.G. Motulsky),當他們談到從基因結構預告行為的困難時,說道:「想從簡單的分析法來理解行為,根本是緣木求魚;就像想對一本書作化學分析,以尋求話語的弦外之音一樣,是毫無希望的。」13(參增圖1-7)

甚至連成熟的動物都不能被牠的基因完全地預告。更何況是人類?每個人的指紋都是獨一無二的,無法從基因詳細預測出來。在器官功能的層面上,基因的控制甚至更遙不可及。任何針對心跳速率的基因配方,頂多不過是開出一個潛能處方,以應對環境而已。

人類大腦是所知最複雜的物體,甚至比銀河系還複雜。正如某個智慧婦人所言,在腦中有足夠的空間容納靈魂!唯獨人類能自我覺察,並能覺察自己的腦。他們能寫出交響曲、寫詩、發展出特別的概念、說出充滿靈感的話,感動他人去作夢,去計畫,去愛去哭,去笑,去敬拜。我們現在不就是在談論另一個向度,談論靈性、另一個層面了嗎?此刻DNA有何置喙的餘地?有人敢說靈性可以從某人的基因裡完全地預測嗎?是否從出生便可以從基因完全地預測,我們這些作家會用英文打字,且把正在讀的這些字打進微軟的程式裡?當然不!

我們開始生活,就被迫攀爬我們基因的特殊梯子。但我們是在環境中製造和設計我們所爬的梯子。

為什麼要讓自己的基因來支配我們?為什麼要停留在動物的層面?為什麼不超越我們的基因?這不就是身為人的本質嗎?我們是可以超越基因、首先踏步前進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