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 2 章 古怪的姑丈



突然變成孤兒的瑪麗,被送到一個英國牧師家裡,那個牧師很窮,家裡有五個孩子,這五個小孩都穿著有破洞的舊衣服,而且整天都在吵架,不是搶吃的就是搶玩具。有天晚上,牧師太太對瑪麗說:「週末會有一個軍官夫人帶你坐船回英國,到你姑丈約克郡郊區的大宅去住。」瑪麗聽完後,面無表情,好像這件事與她無關。但其實她心裡有點生氣,因為她一點也不想住在牧師的破房子,但也不想回英國跟陌生的姑丈一起待在又大又荒涼的房子裡。



到了週末,果然有一位軍官夫人,帶著瑪麗搭上輪船。歷經長途的航行後,終於回到了英國。才一下船,軍官夫人就快快將瑪麗交給了來接她的管家。這位管家叫做莫德勞克太太,她的身材很壯碩,臉頰紅紅的,眼神十分銳利。「我的天,她實在長得不漂亮!」莫德勞克太太對軍官夫人說:「聽說倫諾克斯夫人是個美人,但這個女兒怎麼一點也沒得到遺傳?」「也許她長大後樣子會變,瑪麗只要友善一點、多笑一點,其實長相還不錯啊!」軍官夫人說。



瑪麗對這位來接她的管家絲毫沒有好感,從她的穿著與言談來看,絕對是個俗不可耐的女人。她盡量離那兩個女人遠遠的,眺望路上來來往往的人與車,這裡跟印度真的是差很多啊!這讓她對於姑丈與那大房子感到有些好奇了。與軍官夫人告別後,莫德勞克太太就帶著瑪麗踏上回約克郡的路途。她們坐上一列火車,瑪麗一路上沉默無語,刻意把頭抬得高高的,並且與莫德勞克太太保持距離。她才不想讓別人誤會自己是這個管家的小孩呢!



瑪麗的行為,完全被莫德勞克太太看在眼裡,她心裡想:「我這輩子從來沒見過這樣一個被徹底寵壞的小孩。」

「我該跟你說說我們正要去的地方,」莫德勞克太太用尖銳的聲音對瑪麗說:「你認識你的姑丈嗎?」

「不認識。」瑪麗皺起了眉頭。

「好,你得有點心理準備|現在你將要去一個奇怪的地方。」

瑪麗好像沒在聽、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讓莫德勞克太太覺得很生氣,不過她還是決定忍耐著繼續說下去:「那是一棟大房子,位在牧爾邊上。你的姑丈克蘭文先生以這棟房子為傲,但在外人看來,這間房子很陰森,有六百年的歷史,裡面有將近一百個房間,大部分是鎖起來的。屋子裡有畫、古董家具,還有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東西,房子周圍有個大花園,樹木都很高大,枝葉都垂到了地上。」



雖然表面上瑪麗好像很不專心,但其實莫德勞克太太的話一字不漏的都進入了她的耳朵裡。

「那麼現在,你對那個地方有什麼感覺?」莫德勞克太太問。

「沒什麼感覺,」她給了管家一個白眼:「我又沒去過!」

「也對,你又有什麼選擇呢?雖然我不覺得那裡適合一個小女孩成長,因為克蘭文先生根本不會關心你。他是一個駝子,脾氣暴躁又古怪。他的財產和大房子是在他結婚了以後才有意義。」瑪麗的眼睛不自覺的轉向了莫德勞克太太,瑪麗對姑姑一無所知,所以覺得很好奇。

「夫人是一位親切又美麗的人,克蘭文先生很愛她,只要是她想要的,就算只是一棵小草,他都願意走遍全世界為她找來。沒有人相信她會嫁給他,因此有傳言說夫人是看上了克蘭文先生的錢,但我們知道不是。夫人去世的時候……」

「咦?她死了嗎?」瑪麗不由自主的跳了起來,眼睛睜得大大的。她居然史無前例的,為克蘭文先生的遭遇感到難過。



「是的,她死了,因此克蘭文先生變得更古怪了。從那時間開始,他誰也不關心,也不願意見任何人。大部分的時間他都不在家,就算他在家,也關在西邊的閣樓裡,除了從小照顧他長大的老僕人皮切爾,克蘭文先生誰也不見。」

莫德勞克太太訴說的情節雖然吸引了瑪麗的注意力,但卻讓她很不開心。跟一個古怪又封閉的駝背姑丈,住在一棟有六百年歷史、一百個房間的大宅院裡,到底是什麼感覺?

「你別以為可以見到克蘭文先生,」莫德勞克太太又露出了那若有似無的微笑:「也不要期待有人會跟你聊天,你必須自己玩,自己照顧自己。而且那一百個房間中,有很多是你不能進去的,等你到了以後,我會告訴你哪裡可以去玩,哪裡不能去。」

瑪麗忽然覺得克蘭文先生很討厭,說到底他受苦也是活該!她不高興的看著車窗外滂沱的雨勢,不知不覺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