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眼瞬間



從來不敢相信

童話般的故事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第一眼看到你/妳

故事的齒輪開始轉動

從今以後你和我

變成我們





Kim版本:遇見妮的第一天



那個時候,我正對自己的人生徬徨。

年輕時我很叛逆,不喜歡念書,覺得就算乖乖讀完書也不知道要幹嘛,所以就成了現在人們所說的中輟生。由於大部分的同學均選擇繼續升學,不打算念下去的我,就自己一個人打打籃球,每一天都過得很無聊。

雖然現在看我好像很容易談笑風生,但其實在陌生環境裡,我都是安靜不說話、酷酷的那一個,因此在別人眼中,成了有距離感的壞小孩。

那個年紀,雖然會有女孩子對我示好,只不過那時的我還很幼稚,對男女之情沒有特別深入。然而通常我都以朋友為優先,只要朋友有約,就會把當時的女性朋友晾在一旁。

後來有個朋友找我去試鏡,反正無事可做,便一起去了,沒料到試鏡成功,上了一個電影通告。到現場後,發現大部分時間都是一群臨時演員混在一起聊天,打發等待的時間,雖然我很不習慣,但也莫可奈何,只好保持裝酷的臉色。

依稀記得,我手上拿著一杯藍色飲料斜靠在牆邊,不遠處有一個高高瘦瘦、笑容甜美的女孩子向我走過來,一副很熟的樣子開始跟我說話,外型是我喜歡的那款,但老實說,對她,我當下還真沒有什麼其他想法。

「你的頭髮好油喔。」她開口道。

「因為燙頭髮,三天沒洗頭了,應該很臭吧。」我嘗試著保持禮貌。

「我聞聞看。」

我還來不及反應,她便不由分說地湊近我,連鼻尖都碰到頭皮了,現在想想,那應該是我們第一次的肌膚接觸。

「滿香的啊。」她笑著說。

我其實不喜歡和人太親近的接觸,可是說也奇怪,對於她的靠近,竟沒有排斥感,只是很擔心頭髮太臭嚇跑了她。此時,另一個男性臨演也加入我們的對話,明顯對這個女孩有好感,我從女孩的神色看出,她並不想和這個男生聊天,就二話不說把她帶走。或許,雄性的佔有欲已在不知不覺中席捲了我。







Nico版本:我知道,他就是我要的



那一次,我的同志朋友接到了電影臨演通告,剛好我也沒事,就跟著去了。一到現場,我的同志朋友立刻拉住我,指著角落一個中長髮的男孩說:「欸~那個我的菜,幫我要電話。」

順著他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個有點害羞的男孩,長著一對可愛的小虎牙,錯落不齊的牙口,讓他看起來很有日本偶像男孩的味道,我內心想:這也是我的菜啊!不過既然朋友先開口了,我得有點義氣先幫朋友一把,所以走過去跟男孩攀談。

「你喝的是什麼飲料啊?」我裝著不經意地問,男孩看起來嚇了一跳。

「嗯~喝起來像雪碧之類的。」雖然驚魂未定,他還是很有禮貌的回答我,略微害羞的神色,讓我的心跳也漏了一拍。那個瞬間,我覺得我見過他,也許扯到前世今生是有點迷信,但不知為何,那一眼,我便確信了在某一個前世曾見過他,而且,我有了一種預感:我們會在一起很久很久。

因為這個篤定,我拋下矜持和面子,硬是站在他身邊聊了好一陣子。直到大家要去唱歌續攤,我才鼓起勇氣問他:「你喜歡的是男生嗎?」

男孩看著我說:「我不是。」

他不知道我聽到這句話,內心立刻放起了花火,雖然很對不起我的朋友,但是我知道我對這個男孩的一見鍾情,是認真的。











墜入愛河



有點酸、有點甜

你霸道的溫柔是我的甜蜜依歸

一天24小時

一年365天

每一天

都想要有你在身邊





Kim版本:多苦我都不會放手



也許在外人眼中看來,我們愛得有點黏膩,從我和她在一起的第一天開始,就沒有分開超過三天以上。本來我可以繼續做咖啡館工作來供應日常支出,畢竟相對於展場兼差,咖啡廳的收入是固定薪資,只要有排班,每個月都會有薪水入帳。然而,我們兩個實在無法忍受一分一秒的分離,所以我辭去了這份工作,跟她一起接展場活動。

想當然耳,展場的工作很不固定,而且有時廠商不會立刻付款,難免出現青黃不接的窘境。最誇張的一次是付完房租之後,我們身上真的一張鈔票都沒有了,兩個人到處撈了半天,最後只挖出幾個銅板,剛剛好夠付一顆茶葉蛋的錢。

苦嗎?

