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太子

名牌精品男裝店。

冰絲的襯衫、筆挺得看不見一絲褶皺的西裝、明亮得甚至都散發著光澤的皮鞋,整齊而有序的排列著……

望著琳瑯滿目而又倍顯貴氣的服裝,林一若的圓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眨都不眨,心中不禁感嘆道:名牌就是名牌,和地攤那種洗兩次就成了白布的冒牌貨果然不一樣。「請問,需要幫忙介紹嗎?」優美的嗓音客氣而禮貌,讓人聽著就感覺到心曠神怡林一若抬起了頭,朝著身旁美麗的專櫃小姐笑了笑,露出了兩個圓圓的小酒窩:「我是想要送一件禮物。」

今天是她和秦朗交往三週年的紀念日,想到他已經穿了一年的西裝,她決定送他一套西裝,這樣的禮物絕對很有紀念意義。

「是要送給男朋友嗎?」專櫃小姐微微一笑,詢問道。

一想到秦朗,林一若的臉上揚起了滿滿的甜蜜,疑惑的望向了店員小姐:「妳怎麼知道?」

「今天是七夕情人節啊,許多客人都是來給男朋友或老公挑選禮物的。」

對啊,今天可是情人節呢!她怎麼連這麼重要的日子都忘了,懲罰自己似的,她敲了敲頭。

自責間,專櫃小姐已提著一套西裝走過來了,介紹道:「這件西裝是義大利進口,質地非常好,穿在身上不僅看起來貴氣而且非常舒服。」

一邊聽著,林一若的手觸摸過了西裝,果然很柔軟,只是翻起了上面的標籤後,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小嘴張得能塞得下一隻雞蛋,十萬,一套西裝竟然就要十萬?嚥了口口水,林一若戀戀不捨的收回手,問道:「最便宜的一套西裝要多少錢?」「兩萬。」專櫃小姐望到她皺在一起的小臉,真摯的說道:「禮物也不一定要送西裝,比如,領帶也挺不錯的,戴上領帶也彰顯貴氣,而且領帶也有特別的寓意,戴上妳送的領帶,就綁住了男人的心,讓他一輩子只愛妳一個。」

頓時,林一若的雙眼一亮,即使知道那只是傳聞,但是心底也不由自主的期盼著。最後在專櫃小姐的推薦下,她選了一條深灰色的領帶,雖然一條領帶足足花了她三個月的薪水,可是她的心中卻甜蜜無比,為了她最愛的秦朗,三個月的薪水又算得上什麼?

拿出手機,她按下了一串數字:「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雀躍的眸子染上了一絲的失望,林一若想著,肯定是他的手機沒有電了,她先回去換一身衣服,再去他那裡也不遲。

十分鐘後,車子在社區門口停了下來,林一若下了車,一口氣跑上了五樓,拿出鑰匙開了門,望到玄關處的男式皮鞋,她的臉上揚起了大大的笑容。

觸及到桌子上鮮紅欲滴的嬌豔玫瑰,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充斥在鼻息間的都是玫瑰的香氣,他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浪漫了?

放慢了腳步,她向著敞開了一條縫的臥室緩緩的走去,領帶被她藏在了身後,她要給他一個驚喜!

只是才走到門口,她的身子立刻頓住了,紅潤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親愛的,你是愛我還是我那個像白癡一樣的姊姊?」女人嬌媚的嗓音像是要勾出人的魂魄,還帶著曖昧的呻吟。

「當然……是妳這個小妖精……」粗重的喘息聲,男人覆在女人身上的身軀不斷向前挺動著,隨後,他撞擊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終伴隨著一聲滿足的低吼,男人和女人的身子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你真的不愛她?」手挑逗的從男人的胸膛上滑落,引來男人一陣粗喘。

「她不是我的菜!妳才是,寶貝!」說著,男人又吻上了女人的紅唇,過了許久才放開:「明天我就和她分手,怎麼樣?」

「這可是你說的,說話要算數,不然……哼!」說著,女人的手在男人的腰際擰了一下,男人笑著,手又撫上了女人的身子。

林一若傻愣愣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心涼如水,大腦中一片的空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她是不是看錯了?不,她絕對看錯了!

「看夠了嗎,姊姊?」女人的挑釁聲響了起來,譏笑的望向了林一若:「對不起搶了姊姊的男人,可是,秦朗愛的可是我,姊姊是不會跟妹妹爭的吧?」

秦朗只是不冷不熱的看了林一若一眼,絲毫不介意兩人現在正全身赤裸的在床上,三年,他和林一若一直處在接吻的階段,他已經忍夠了。

他沒有解釋,更是不願多看她一眼,林一若已經明白他的意思了,升起了一肚子的火。

大步跨了過去,她的手狠狠的落下,發出響亮的一聲,五個手掌印落在了男人的臉上,她鄙夷的看了他赤裸的身軀一眼:「告訴你,你也不是我的菜。」

還不等兩人有所反應,她端起了旁邊桌上的一杯涼水,直直的潑了過去,冷眼看著被潑濕而不斷尖叫的女人和咒罵的男人:「要是不滾的話,我不介意幫你們洗鴛鴦浴怎麼樣?」

心中是感覺到了痛快些,但是更多的卻是酸澀,她隱忍著泛著霧氣的眼睛,雙手掐住了大腿中,要哭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哭,不能讓這兩個不要臉的狗男女看好戲!

反應過來的秦朗一肚子的火,真是一個瘋女人,他站起了身子,下床,雙臂捉住了林一若的肩膀,狠狠的一推……

她身子被動的向後一滑,電光火石間,身子砰然倒地,頭更是狠狠的撞在了堅硬的牆上,還來不及尖叫,她的眼前一黑,沒有了知覺……

※※※

帝都皇城,禦花園。

草長鶯飛二月天,時值春日,禦花園一片春意盎然,嬌嫩的花朵含苞欲放,花香流溢,沁人心鼻,碧綠的湖水微微蕩漾。

朱紅色的四角亭,粉色的薄紗輕柔擺動,不時傳來一陣嬌媚的輕笑聲。

「姊姊,妳身上這條衣裙真漂亮,讓妹妹好生羨慕。」麗美人的美眸羨慕的望向珍美人身上的紅色紗裙,層層疊疊的繁華點綴在長裙上,別有一番風情,一看就知道名貴無比。

周圍的美人也都附和的議論著,毫不掩飾羨慕之情。

聞言,珍美人嫣紅的嘴角頓刻璀璨生花,妖豔得宛如含苞欲放的牡丹,指尖輕佻長裙,她嬌笑道:「昨日,太子殿下讓李公公送到寢宮的,我也喜歡得緊。」

頓時,麗美人和其他美人變了臉色,雖然嘴角扯出了笑意,卻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勉強意味:「太子殿下對姊姊果真寵愛。」

勾魂的紅唇,狐媚的水眸,妙齡誘人的嬌軀,雪白的肌膚,天生就是一狐媚騷樣,怪不得能吸引太子殿下,麗美人掃視了珍美人一眼,頓時嫉妒橫生。

轉念一想,雖說太子殿下寵她,可是太子妃的正位不也到現在還是空著,再者,自己爹爹的權力在黎國也是數一數二的,在旁邊扶她幾把,那個位置不就是她的了?想到這裡,她嫉妒的心平衡了下來,揚起了豔麗的笑容:「哎呦,今天怎麼沒有看到那個癡傻的宰相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