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百子圖

藏在雲霧繚繞深山中的天林寺是一座很有名氣的寺廟。

天林寺之所以名氣大,倒不是因為菩薩多,也不是因為廟宇大,而是因為寺裡的和尚都會武功,可以說個個都身懷絕技。而這些和尚們所學的武功,全都來自於天林寺裡一件不知珍藏了多少年的鎮寺之寶。

這個鎮寺之寶是一尊比一人高的青花瓷瓶。長長的細頸、大大的圓肚,瓶口只有飯碗那麼大,往瓶裡看彷彿深不可測。瓶身畫滿許多活潑可愛、在嬉鬧玩耍的孩童,還題了三個字──「百子圖」。

按理說,像這樣的瓷瓶,在許多官宦、富商人家都可以看到。一般都是用來裝飾廳堂,顯示其富貴風雅。但如果仔細觀察天林寺這尊瓷瓶上的〈百子圖〉,就會發現,它不同於一般當成擺設的瓷瓶,其中大有奧妙。

它的瓶身所畫的每一個在嬉鬧玩耍的孩童姿勢各不相同。看起來手舞足蹈、雜亂無章,實際上卻是大有學問的,武林中的人一看就可以看得出來,每個孩童的姿勢都是一個武功招式。這些招式環環相扣,這許多招式連貫起來就成了一門絕頂功夫。

因此,這瓷瓶上畫的〈百子圖〉,實際上就是一本拳譜,這套拳就叫做「百子拳」。天林寺的每一個和尚,從入寺門的那一天起,就必須按照瓷瓶上的〈百子圖〉一招一式的練,直到練會最後一個孩童的招式,「百子拳」才算練成了。

曾經有一群號稱「野狼幫」的大盜,他們流竄大漠,在西北一帶橫行無敵。可是他們卻昏了頭,不知天高地厚,竟然想到中原打劫天林寺。

就在「野狼幫」剛站在天林寺大門口,才吆喝幾聲,就被一個看守寺門名叫「泥巴」的和尚,三兩下就全擺平了。這些橫七豎八躺倒在寺門口、動彈不得的大盜,共有十三位,而泥巴和尚的「百子拳」卻才用了十一招。

另外,中州城裡舉行中原武功擂臺大賽。七天下來,豫王府的師爺「龍豹」接連打敗了三十三位武林高手,眼看就要成為這場擂臺賽的大贏家。正當他站在臺上神氣十足、左顧右盼之際,偏偏遇到天林寺平時負責煮飯的和尚來到中州城。這個叫做「多味」的和尚是來採購食材的,看到擂臺前人山人海,他也過來看看熱鬧。結果看著看著,他忍不住手癢躍上擂臺,片刻工夫就把龍豹打得鼻青臉腫、跌下臺去,而多味和尚的「百子拳」才用了二十七招。

至於在武林最高層次的研討會上,天林寺的「百子拳」本來在天下武功排行榜上只排到三十六名,可是當天林寺的住持一木方丈,把「百子拳」演練到第五十七招時,身為武林界最高權威的評審們就一致點頭表態道:「應該往前排,排到前二十名之中。」

沒想到,這「百子拳」愈往後面的招式愈是精妙、威力無窮。

所以,當一木方丈演練到第七十七招時,評審們都已坐不住了,只能興奮不已的說:「還要往前排,排到前十名中。」

當一木方丈把「百子拳」的招式全部演練完畢,評審中聲望最高的太極門掌門人楊白翁站起來鄭重宣布,「我們決定:天林寺的『百子拳』可以排到天下武功的第三名,僅次於少林和武當。」

其實,就連在場的少林、武當的掌門人心裡也明白,要不是少林、武當在武林中資歷最老,必須排在第一、第二的位置上。如果真的比試起來,他們也未必一定能贏得了這「百子拳」。既然天林寺的「百子拳」這麼厲害,而且「百子拳」的精妙又全在這尊大瓷瓶的〈百子圖〉上,那麼,天林寺的所有人都把這尊大瓷瓶奉為至寶、視為無上神聖之物,也就毫不奇怪了。

然而,天林寺中有一位年紀最小的小和尚,名叫偏偏,偏偏就對這瓷瓶上的〈百子圖〉提出質疑。小和尚偏偏今年才十三歲,不過,他進入寺中卻已經十三年了。

他是多味和尚十三年前進城採買時在路邊撿到的棄嬰。出於慈悲心,多味和尚就把他帶回寺裡撫養長大。可以說,偏偏從學會走路的那一天起,就開始按照〈百子圖〉練「百子拳」了。如今,偏偏的「百子拳」已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但是,這幾天,他卻天天坐在這尊大瓷瓶面前,瞪著眼睛,從早到晚,一動也不動的思索著,嘴裡還喃喃自語道:「不對,不對呀!這不對呀!」

「偏偏,你到底怎麼啦?什麼地方不對?」發現他沒到齋堂吃飯,特地為他飯送的多味和尚在一旁關心的問。

「這大瓷瓶不對,這〈百子圖〉不對呀!」

多味和尚一聽,就不怎麼高興了,「胡說!這是我們寺裡的鎮寺之寶,是多少年前祖師爺留給我們的,怎麼會不對呢?」

「你看,它既然是〈百子圖〉,但從上到下、從左到右,畫的孩童只有九十九個。」偏偏指著大瓷瓶說。

〈百子圖〉上只有九十九個孩童,天林寺的每個人都知道,都不感到奇怪。他們按照〈百子圖〉練「百子拳」,到最後一招時正好是九十九招,而這時招式也練完了,從來沒有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你真是個傻小子,這有什麼不對的?〈百子圖〉的『百』是個虛數,表示有很多很多。就像平常說的『百丈高樓』、『百尺竿頭』,難道就一定是一百丈、一百尺嗎?」多味和尚說得振振有辭,末了還加了一句,「偏偏,你怎麼就不懂這個道理呢?」