可能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吧,那時候沒想過苦不苦,反而覺得很好笑,怎麼會窮到只剩一顆茶葉蛋呢?我們兩個說著說著忍不住捧腹大笑,然後把超商買來的那一顆茶葉蛋小心的剝開,一人一半,甜蜜蜜的吃完了。

其實我真沒有想過,跟其他人在一起我會不會更開心?或是,她會不會有更好的對象、更優質的生活?在我心裡,不管多苦,都不想放開她的手。

但是我得承認,有時候太餓了,我會回我媽那邊偷拿泡麵,沒辦法,那個時候還是小孩子。我和她,都沒想太多,只想每天開開心心在一起。





Nico版本:我的世界只有你最懂



跟他在一起,我覺得很舒服自在,因為我們都不會想太多,總是說走就走。有一次,我記得已經很晚了,當時看到馬拉灣電視廣告,便隨口說:「看起來很好玩,好想去喔!」他居然馬上說:「好~走吧!」

原本以為他只是隨便應一應而已,沒想到當我回過神,我們就坐在往馬拉灣的夜車上了!不過一夜沒睡實在太累,我們兩人竟然在馬拉灣的躺椅上睡了一覺,清醒後就回台北了。

或許一般人會覺得這很不可思議。然而對我來說,最美好的就是兩個人在一起的這件事!說走就走的快活,一路上說說笑笑的興奮,是未來一輩子放在心底、永遠不會消失的重要回憶。如果沒有這些閃亮亮的時刻,日復一日、規規矩矩的生活,十年後你還會記得什麼呢?

我想過,如果我和其他男生交往,他們應該無法理解我的思考邏輯,也無法跟我一起享受活在當下的快樂,因此格外珍惜這個可以和我一起瘋狂的男孩。

當然,只顧當下的生活,也有它的缺點,譬如說有次展場的工作費用沒有如期撥款,我們兩個把身上僅剩的生活費拿去付房租,口袋裡不僅僅是阮囊羞澀,簡直是空空如也。肚子餓的時候,只能買一顆茶葉蛋來分著吃。

苦嗎?

我想,在最苦的時候,還能讓妳笑出來的那個人,或許就是能夠走一輩子的人吧!











我們結婚吧



戀愛固然美好

但總想要往下走一步

你,成為我的丈夫

我,成為你的妻子

永結同心或許老哏

可就是想要許下一輩子的承諾





Kim版本:有我在,別哭



我們在一起時,年紀還很小,Nico的父母並不贊同她談戀愛,所以剛開始是偷偷摸摸的交往。第一次到Nico家拜訪時,她居然跟她媽媽說:「他是同志啦!不喜歡女生。」她媽媽聽了這句話,仍然始終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我。拜託!這謊言真的很沒說服力,媽媽哪有這麼好騙。

很遺憾的,我沒有見過Nico的爸爸。還記得那一天,Nico接到媽媽的電話,看到她不發一語,豆大的淚珠往下直落,便知道發生大事了。等她掛了電話,才哽咽地告訴我:「爸爸突然走了,我現在必須要去接弟弟一起回桃園。」

這消息來得令人措手不及,她哭個不停,我只能冷靜地陪她去接弟弟下課。回到桃園後,看著他們一家子哭得肝腸寸斷,我也很難過,不確定這種情況是否適合外人在場,所以默默地先回台北。

兩、三天後,Nico開始處理爸爸的後事,我下去桃園陪她。這一次,我決定全程陪伴。我知道很多人會覺得不太好,但是我和Nico在一起後,就認定她是我未來的另一半,那麼此時此刻我自該做到半子的義務,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當時Nico哭著說:「快過年了,以後我們家就少一個人了該怎麼辦?」

我想著,她最愛的爸爸走了,我能做的除了陪伴,還有什麼呢?

儘管過年時一般是會避諱到喪家拜訪,但我實在太擔心她了,邊吃年夜飯邊查看末班車的時刻,衝去大賣場買了伴手禮,準備了紅包,不由分說地跑到桃園。

我記得她開門看到我的那一刻,很驚訝也很感動,看到那個我最喜歡的表情,我知道我做對了,這一路的奔波全都值得了。

我對她說:「從現在開始,我就是妳的家人,這樣妳們家就不會少一個人了。」

從那一刻起,我發現自己好像變了,以前我覺得桃園遠在天邊,彷彿另一個世界,如今,為了她,去哪裡都可以。

她媽媽看到我,也一臉詫異,我鼓起勇氣對伯母說:「從今以後,讓我來照顧這個家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堅持,得到了Nico家人的認同,後來Nico爸爸託夢給我,對我說:「請好好照顧妹妹(Nico的小名)。」

那個夢很真實,我對伯母描述了夢中人的長相和服裝,她非常驚訝,完全就是Nico爸爸入殮時的穿著。在夢裡我來不及反應,但若爸爸天上有知,我希望可以告訴他:「我會照顧媽媽、弟弟、妹妹、Nico,他們就是我的家人,您不用擔心。」







Nico版本:成為我的家人



爸爸過世的那一年,是我人生中最悲傷的記憶。

從小爸爸最疼愛我,總是喊我「妹妹」,很順著我。尤其我又是爸爸的第一個女兒,人家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可想而知,我跟爸爸的感情有多麼深厚。

但是,在我十八歲的那一年,爸爸才跟我說,其實我不是他親生的孩子。那一刻我理解了「養比生偉大」是什麼意思。回想起來,終於拼湊出為何之前媽媽在爸爸的大家庭裡這麼辛苦,總是得承受一些冷言冷語。

