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孤單的前世



在你五天的培訓課程中,我回溯了好幾段前世,其中有兩段我是在一個非常孤單的狀態下死去的。第一段前世,我是一位老師,在山上一個原始、貧困的村莊小學任教。我未婚,一個人住,跟學生好像也不太親近。我出了意外,死在山上,有野狗在啃我的肚子,沒人發現我死了。



第二段前世,我是一名女記者,這次還是單身。我工作非常積極、拚命,卻又再一次孤伶伶地死去,這次是死於一場火車事故。其他死傷者都有家人接走或領回,只有我依然躺在路邊,沒有人來接我,沒有人來認領我的屍體。



以上兩段前世,我都是個性冷僻、拘謹的人,這也是我在那兩世活著、死了都孤單的原因。到了這一世,我則選擇從事社會工作,主動接觸、協助他人。我領養了兩個小女孩,因為我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也想好好照顧這兩個孩子。我還學習如何付出、與人相處,即使有時候這麼做我會很辛苦。但我好高興有這麼多人陪在我身邊。我知道,今生今世,我絕不會又在無人陪伴的情況下,孤單地死去了。



唐(Tong)



唐的回溯說明了同樣的模式通常會在每一世重複出現,目的是照亮我們的心靈道路。她需要表達愛以及接受愛,而她現在就是在做這件事。唐正在學習她的課題,發現更多與無條件的愛有關的真理。我們從不孤單,即使我們忘了這一點。在那次回溯之前,她便已選擇以社會工作為職志,也就是說,她已經憑直覺選擇了愛與服務的道路。



以上並非唐唯一的經驗,接下來是她分享的另一則故事。



回家



父母在我六歲時分居,幾年後離婚。他們經常在半夜吵架。有一天早上醒來時,我發現媽媽走了,此後她的床就一直空在那裡,不久後她有了自己的新家庭,爸爸也是。童年時期,我滿懷著寂寞、焦慮長大,而且時常被人忽略。我家有四個女兒,我是老二,我們經常自己待在家裡,沒有大人照顧。身為老二的我必須照顧年紀比我小的妹妹,找食物或煮東西給她們吃(我是等年紀大到能煮飯才開始做這件事的)。姊姊不在家時,我還得做家事。念小學的時候,媽媽常忘了來接我回家。我站在校門口等她來接我,常常一站就是幾個小時,心中滿是孤單、無助和不確定感。



二十五歲時我結婚了。我一直都很盼望結婚,先生和我是同辦公室的同事,上班時間我們隨時都能見到對方。他是個很重視家庭的人,婚後給了我很大的安全感,可是只要他不在我身邊,比方說他要加班、晚上要出門上課,或和朋友小酌一番,我就會覺得很寂寞,也會擔心他不夠成熟懂事,無法處理好自己的事或生活中的任何難題。這份恐懼長久以來一直隱隱約約纏繞在我心頭。



我也開始渴望有自己的孩子,而且是非常非常想要。我覺得到那時候就會有人需要我了──只要有孩子,我就能一直陪伴他們。但努力了六年多,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更讓我心急如焚。



有次在聽布萊恩‧魏斯醫師的CD時,聽著聽著居然就回溯到古代的某一世。我征戰多年,之後在返鄉途中,走到了一個荒涼、遙遠的鄉村。我是一名武士,體格壯碩,很像《哈利波特》書中的海格(Hagrid)教授。我身強體壯,全身髒兮兮的,頭髮、鬍鬚都很長。我隨身帶著一支大鐵鎚,那是我的打鬥工具。我用力踱步,快步走著,每走一步就好像是在重擊地面。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即將見到妻兒。這段路似乎走了很久,我很疲累了,但我還是用力踏著每個步伐。整條路只有我一個人,附近田野間只見石頭和幾棵灌木。我一直走、一直走,四下無人,什麼也沒有。



我看到我家了,頓時情緒激動起來,步伐也更快了。我打開門,看見妻子在一間小木屋裡,就坐在嬰兒床邊,床上是我兒子。我認出他就是我今生的丈夫,霎時腦中閃過一個畫面──當我無法陪伴在他們身邊時,兒子夠不夠成熟、身體夠不夠強壯、能不能保護他母親?



我在回溯中醒來,意識到一直擔心他是我的問題,不是我先生的。從那時起,我便不再為他操煩,雖然偶爾還是會叨念他兩句,但態度已經和從前大不相同。



我在紐約參加歐米茄學院的五日催眠治療培訓課時,又有了另一次的回溯經驗,不過那次我並未回到前世,反而是回到這一世第一次感到寂寞的時間點。當時我六歲,人在中國。那天要上學,因季節變換,秋去冬來,氣溫正在下降。放學了,我站在校門口,等著媽媽來接我回家。我等啊等,卻不見媽媽的蹤影。眼巴巴地望著其他學生離開教室,被家長接走或搭校車離開,我開始緊張了。最後學生都走光了,校車也開走了,只剩我一個人還在這裡,夜幕低垂,暮色漸深。校門關

了,我站在校門前的街道上,感覺好絕望。那是我這輩子初次嚐到寂寞的滋味。



那次催眠,我心想:「我為什麼不自己試著走回家呢?我家和學校只隔了幾條街,只要十五分鐘就可以走到家了。也許我記得路怎麼走。」我深呼吸,開始自己走回家。我很興奮,有點害怕,卻又有點高興能離開校門口陰暗的角落。我跨出第一步,邁開大步出發回家。突然間,畫面變了,在恍惚狀態中的我看見自己正跑過電影或影片那種長長的膠卷,影片的內容則是我在生活中感到寂寞的所有情況──在三十年的人生裡,這種情況還真多哪。在跑過那些歲月時,我年紀愈來愈大,從六歲一直到現在。我好快樂、好崇高。我健步如飛,裙子隨風搖曳。



我重返現世,回到歐米茄培訓課的教室,而且知道我已不再是那個無助的六歲小女孩了。我學會遇到問題可以自己想辦法,也有信心能讓自己脫離黑暗。三十多年來,我一直很努力學著克服生活中的所有挑戰,而不是等著依靠別人或徒然感到無助。



那次回溯之後,我再也沒有那種寂寞的感覺了。幾天後,我領養了兩個小嬰兒當我的女兒。我領悟到我可以做些什麼事情來讓自己快樂,而不是無助地等自己懷孕。現在我們一家四口和孩子們的爺爺、奶奶開開心心地生活在一起,我很滿意目前的狀況。我認為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當然也是最甜蜜的時光。







經歷過兩次的回溯,讓唐開始感覺到自己有能力控制生活,且能找出自己之所以懷疑丈夫不夠成熟的前世根源,因此得以放下心中的恐懼和焦慮。



然而,並非所有症狀都是源自於前世的創傷事件。唐無助感的根源是在今世的童年。她看著自己的潛意識播放一連串她感到寂寞的畫面,之後變得有能力控制自己的生活,也變勇敢了。領養兩名女嬰,表示在某種程度上她是有意識地決定不要再這麼害怕、被動,而是要主動、快樂、懷抱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