但偏偏仍然不肯罷休,還是一遍又一遍的繞著大瓷瓶數。這件事後來驚動了寺裡的住持一木方丈,他特地過來勸偏偏道:「偏偏,別數了,九十九個就是九十九個。多少年來,我們寺裡多少位前輩大師都數過,都是照著這九十九招練過來的,他們都沒有認為有什麼錯。你又憑什麼說這個不對呢?」

「可是,這瓶上明明寫的是『百子圖』,那就應該是一百個才對呀!要不然,就是當初造這個瓷瓶、畫這幅圖、題字的祖師爺弄錯了。」偏偏執拗的說。

「你這孩子愈說愈不像話了,祖師爺怎麼會錯呢!祖師爺絕對不會錯的。」一木方丈一聽這話就有點生氣了,於是正色訓斥道。

「既然祖師爺不會錯,那麼,他寫的是『百子圖』就一定有他的道理,這瓷瓶上就一定會有一百個孩童的。」偏偏仍然人倔強的說。

「那你就找吧!真是個不開竅的木魚腦袋。」生氣的一木方丈立刻拂袖而去。

偏偏又繼續數、繼續找,又不知繞著大瓷瓶轉了多少圈。

突然,他心頭一亮!對了,一定是這麼一回事!偏偏不由得高興的手舞足蹈。

「怎麼回事?看你這麼高興,難道是你找到那第一百個孩童了?」這時,正好看守寺門的泥巴和尚來了,看到偏偏這麼高興,就饒有興致的問。

「找到了,找到了!我知道在哪裡了!」

「在哪裡?第一百個孩童在哪裡?」泥巴和尚也興奮的問。

偏偏說:「如果祖師爺當初造這個瓶、畫圖、題字,每一步驟都是認真的話,那麼,這瓷瓶上就一定有一百個孩童,而不是只有九十九個。我想,這第一百個孩童很可能就在瓶子的肚子裡。」

「在瓶子的肚子裡?」泥巴和尚一怔,但再仔細一想,不由得連連點頭說:「有道理,有道理。讓我來看看。」

說著,泥巴和尚縱身一躍,就像一隻輕盈的燕子從地上掠起,在空中一個轉身,一隻腳尖鉤住屋梁,然後像猴子一樣倒掛下來,再將眼睛湊到大瓷瓶的瓶口,仔細的往裡看。可是,他看了半天,最後還是搖搖頭說:「裡面太深了,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

「看不見?」偏偏打量著大瓷瓶,是啊!這瓶口這麼小,瓶頸又細又深,怎麼可能看得見瓶子肚子裡的畫呢?

「看不見就等於沒找到,沒找到就等於不存在。」泥巴和尚從屋梁上下來說道。

「要想看得見,只有一個辦法。」偏偏此時臉上露出毅然決然的表情,像是決心要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什麼辦法?」

只見偏偏猛吸一口氣,對著大瓷瓶握緊拳頭。只聽到拳頭上的骨節「格格」直響,他正在將全身功力凝聚到拳頭上。

「偏偏,你想做什麼?」看到這情景,泥巴大吃一驚,急忙想要出手阻攔!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到「噹啷」一聲,響得驚心動魄。偏偏用盡全力一拳擊向大瓷瓶!大瓷瓶怎麼受得了這一拳的千鈞之力,頓時被擊得粉碎。眨眼間,這個鎮寺之寶變成一地大大小小的碎片。

「你瘋了!這該怎麼辦?」泥巴被眼前的大禍驚呆了!

但偏偏卻顯得很從容。只見他雙眼瞪得老大,正在仔細察看掉了一地的碎片。

突然,他眼前一亮,叫了起來,「看,就在這裡!」

泥巴順著偏偏的手指望去,只見就在那殘留的瓷瓶底上赫然畫著一個孩童,他和瓷瓶外面九十九個孩童一樣擺著招式,但是這個招式十分奇特、十分古怪。

偏偏和泥巴蹲在碎片前,仔細的思索第一百個孩童的招式。這曉才發現,第一百招是集前九十九招之精華而成,必須把前九十九招練得爐火純青,才能領悟和掌握這最後一招。

更重要的是,第一百招是石破天驚、畫龍點睛的一招。有了這第一百招,「百子拳」才是真正完整、毫無破綻的武功。而且,有了第一百招,「百子拳」的威力突然大增。

如此發現讓他們驚喜若狂!

然而大瓷瓶的破碎聲早已驚動了寺裡眾僧,他們也紛紛趕來了。面對眼前的情景,他們先是驚呆了,接著就怒不可遏!

「偏偏,你怎麼敢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

「偏偏,你這次闖大禍了!」

「這大瓷瓶已傳了多少代,你竟然把它砸了!這怎麼得了?」

偏偏解釋道:「可是,我找到了〈百子圖〉的第一百個孩童了。」說著,他將畫著第一百個孩童的瓷瓶底捧給大家看。

這一來,大家都不作聲了,他們都在仔細端詳這第一百個孩童的獨特招式。

因為大家都是武學行家、武林好手,都已將「百子拳」的前九十九招練得爐火純青,所以看著看著,有的連連點頭說:「好,好,好極了!」只是不知他是在稱讚這第一百招的招式好,還是在稱讚偏偏做得好。也許兩者兼有。有的則似乎若有所悟,卻默不作聲,大概是一時間對大瓷瓶被毀的事實還有些難以接受。

只見一木方丈此時長長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真不明白,祖師爺當初造這個瓷瓶時,為什麼要把最重要的第一百個孩童畫在瓶子肚子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