然而,愛可以成就一切。我知道真相後,反而更加深了對爸爸的感激,每次週末回桃園,爸爸便騎著摩托車來載我,我們邊騎邊聊天,他還會寵溺地問我:「妹妹妳要吃什麼,爸爸煮給妳吃。」

謝謝他成為了我的爸爸,謝謝他給了我那麼多的愛。所以,失去爸爸的那天,我的世界瞬間崩毀。

辦完爸爸的告別式,正是過年。這讓我們全家人更難受,一想到以往過年全家團聚的歡娛氣氛,如今卻人事全非,心好像被重鎚擊中,沒人有力氣去安慰另一個人。

我也知道,我們現在是喪家,大過年的,我和Kim沒有結婚、沒有名分,不可能把他找到家裡來過年。只能打起精神,和媽媽、弟弟、妹妹煮了一些菜餚,沒有圍爐,靜靜的吃飯。少了一個人的孤單,大家嘴裡不說,心裡默默承受。

這樣的夜晚,讓我更想念Kim了,我需要他在我身邊,但我不能說出口。因此,打開門看到他的一剎那,我知道他讀懂了我的心,聽到了我沒說出口的需要,也打從心底明白,他把我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

我從他眼中看到了某種決心,他說:「妳家裡少了一個人,就讓我成為妳的家人。」











妮妮來了



有人說,孩子是愛情的結晶

看她握著有力的小小拳頭揮舞著

是生命的力量,更是奇蹟

對我們來說

她是獨一無二

不是誰的專屬

她就是 妮妮





Kim版本:有妮真好



那段期間台北、桃園兩地跑,雖然累,但我沒想過其他的可能性。妮妮來到我們身邊,照顧她們母女就是我責無旁貸的唯一考量。

想想看,女人懷胎十月、剖腹生產,過程中除了在一旁乾著急,男人能做的還真不多。現在孩子生出來了,我至少可以陪伴她、一起照顧孩子,當然不願分開兩地。

而且老實說,是我一步也不想離開她們,真的要一個人住在台北,愁死的人應該會是我吧。

所以我選擇通勤,後來又向Nico親戚借了一台二手車,並且認真考上駕照。這一切都是因為妮妮,讓我有動力向前奔馳。

不過回頭想起那段歲月,還真的很辛苦。從妮妮出生到現在,幾乎都是我幫她洗澡;半夜妮妮大哭,常常Nico累到熟睡不醒,我便先起身檢查是不是要換尿布,若妮妮仍哭鬧不休,多半是討奶,我只好把深眠中的Nico翻成側身,再將嬰兒放到她旁邊,輕輕跟她說:「妮妮要喝ㄋㄟ ㄋㄟ了。」

看著她半夢半醒中哺餵著妮妮,想到還要堅持餵母乳至少十個月,忍不住心疼,我不是女人,無法切身體會那種辛苦,但從旁邊看著她們,真心覺得母愛好偉大。

然而一切的辛苦,在抱著軟綿綿的嬰兒時,感受她身上暖暖的體香,就全然消失,只剩滿足。妮妮降臨至我們之間,我完全沒掙扎,也不會逃避,因為Nico和妮妮就是我的家,我能做的,一定盡量做,我能給的,統統毫無保留。







Nico版本:有你們就是幸福



坐月子的生活,我想許多女人都經歷過,不需要多說。不過,當我剛坐滿第一個月,收到一個來自Kim的驚喜,真的送到我的心坎裡。

月子期間,常常頭髮綁著好幾天沒洗,又油又臭,每天都包得緊緊,可說女人味盡失;加上平時不是在餵奶,就是在洗小嬰兒屁股,因為從沒照顧過嬰兒,難免有些挫折,覺得很討厭自己。現在想想,可能是有一點產後憂鬱。

當時剛好碰上母親節,我對母親這個身分還沒有強烈的認同感,所以沒預期需要慶祝。但那天他下班回來,買了花、蛋糕,還寫了卡片給我。

令我感動的不是禮物本身,而是他看待我的方式,我仍是他最愛的女人,不只是孩子的媽,這對我來說很重要,他讓我明白了:我是媽媽,同時是一個女人。

不過,產後身材的變化讓我自信盡失,雖然他一直告訴我:「妳很好,妳很棒,體重根本沒什麼。」但我就是聽不進去,甚至還報名了某塑身衣品牌舉辦的塑身比賽,十二萬的全套塑身衣大獎在我眼中就像一種救贖,不顧Kim的反對堅持比下去。結果可能因為不適合我吧,穿了兩次就放棄,實在受不了餵母乳還要穿著塑身衣。



這段時間,我最感謝的就是Kim的支持,他的愛讓我接受自己,不管外型如何,都能夠相信自己的價值,也讓我從產後憂鬱中走了出來。之後我沒有再刻意塑身,可能因為全母乳對脂肪的消耗快,全職帶妮妮更是個勞力活,加上戴牙套降低食欲,不知不覺漸漸瘦下來。



不管是胖是瘦,從另一半的眼裡看到愛,才是讓女人閃閃發光的祕密。